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1

8.9K

產假的真實故事-產後抑鬱和焦慮

產假的真實故事-產後抑鬱和焦慮

Lynz P Hermann:"當長子在托兒所而幼子正睡午覺時,我一個人坐下來,就會想起即將要回到工作。

我不時問自己 '我享受產假嗎?' 而腦中的答案是 'No'。然後,我在想產假中,有什麼好事讓我高興的呢,可惜只想到難過的事。

幼子在一月出生,懷孕過程困難,令我很不適。他很可愛和健康,相處很好(和長子不同),他吃母乳(和長子不同),也睡得很好(和長子不同)。

那麼,為何我感覺這麼難過和孤單呢?

兩名兒子和丈夫都很完美,但我只感到難過。我每天哭三次,我討厭哺乳。

2013年,長子出生,我的情緒和與他的關係建立不好,都源於媽媽的離世,她在2010年死於癌病。而兩個月前,丈夫的媽媽也因癌症離世。我們兩對父母,都是從小就已經在一起。我和丈夫34歲,20歲就一起,我很愛他,大家都明白要面對的痛,接受我們的孩子沒有祖母和外祖母。

產假的真實故事-產後抑鬱和焦慮

我不是要求同情,希望讓大家多明白情況。

我經常以為幼子會有什麼事情要發生,午睡和半夜都要看他數次。我很不快樂,但我不知道原因,我出現嚴重焦慮,經常會想我愛的人會死亡。

我是家庭中的聆聽者,家人遇上難題,都愛找我傾訴,但沒有人(丈夫以外)知道我正面對著戰鬥。

為了不讓孩子看到,我都躲在洗手間內哭泣。我想走出家門,就不再回來,情緒跌到谷底。我多麼希望媽媽可以在身邊,可以照料孩子讓我歇息一下、和我下午茶、和我閒聊。

這一刻,我不想做媽媽,我想要我的媽媽。

產假的真實故事-產後抑鬱和焦慮

一次,我就坐在走廊大哭起來。我的三歲兒子走過來,給我擁抱,把他的藍色毯子給我,跟我說他愛我,說 '媽媽,請不要再難過。'

於是,我去看醫生,被轉介到產後專科,這救了我。我開始運動,游泳和健身,停止了哺乳。

我還沒有完全復原,上個星期才出現焦慮情況,不過我決定主動求助。我仍然未能接受現在的人生,現實是不一樣的。

如果你以為產假,只不過是咖啡店的下午茶閒談,我想說這不是每個人的故事。丈夫是我的倚靠,就憑著我倆培育兩名孩子,我們都為此而驕傲。

12個月來,我們甚至曾經約會過一晚呢。

多謝你閱讀我的故事。"

Source: Reality Of Maternity Leave - Post-Natal Depression And Anxiety


相關文章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