【孕媽媽】威爾斯親王醫院永世難忘生B經歷分享 (超長)

Posted on September 30, 2016 By       26,897

20160930_wales01

2015年9月13日凌晨1:01分,懷孕37週4天,我的小暴龍帶著響亮的哭聲來到這個世界上。

 

那時候覺得新生兒都好像,又像個小老頭,我跟老公都幻想過會不會抱錯小孩。

20160930_wales02.jpg

 

故事要從9月10日37週+1日的產前檢查說起。一如往常前往我做產前檢查的私家診所,當時心情輕鬆,因為再過多幾天我就可以放產假啦,心裡期盼很久的產假,有好多事要打點也給自己生產前好好休息的機會。

 

以往產檢都很順利,所以一點都不會聯想到我的臨盆之日已經非常逼近。在等醫生來的時候,還跟老公自拍,想說有可能最後一次產檢了(結果還真的最後一次)。

20160930_wales03.jpg

 

醫生很熟練的開始看寶寶各個部位的size,我跟老公也一起盯著螢幕,雖然醫生還沒說話,不過已經產檢到熟的我們,自己也能看懂螢幕上的數據代表什麼,看到各部位size顯示在螢幕上卻是只有33或34週 (除了大腿骨36週比較符合現在懷孕週數),我心沉了一下,因為以往都是正常甚至偏大。然後醫生就開始不知道在測量什麼,就告知我我的胎水(羊水)少,寶寶size也偏小,寶寶吸收不到營養,醫生說早一點生出來喝母奶更好,因為寶寶在懷孕後期也不會增長太多了。

 

醫生寫了一封轉介信,建議我去生產的醫院催生。醫生也安慰我不用太擔心,偏小也沒關係,生出來會哭、健康就好。離開之前先在診所監聽寶寶心跳半個鐘,一切正常,然後我就拿著私家診所的醫生轉介信去我生產的威爾斯親王醫院看看有什麼安排。

 

去到威爾斯給了轉介信。在婦產科等了很久,本以為他們會幫我排定個日期,再叫我那個日期回來催生(大醫院都很忙,很多case不會馬上處理)。等了很久一直等不到醫生(我猜醫生應該都在產房之類的忙吧),登記處的人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幫我一直打電話(那時侯很接近他們的下班時間 我猜他們應該也想我快走吧,哈哈)。然後終於等到他們給我的安排──先去產前病房吧(這時心裡開始不安了)。就這樣,我入院了,9月10號──我跟老公的結婚4周年紀念。

 

入院後,請家人幫我把待產包還有一些日用品帶過來。產前病房故名思義就是都是準備等生的,所以時不時都會聽到產婦們的哀嚎。我只能假裝鎮定告訴自己沒事,催眠自己醫生來看一看我就沒事了,他們會讓我先出院。我心想他們一定有很多比我更緊急的case要做,應該輪不到我,再給我一個日期回來催生。但當天醫生都沒來看我。

 

直到隔天早上(9月11日)吃了早餐7點左右護士來叫我見醫生,醫生幫我照了超聲波,的確是寶寶size偏小、胎水不足,可能胎盤已提供不到養分給寶寶,醫生還檢查了我的宮頸可是還未成熟,建議先放鬆子宮頸的藥 。

 

然後我就繼續回床上睡覺,9點又有另一個醫生來跟我說類似的話,然後問我願不願意催生,當然啦,為了寶寶好還能說不嗎?在等待的時候,自己上網看關於催生的話題,發現還蠻多危機的,像是有人說會比較痛、有人催生失敗要變剖腹生等,害我也是等的很害怕。

 

醫生告訴我催生的流程:塞放鬆子宮頸的藥子宮放鬆後,就調催生點滴,等待鎮痛然後生。(結果我放了放鬆的藥就陣痛生了,連催生點滴都沒用到,小暴龍真的很急)

 

醫生幫我放了藥在子宮頸,之後要躺在床上一個小時(怕藥跌出來),一小時後就再去監聽胎兒心跳。這時候我完全沒感覺,還睡著(護士叫我感覺到寶寶動就要按監視儀器上的按鈕,我之後睡著都沒按到)。之後就是等待子宮頸成熟,我就一直在睡覺、吃東西、上網看東西渡過(真的完.全.一.·點.感.覺.也.沒.有)。

 

下午醫生再來看我幫我檢查子宮頸,醫生說子宮頸稍微鬆了但還不夠,明天再塞藥。這次的醫生內診時,非常的不舒服,我流了一灘血(不知道算不算見紅)。當天傍晚,有時候會有經痛的感覺怕是陣痛,請護士幫我看看,可惜不是。

 

9月12日,睡了一覺起來,昨晚的經痛感覺完全沒有了。

 

等待醫生幫我來塞第二次藥。醫生今天下午才過來幫我塞藥,在那之前因為沒感覺我依然很輕鬆的吃吃睡睡。塞完藥又是一小時不能下床,然後就監聽胎兒心跳。又是沒什麼感覺,心想要失敗了吧(這時候有偷偷想說該不會要我剖腹生吧,也好,不用陣痛)。

 

老公晚飯時間來看我後,就去附近打球(他一向都在那打球),說打完球再來看我。晚上8點多開始我有點經痛感覺(像昨天那樣),想說應該是假的吧,這時候還在用手機跟朋友聊天(之後朋友們應該會發現我怎麼聊一聊突然不見,哈哈)。10點半開始真的覺得痛了,我開始用我下載的紀錄陣痛的app紀錄疼痛頻率。不過看起來不像是有規律的痛。

 

將近11點,我真的覺得蠻痛的了,請護士來看看,居然開一度了(護士最後還跟我說第一胎要慢慢等)。11點老公來了,我說我開一度了,他就先回家洗澡準備等一下再來醫院。剛開一度的時候還可以忍受痛苦,刻意下床走走,玩一下健身球(fitball),希望度數開快一點。玩不到10分鐘,我覺得痛的沒辦法動了趕快回床上躺,開始在床上小小聲的哀嚎。

 

每次陣痛的強度更強時間也更長,有點受不了,又叫護士來幫我看看,不過她不幫我檢查宮頸,她說第一胎沒那麼快,就叫我去監聽胎心跳(可能想打發一下我吧)。在監聽心跳的床上,我真的痛得難以忍受,開始哀嚎,當時已經將近12點,護士抵不過我苦苦要哀求下再檢查宮頸,開3度了。之後我痛得一直哀嚎也沒辦法好好躺平接受監聽,有好幾個護士輪流來勸說我叫我安靜一點其他人也都在痛之類的話。

 

不痛的時候我一直跟護士道歉,但痛起來我真的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哀嚎又叫起來。護士們看不是辦法,叫我換產袍,只好推我進待產房,看是不是可以給我一些止痛方法。推進待產房前,我傳了最後一個whatsapp給老公,只寫了:3。代表我開3度了,我就把手機丟在測胎心跳床上,然後被推去待產房。待產房後的時間,我完全沒留意了,一來手機留在剛剛的床上,二來疼痛已經讓我整個人無法留意其他事情。

 

待產房比產前病房空曠很多,聽到也有其他產婦的哀嚎。這裡也有接上胎心跳的監視儀器,同時我也痛得瘋狂哀嚎,感覺得到有東西在肚子狠狠地活動著,頻率也更密集,像是想「烙賽」(台語「拉肚子」的意思)那種痛再痛個100百倍。除了疼痛難耐,我也忍不住會順著他用力像大便一樣用力往下推。一直跟護士說我想要大便,然後就被警告不准大在這裡,哈哈。

 

這裡的護士比較兇,真的是用罵的叫我不准叫、不准用力、不准在這生。我痛到整個人捲曲著身體緊握床邊的欄桿,所以又監聽不到胎兒心跳,當然又是被訓斥一頓。其間我當然有要求止痛,先要求做無痛,護士告訴我要做無痛要醫生簽名,然後等麻醉師來,到時候我可能已經做不到了(因為開到某個度數後,就不能使用,怕生產時用不到力)。我要求聞笑氣,護士告訴我笑氣的管子壞了。當然我覺得那些可能都是藉口,公立醫院畢竟不是私家醫院,花錢就要求什麼都可以。

 

有個好心護士過來幫我按摩腰背部,完全沒用,說真的我覺得我其實腰跟背沒在痛,是肚子劇痛啊!!然後我就說不用了,繼續哀嚎。護士時不時就過來阻止我哀嚎,有時好言勸說有時訓斥。其間有叫他們幫我檢查度數可是第一次沒理我,說什麼我剛剛檢查才開3度,沒那麼快。第二次抵不過我哀求,幫我檢查,原來已經開6度。之後經過一陣哀嚎,護士幫我再看,沒告訴我開幾度,只跟我說已經看到寶寶的頭了,要我不准再用力不然真的會生出來,然後馬上幫我推出去送產房。

 

被推出待產房的時候,看到我老公跟公婆已經在外面等我了,因為產房在樓下,醫護人員推我搭電梯,並且叫老公不要坐電梯了,走樓梯(我猜我老公應該心急到用跑的吧)。被送到樓下產房時,同時聽到隔壁產房也有人在哀嚎,瞄到產房的電子鐘:12點50分。

 

產房的醫護人員趕緊準備用具,並問我是否可以剪會陰,我當然說好啦(難到要他爆嗎)。移到產台之後,我也是一陣哀嚎,當然也是被產房的醫護人員制止。他們說我的會陰已經被擠壓到紅腫了(其實我真的是情不自禁啊,裡面的小怪物就一直推擠向下啊),要我留力氣生,然後說已經看到寶寶的頭,叫我真的不要再用力了,羊水還沒穿我老公也還沒進來。

 

過沒多久我老公就進來產房,據他所說他其實進來的時候已經看到寶寶的頭髮了,老公一坐在我隔壁的指定位置,醫護人員就幫我刺破羊水,明顯感覺到有水流出來,叫我可以用力了。(說到這是否發覺少了什麼?不是要幫我剪會陰??來不及剪啊!!)

 

醫護人員叫我陣痛時就用力,用力了大概兩三下以內吧,就聽到小暴龍宏亮的哭聲,小暴龍出來了,當時是9月13日凌晨1點01分。

 

之後醫護人員叫我試著排出胎盤,我承認因為把小暴龍生出來後整個人就鬆懈很多,我就隨便用力兩下就說排不到,然後醫護人員幫我在腹部稍微擠壓,胎盤就排出來了。

 

醫護人員在旁邊幫小暴龍稍微清潔一下,量體重:2625公克。接著把他放在我胸口讓我跟老公跟他照相,並讓我跟他做第一次親密接觸。不過小暴龍並沒有吃母奶,只是靜靜地睡著。

20160930_wales04.jpg

 

我們全家的合照。

20160930_wales06.jpg

 

這一刻很滿足,也很累,雖然由陣痛到生產只是2個多小時,這個過程對我來說卻是很漫長, 感動當然絕大部份是因為終於見到小暴龍,也有另一部份是覺得終於痛完了。

 

因為我生得太急,沒剪到會陰,所以小暴龍出來的時候把會陰擠爆了,所以之後醫生還幫我縫補蠻久的。縫的時候,小暴龍都趴在我身上,雖然有打麻醉不過還是有點痛(不過跟陣痛比這都沒什麼),所以真怕我失手把小暴龍丟在地上。

 

縫完後,暴龍被帶去洗澡,我也被推去產後病房。結束辛苦的生產過程,推上去以後還很有精神睡不著在等小暴龍。

20160930_wales05.jpg

 

感激這孩子為我帶來的所有痛苦跟快樂,從那天起不由自主愛上他。

 

暴龍媽媽
來自台灣的女孩,分享嫁到香港後、生了'港台混血'小暴龍的生活。目前是半全職媽媽,依然持續餵哺母乳中。
 
  • 搜 尋
  • APP
  • 網 站
© Baby-Kingdom.com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