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8

4.4K

不要讓孩子受傷

william_0818_pic
記得早年,由蕭芳芳女士成立的護苗基金,目的為倡議保護兒童免受性侵犯及誘拐受到傷害。

 

從多年來的工作,接觸不少女青年,發現她們年幼時都曾被近親性侵犯的經歷。她們大部份都在事發後向家裡最信任的人傾訴,但基於社會上仍存在傳統和封閉的思想,有的家人會一笑置之,又或者以為那是孩童的戲言。

 

有一位讓我感到最深刻的少女,她要等到再遇到一位極之信任的人,她才能把那件收埋在心裡十數個寒冬的事情,稍稍向別人傾訴。

 

而當中最複雜的情節,可說是由於犯案人是近親,在提出刑事檢控的困惑,非一般人和筆墨所能形容。加上,家人不一定會站在受害人的角度,反而說出對她們不相信,又或者站在施虐或侵犯者的台階,指責著當事人為何能大公無私地作出控告,那種委屈和侮辱就得把她們的打進地獄,日後還要自罵和認定自己不潔之驅,那痛苦誰可認受。

 

家人成了最傷害孩子的人。而家人不正視事件的嚴重性,就成了幫凶。社會正在進步的同事,反之仍有如此不倡明,缺乏道德論理等事,實在是社會最最最可悲的事。

 

社會有相關的教育固然重要,只在於教育和社福界人員發掘此等事情的觸覺還不夠,似乎父母都真的要再教育一番。而此等事確實存在社會不同角落,外國也有神職人員做出傷受兒童等事,在香港雖未發生,但都不得輕視。中國人禮節中,契爺契媽都是親切得很,而後父後母更有可能是擔當照顧者一職。而有些事件,並非日績月累才會發生,可能是一舜間,就成了孩子一世的陰影。

 

走得出,自然海闊天空。但仍有很多隱藏了的個案,需要我們關心和耐性才能發掘。

 

又記得有一位受傷的女童曾跟我說「每人背後都有一個故事」,要娓娓道來,需社會給予她們多一點支持,而非否定和無視。

 

還有,相信那不是女生才會遇到的問題,有男孩子的你們,作為人父母,可多加留神。

 

而眾多的治療中,我相信藝術治療最能把他們從脆弱的心靈中解放出來。仍不知如何處理是好,還是請教社工或者醫療人員。

 

早一天發現,就是早一天給他們釋放。

 

Image courtesy of  Gettyimage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如果女兒未夠18歲就要結婚,你會怎樣?

【守護兒童免受性侵犯】蕭芳芳親筆撰文千字 呼籲加入「護苗俠士聯盟」

【內地幼稚園虐兒案】性教育沉重反思:不應「只」小心陌生人

守護孩子——寫在敍利亞化武襲擊後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