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1

26.8K

媽媽最原初的心願

20170221_MOTHER

還懷著孜孜時,那時連名字也未想好,只知道,希望他出生後,做個健康、快樂、知足的小朋友,就夠了。相信這是天下間父母的共同期許。但不知何時開始,我們對小朋友的期望越來越多,標準越來越高。高到一個點,連父母都開始透不過氣來;而孩子,可能一聲不響,就縱身而下。

 

還記得去年三月,我們一家帶著孜孜剛踏足大阪機場,電話一接上wifi,就收到即時新聞newsfeed──又有學生自殺。那時候,幾乎是每天發生,一連十多宗。雖然人在旅途,但心裡覺得好難過。

 

為甚麼會這樣?真的是孩子們的抗逆能力不夠好,還是整個社會都迫得太緊?今年農曆年假後第一個上學天,就有學生自殺,然後斷續地讀到類似新聞。今年早上,又一單,那位學生,才12歲。作為父母,有甚麼難過於此?

 

今時今日,做父母和小朋友都不易。由馱著孜孜開始,我都提醒自己別做怪獸;這提醒,到今天也沒有停過。然而「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知易永遠行難,只能說人在江湖,盡力吧。身邊也有朋友親人,孩子讀名校、上無數興趣班、說得一口流利英文,將來計劃送孩子出國。我沒有特別羨慕,反而有點抗拒,但壓力,還是有的。那壓力,源自比較。我雖然嘴裡說不著緊,心裡還是會拿自己的孩子與別人的比較。然後,我會提醒自己,當初不是說只要孩子健康、快樂、知足就好?當媽媽的日子(甚或人生),每天都像拍一部公路電影,不太知道下一幕會遇著甚麼人或事,但走下去就是了。

 

農曆年前夕,得知一位認識多年的朋友孩子身體狀況未預備好時早產出世了,接著是一連串大大小小的手術和療程。每天朋友都為分享孩子的情況,這個剛滿月的小B,小小的身體,承受了我們難以想像的痛楚,但他每時每刻都努力成長,朋友們都為這位小朋友打氣。從他身上,我看到那份強大而無形的生命力,還有父母的愛。

 

孜孜初生時,因為發燒而住了一星期幼兒病房。那時我開刀的傷口還未完全癒合,每天到朝九晚八地留守醫院,學餵奶學換片學洗澡。因為怕他體內有感染,所以醫生特別要替孜孜打抗生素針。記得有一支針打完後,還要打鹽水,逐點逐點注入,把藥推進血管,歷時半小時,護士說,那支針會令孜孜「有少少唔舒服」。平日孜孜打針只喊叫一聲,那次他全程在大哭。那一刻,我真希望那支針是打在我身上。眼淚緩緩流下,我對自己說,孜孜將來健康快樂就夠了。

 

如今,每當在育兒路上遇到甚麼挫折或壓力,這畫面就會在我腦中浮現。非常感恩每天看到孜孜慢慢長大,有時真的不想他大得那麼快。面對前路,我真的不知道將來的世界會變成怎樣,也不知道孜孜將來會做甚麼工作,有怎樣的人生;但我還是期望,孜孜可以繼續健康、快樂地生活下去,做個知足、善良的人,就可以了。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兒童健康】8歲男童患高血壓 血管猶如60歲老人 醫生提醒家長留意孩子生活習慣

失婚=失敗?女性人生不只有「多功能老婆」一個角色!

貪靚媽嫌7個月B女頭型太扁 不理家人反對訂製矯型頭盔日戴23小時

產婦胎盤出血 近30醫護奮力搶救早產嬰惹哭網民:感謝你們堅定守護孩子!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