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2

3.3K

'坦白女兒的離世,令我重拾人生'

'坦白女兒的離世,令我重拾人生'

Katherine Hill:"真實的、自發的笑容。這是女兒 Graysen 過世後,我的第一次。

是第一次如此純真和發自內心的笑聲。我不記得是因為誰、那裡和什麼原因,但我記得那個笑聲,就如把新的我喚醒了一樣。

那聲音就如從前的我的回音,曾經是很頻繁地聽得到,我的招牌笑聲。我聽到它從我口中出來,整個人都感覺得到,有如自己從肉體走了出來,再回看這個全新的我,開始再一次去體驗人生。

這個我,不再是那個曾經放棄了自己的女人,可以從眼中看到了希望。

Graysen 過世差不多兩年,她一直是我的焦點,是我的決心和動力的泉源。當她離開時,我感覺被打敗了、洩了氣一般,沒有任何感覺,只有沉重和孤獨。

我不再感到難過,因為根本沒有了感覺,像一個機械人一般。我會強裝笑容,因為這樣的話,別人不會為我太難過。我的存在,就好像只為令人感覺好一些,不想別人擔心我。

令我真正重生的是,當痛楚、傷痕和回憶一直令我感到噁心,那時候我開始接受了現實。這並不令我好受,但我感覺到真實,總比麻木好些。

當有人問起女兒時,我開始回答:"對,我的女兒叫 Graysen,她過世了。" 從前,我會預計何時出現這些令我不安的問題,而我會習慣靜靜地離開討論,或者簡單回答一句 "no"。

這都令我不好受,身體叫我別這樣做,這不是我,也不是事實。我應該誠實面對,沒有人會因此崩潰的。

如果他們會,我也可以處理的。於是,我開始修飾用詞和故事,決定面對對方的反應,而不再去躲開對話。

"I'm fine."

"It's okay."

這些用詞太有限,我經常會用來安慰對方,而一個可以給我治療的對話,就馬上給切斷了。對方會停止對話,看得出我在強裝沒事。

我開始告訴別人,我正在努力和長期的痛楚鬥爭。我花了兩個小時去看 Graysen 的錄影片段,很想談關於她的事。我喜歡談及 Graysen,誇耀她令我感到自豪,想証明給別人看,談起天堂中的女兒是一件快樂事。

以後被問同樣問題時,我都把握機會,坦白地說出我的感受。最初,大家的反應都是震驚,然後對我表達出情緒,而感到放心。這對我來說,是向前跨出了一大步。

我已經截然不同了,心仍然會痛,不過我不再逃避痛楚,現在我努力以正面方式面對。我會走到陽台,吹著風,幼想著女兒和我一起嬉笑,另外我也會和朋友見面,唱三個小時的卡啦OK。

現在,我們會談起女兒會在天堂遇上什麼人,是什麼名人、歷史人物、親友,還有寵物,就這樣快樂地談起她的故事。

當我寫出以上經驗時,我想到我可以給與女兒的最後禮物,應該是我的笑聲。重新聽到我的笑聲,就如重新生活一樣。"

這篇文章收錄於 On Coming Alive,內有70多個關於從人生低谷重新站起來的故事。

Source: Telling the Truth About My Daughter's Death Brought Me Back to Life


相關文章

【睡眠影響】子女愈夜瞓媽媽健康愈差 專家建議晚上8時半入睡

囡囡午睡,媽媽搞鬼

真相: 累透了的媽媽 與 睡地板的嬰兒

6歲男孩發現自己要當大哥哥的反應…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