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嗜好

跳至

首頁
34567...35

尾頁
   262


大宅

積分: 4297

陪月勳章 BK Milk勳章 畀面勳章


發表於 16-6-16 16:22 |顯示全部帖子


別墅

積分: 515


發表於 16-6-18 16:39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 update new 18

(十八)

我和陳SIR回到大廈,聯同黃伯和法團主席譚生來到二樓A座,這個單位和二樓B座一樣,對出有一個平台,也是譚生的物業,他用來放租的,對上一手的租客已搬走,現還未租出。
譚生開門讓我們進內,我感到一陣陰氣瀰漫,我們來到平台單邊的一角,發現大渠也有遮蓋物之類,用手敲擊,發覺聲音有異,陳SIR叫黃伯鑿開遮蓋物。
當黃伯鑿開遮蓋物後,我們發現一個嬰兒娃娃,陳SIR用手機拍照傳給何生,何
生回覆確認這個嬰兒娃娃就是遺失了的那個嬰兒娃娃。
陳SIR說:「明大師,果然找到嬰兒娃娃,但奇怪,這個嬰兒娃娃怎會在這個單位內?」
剛才我一進入屋內時,感到一陣陰氣瀰漫,現在根據卦象果真在這個單位內找到嬰兒娃娃,而卦象同時顯示血象,當中定有古怪,我取出羅庚,在屋內量度,發現浴室量針有異常跳動。
大家便在浴室察看,黃伯指著浴缸邊沿說:「這裏的磚瓦好像重新舖過。」
陳SIR用手敲擊磚瓦,發覺有響聲,便建議鑿開磚瓦看看。
譚生同意,於是黃伯便鑿開磚瓦,磚瓦經一鑿便鬆開,連續幾塊磚瓦剝落,扒開一些泥頭,赫然發現有人手,大家大吃一驚,陳SIR連忙通知同事來到處理。
結果警方從浴缸底下發掘出一具屍體,經初步鑑定應該就是失踪的謝愛華。
陳SIR向譚生查詢租客資料,幸好譚生保存每位租客的基本資料,陳SIR便循上手租客去追查。
謝愛華的屍體和何太的嬰兒娃娃竟出現在二樓A座,事件令人費解,也令人感到撲朔迷離。
但既然已找到謝愛華的屍身和何太的嬰兒娃娃,便要進行安魂之法,上次本欲在二樓B座內進行,但由於今次涉及的遊魂不止一個,又牽涉兩個單位,便要在二樓走廊起壇,打開兩個單位的大門,讓氣貫通。
今次安魂之法頗費時,故我請鄧夫婦在外頭再多住上幾天,待一切安頓妥當後才遷回。
由於法事涉及譚生和何生,二人不但要在場,也要二人親置祭果,分別是葡提,梨子和蘋果。
黃伯問我:「明大師,恕我好奇,為什麼安魂要這三種生果?」
「黃伯問得好,我的法是與一般俗道不同,葡提,梨子和蘋果分別代表三寶,也表示三法印,冀眾生藉此得以聞法超生。」
黃伯道:「多謝大師開導。」
「客氣了,安魂之日,還要黃伯幫手,免其他住客生疑。」
正當我在準備靈位之際,黃伯來電說鄧生請我立即前往他們的居所。
我趕到大廈,黃伯連忙開大閘讓我進內並聯同我到二樓B座去。
我看見鄧生正按著鄧太的肩膀,我問鄧生發生何事。
鄧生驚恐的跟我說:「明大師,是這樣的,由於要進行安魂之法,我們要在外頭再多住上幾天,我們便回來執拾多一些衣物應用,正在執拾之時,我太太突然不知怎的說要換衣裙,我還來不及問為什麼要換衣裙,她已換好衣裙,接著她精神便彷彷彿彿,口中唸唸有詞,但不知她在說什麼,又想走出平台,我只好按著她,請黃伯通知你,大師,怎算好?」
「不用擔心,先讓我看看。」
我看鄧太臉色不佳,兩目緊閉,於是我左手結蓮花印握著何太一手腕,右手以無畏印按住她的頂輪,口誦百字明。
約莫唸了七遍咒語時間,鄧太張開眼睛,說:「我不走……我不走……」
「你是誰?」
「我是馮嘉欣,大師,幫我……」
「馮嘉欣?好熟的名字……呀……我醒起來了,何生提起過你的名字,你是何世章和 Miss Chan的同事,你為何在此?」
「大師,說來話長……」

馮嘉欣,中學教師,初與陳小冰同在一學校工作,後來轉到何世章任職的學校任教,故認識何夫婦二人。
某一年的暑假,馮嘉欣在郵輪遊旅中認識了一位男士,此位男士生得高俊健碩,迷倒了馮嘉欣,此名男士名叫戴業聰,在律師行任職,更令馮嘉欣心醉,旅遊回來,二人保持來往,很快二人打得火一般熱,沒多久,二人便發生性愛關係,馮嘉欣迷戀戴業聰更甚。
陳小冰流產後在家休養時,馮嘉欣去探望陳小冰,才發覺戴業聰竟是和陳小冰是鄰居,可能由於出入時間不同,之前並無碰見他們。
馮嘉欣也沒有刻意告之陳小冰和何世章,她有朋友是他們鄰居,若他日碰見才作解說,不料何世章和謝愛華的曖昧行為卻讓馮嘉欣發現,她反而日後出入要小心,避免被何世章碰見。
因為馮嘉欣發現何世章和謝愛華的曖昧行為,馮嘉欣向戴業聰透露了她和陳小冰是認識的,戴業聰開始向馮嘉欣打聽有關陳小冰的情況。
那天馮嘉欣剛從戴業聰往處出來,就在附近街上碰見陳小冰,她忍不住向陳小冰多言了幾句,結果陳小冰厭世,這令馮嘉欣也有點內疚感,為了不想再看見何世章令自己想起陳小冰,馮嘉欣便離職轉換新的工作環境,同樣馮嘉欣也少到戴業聰的住處,以免觸景傷情。
偏偏這一天,馮嘉欣到戴業聰住處,發現了戴業聰正在浴室填埋一女屍,她大驚,立即想奪門而出,被戴業聰阻止,紏纏之下,戴業聰扼斃了馮嘉欣。
一屋兩屍,戴業聰匆匆把浴室的女屍填埋好,由於已無地方埋藏屍首,戴業聰剝光馮嘉欣的衣服,也把她的手錶飾物全部除下,把馮嘉欣赤裸裸藏進行李篋中,靜悄悄地把行李篋拖帶出大廈,到了郊外一個偏僻地方掩埋了,可以說神不知鬼不覺的。
戴業聰知道何世章帶隊學生境外考察未回,他半夜越過平台潛進二樓B座,拿了幾件MissChan生前的衣服,又把從馮嘉欣身上剝下來的衣服丟到衣櫃高處。
因何世章已無心情,所以當何世章賣宅遷離收拾衣物時,並沒留意到衣櫃高處還有一些衣物。
戴業聰當然不會與屍共處,他在他區另覓住所,但為免新租客發現居所有異樣,戴業聰沒有即時退租遷走,直待到何世章賣了宅,新業主重新裝修出售後,他才退租正式遷出。
鄧夫婦遷入後,因為忙碌關係沒有即時解封儲箱收拾衣物,直到天氣轉涼,才把衣物取出掛上衣櫃,執拾衣櫃時也沒為意衣櫃高處的衣物,以為是自己糊塗,便一併收拾清洗再掛回衣櫃。
今次鄧夫婦還要暫行遷離多幾天,便回來執拾多一點衣物應用,執拾當中,鄧太不以為意地拿著馮嘉欣死時的衣物,當日馮嘉欣冤魂不散,魂附衣上,所以當鄧太執衣那一刻,馮嘉欣便魂附她身上。
「施主,你為何不往生?」
「大師,我還有一心願未了?望大師成全。」
這時我手電響起,是陳SIR來電,他在電話中告訴了我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大宅

積分: 2234

2019勳章


發表於 16-6-18 16:52 |顯示全部帖子
等你


水晶宮

積分: 55656

畀面勳章 BK Milk勳章


發表於 16-6-18 20:37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風水靈異故事 update new 18

精彩 謝謝分享 期待更新。


Cheer up! Enjoy every Little Thing in LIFE


複式洋房

積分: 117


發表於 16-6-20 19:19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樓主:



別墅

積分: 735


發表於 16-6-21 11:15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樓主:

86


男爵府

積分: 7467


發表於 16-6-23 03:07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樓主:



別墅

積分: 515


發表於 16-6-24 18:48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 update new 19

本帖最後由 ming9705 於 16-7-6 09:03 編輯

(十九)

陳SIR在電話中說:「明大師,何世章的DNA與二樓B座掘出的另一個嬰屍並不吻合,另外,謝愛華的驗屍報告指謝愛華是一屍兩命。」
「陳SIR,多謝你的資訊,我相信我知道另一個嬰屍是誰的了。」
我在電話中把馮嘉欣的事件長話短說, 陳SIR也記得馮嘉欣這個名字,他立即去跟進馮嘉欣是否失蹤案件。
我掛了線後,我對馮嘉欣(鄧太)說:「你是否想找回你的墮嬰?」
「大師明鑑,……」
原來馮嘉欣懷有戴業聰的孩子,她不想未婚產子,便要求戴業聰和她結婚,但戴業聰則想馮嘉欣打丟胎兒,馮嘉欣不肯,為此二人齟齬,那天馮嘉欣又與戴業聰吵了幾句,離開時就在街上碰到陳小冰,心裏感到男人都不是好人,忍不住把何世章與女生曖昧行為告訴了陳小冰。
後來戴業聰不知從那裏弄來墮胎葯,騙馮嘉欣喝了,他又把胎兒拿走,馮嘉欣傷心不已。
那天馮嘉欣去找戴業聰,就是想問他把胎嬰藏到哪裏,誰知就碰上他埋屍而被他扼斃。
馮嘉欣冤魂不息,魂附衣衫中,但戴業聰把馮嘉欣身上剝下來的的衣服丟到二樓B座的衣櫃高處,馮嘉欣魂困衣衫中而不得出,直到鄧太把衣裙取出來整理,馮嘉欣才有機會魂走出來,便附身鄧太身上,欲找回胎嬰。
「施主,你的胎嬰是被埋在這個單位的平台大渠遮蓋物內,而施主魂附在這個單位衣櫃高處,兩母子同處而不得見,唉,真是冤孽!」
「求大師成全我兩母子……」
「施主願往生?」
「大師,此世已無留戀,只冀與子同往生!」
「好!」
我別過頭跟鄧生說:「前幾天請你買的三種生果還在嗎?」
「還在,放在雪櫃裏。」
我教鄧生兩手結蓮花印握著鄧太兩手腕,並教鄧生誦唸六字明咒。
我請黃伯幫我到雪櫃取來三果,我先佈下一壇。
「馮施主,你有無替你子取名?」
「有,叫戴子麟。」
「好名字。」
於是我請鄧生可以放開鄧太,扶她坐在沙發上,我開始誦經唸咒。
約莫大半個時辰左右,鄧太雙手像抱著一嬰孩手勢,臉露笑容,嘴形像在哄BB一樣。
於是我走到鄧太面前,左手結金剛拳按她頂輪上,右手實手印按她眉輪上,口誦往生咒。
當我唸滿廿一遍咒後,我便道:「馮施主,往生吧!」
「謝大師!」
說完鄧太兩手垂軟,身子頹然倒下,我散印退後,著鄧生上前扶著鄧太,並給鄧生大悲水讓鄧太喝下。
不久,鄧太慢慢甦醒過來。
她兩眼茫然望著鄧生,又看到我,說:「啊,明大師,你怎會在這裏的?」
鄧生看見太太回復過來,欣然地說:「好了,你沒事了。」
「我有什麼事?咦,我怎會穿這條衣裙的?」
「待鄧生告訴你吧,鄧生,目前馮嘉欣母子雖然往生,因為法事未完成,你們仍要暫行遷出數天,不過放心,此宅暫應不會再有什麼事,你們可以繼續執拾。」
「誰是馮嘉欣?」
「是這樣的……」
我和黃伯離開鄧宅,讓鄧生慢慢把事情告訴鄧太。
「明大師,我想請教,魂附衣物有無時間?」
「咦,黃伯何出此問呢?你有事發生?」
「不瞞大師,是我新抱……」

黃伯和我來到他兒子的住宅。
「阿全,家嫂,這位就是我跟你們提起的明大師。」
黃夫婦二人同聲道:「明大師,你好!」
「黃生,黃太,你好。」
「家嫂,你把情況告訴明大師,他一定有辦法幫你的。」
「黃太,好面善。」
「是嗎?」
「可能是人有相似吧,你把情況說來聽聽。」
「是這樣的,我爸一直不肯丟棄我媽生前穿著的一件衣裙,他說媽的魂在衣中,我姑妄聽之,但阿爸臨終時囑咐我要好好保存這件衣裙,我便把衣裙放在衣櫃中,但自此我常常感應到有一婦人在閃動,好像是我媽,又好像不是。」

「讓我先量度一下。」

我從公事包取出羅庚,在屋內走了一圈,屋內指針略有異樣。

「令堂何時去世?」
「媽在我很小的時候便不在了。」
「令尊呢?」
「阿爸去年因肝癌去世了。」
「你記得令堂的容貌嗎?」
「我對媽的印象很模糊,阿爸臨終時又給了我一張照片,是我小時候一家人的合照,媽抱著我坐在膝上,我看到照片也很感動,有時我抱著我女兒,有一種好像媽抱著我一樣的感覺。」
「可不可以讓我看看那件衣裙?」
「可以,老公,你去取來給明大師看看。」
黃生應了黃太,便到房中取來衣裙,那是一件七十年代款式的衣裙,淡綠色,在當時來說是很時尚的。
「我爸說我媽最喜愛這件衣裙。」
我看著這件衣裙,好眼熟,內心突然有一種詭異的感覺。
「我媽就是穿著這件衣裙抱著我拍了那張照片,明大師,你看,就是這張照片。」
我拿著照片一看,心頭一震。
「黃太,你的名字是不是叫做畢巧瓏?」
黃太一臉錯愕地問:「明大師,你怎知道我的名字?」
「令堂是否叫阮玉玲?」
黃太完全驚訝地說:「明大師,你……如何知道我媽的名字?」
「『水靈緣可巧,仙子玉玲瓏。』」
黃太更是大吃一驚,望著我說:「明大師,你怎麼知道這聯句的?」
「這聯句既有你媽的名字,也有你的名字在內。」
「我爸說這聯句是他一位好朋友送給我媽的,我爸和我媽都很喜歡。」
「聯句中美喻你媽為水靈仙子,你爸喜歡得不得了。」
「我記得了,媽走後,阿爸常對著媽的照片唸這聯句,又喚媽為『水靈仙子』,原來是這個意思。」
「你的名字便是用聯句尾字起的。」
「哦,明大師,你這麼清楚聯句的意思?」
我看著照片說:「想不到要經過這麼久的歲月才再遇一帆兄,但已是陰陽相隔了。」
「明大師,你……你認識……我爸?」
「聯句是我寫來送給你媽的。」
「我聽阿爸提起過寫聯句的朋友,他說我應該叫他做明叔叔,明大師……你……你就是……明叔叔?」
「當我看到這張照片時,我就知道你應該就是畢一帆的女兒,怪不得我覺得你很面善,你很像你媽。」
「你真是明叔叔!」
「你彌月那天,我還抱過你。」
「明大師,恕我多言,你看上去怎都不像我岳父一樣年紀?」
「黃生過譽了。」
「我爸對我媽很鍾情,自從媽去後,阿爸常常酗酒,叔叔和嬏嬏都勸過他,所以我小時候都是由嬏嬏照顧的,叔叔和嬸嬸都很疼我的,叔叔常說如果不是我爸,他也沒有今天的成就。」
「是的,因為你爸對家庭的照顧,才和你媽有過一段很曲折的經歷,聯句中的『緣可巧』就是說這一段經歷。」
「我沒聽過阿爸說過,明叔叔,你說來聽聽呀。」
「說起來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水晶宮

積分: 52403

育兒性格勳章 畀面勳章


發表於 16-6-24 19:32 |顯示全部帖子
ming9705 發表於 16-6-24 18:48
(十九)

陳SIR在電話中說:「明大師,何世章的DNA與二樓B座掘出的另一個嬰屍並不吻合,另外,謝愛 ...

等下一次更新
同熱愛這片土地,大家刻骨銘記,愁或喜,生或死,也是香港地
同熱愛這片土地,大家一句到尾,由自己,生與死,也在香港地


水晶宮

積分: 55656

畀面勳章 BK Milk勳章


發表於 16-6-25 10:01 |顯示全部帖子

引用:(十九)陳SIR在電話中說:「明大師,何

原帖由 ming9705 於 16-06-24 發表
(十九)

陳SIR在電話中說:「明大師,何世章的DNA與二樓B座掘出的另一個嬰屍並不吻合,另外,謝愛 ...
支持 留名 期待

Cheer up! Enjoy every Little Thing in LIFE


禁止訪問

積分: 40


發表於 16-6-25 10:11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樓主: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大宅

積分: 4572


發表於 16-6-25 17:21 |顯示全部帖子
追呀追呀!


別墅

積分: 515


發表於 16-7-2 08:49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 update new 20 (1)

本帖最後由 ming9705 於 16-7-6 09:03 編輯

(二十) 之一

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夕陽收斂她最後的光茫,霓虹的燈色閃爍耀人。
玉玲看看手錶,也快七時了,她伸伸懶腰,收拾一下零亂的東西,挽起手袋,便往走廊去。這幾天因公司有一宗大生意, 她大都很晚才下班。
玉玲來到輪渡碼頭,她喜歡乘坐渡輪,喜歡在渡輪上享受海風的迎吹,由於下班時間已過,乘搭渡輪的人不太多。
下了渡輪,玉玲倚著渡輪的欄杆,迎著海風,讓海風吹散這幾天的工作緊張情緒。
「阮玉玲小姐?」
突如其來的聲音,把玉玲嚇了一跳,轉過頭來,眼前的人影使她良久說不出話來。
「對不起,使你受驚了,還認得我嗎?」
「啊,畢一帆,是你,好久沒見了,好嗎?」
「託福,你的近況又如何?」
「還不是和以前一樣。」
「尊夫人好嗎?」
一帆驀然鎖起雙眉,低下頭來,緩緩的吐出幾個字來:「她已經走了,離開了這個世界。」
「什麼?怎會的?」
「天意弄人。」
「對不起,提起你的傷心事。」
渡輪泊岸了,他倆步出碼頭。
「相請不如偶遇,我請你吃頓飯,賞面嗎?」
玉玲沒有作聲,只微微點了點頭。
他倆走進了餐館,一帆點了菜,並要了一瓶酒。
兩人對酒輕談,眼前的一帆,比以前消瘦了許多,臉上還帶著稱絲絲愁容。
玉玲看見今日的一帆,她內心同樣的難過,他的消瘦,他的悲傷,就好像她自己的消瘦和悲傷一樣。
「自從玉雅走了之後,很少像今晚的光景了。」一帆呷了一口酒說。
「一帆,你也不必太悲傷了。你應該好好振作,玉雅泉下有知,也會替你高興。看你今日的樣子,憔悴得很,垂頭喪氣,我看玉雅泉下也不會高興的。」
一帆沒有作聲,只自顧喝酒,玉玲本想制止的,但她不好意思,只道:「一帆,死者已矣,你也不必過度傷心吧!但你這樣折磨自己,也不是辦法……」
「不,你不必再安慰我,我很多謝你的關懷,我也知道自己的不是,但我總無法控制,我……唉!」一帆又灌了一杯酒。
其實玉玲內心像泉水的流,她不單死替者惋惜,也替生者痛心,但她再能說些甚麼話呢,年來的時間竟沖不去她淚中的花。
離開餐館,一帆醉意酒濃,腳步蹣跚。
「一帆,我看你有點醉意了,不若我送你回去吧。」
「笑話,怎會是你送我呢,應該是我送你才對。」
「不要逞強了,看你舉步難難,還說甚麼送我回去。」
玉玲說完揚手截了部車,扶一帆進了車廂。
玉玲扶了一帆上床,替他解開衫鈕,並在他臉上敷了熱毛巾,忙了一會兒,一帆才昏昏的睡去。
玉玲坐在床邊,看著一帆,淚水像泉流一樣,迷濛中,她像回到兩年前的情景。
升降機的門打開,玉玲如常的踏入寫字樓。
平日的玉玲是最早回來的一個,她哼著小調,正想走到自己的座位,突然發覺有一個人影在她身邊閃動,定神一看,原來是一個俊俏的男子正在翻檢枱上的文件。
玉玲想起來了,前幾天好像見過他來應徵的,想不到這麼快他便來上班了。
當日他穿了一套淺藍色的西裝,臉上戴了一副銀絲眼鏡,身材雖然瘦削點,但走起路來倒也挺健的,當時已有好幾位女同事在竊議紛紛了。
「早晨,小姐。」
「哦……早晨。」玉玲冷不防他向自己打招呼,才如夢初醒的應道。
「是不是我使你受驚了?」
「沒……沒甚麼。」玉玲笑一笑,便走回自己座位。
「是了,小姐,請問如何稱呼?我叫畢一帆,以後大家是同事了,請多多指教。」他說話的時候,目光煥發,語態溫和,並不像一般客套應酬的話。
「我叫阮玉玲,大家既然是同事,又何必客氣呢。」
這時,陸繼有同事回來,大家點頭打招呼,中斷了他們的談話,而且時針已指向九時,大家也要開始一天的工作。
後來經理介紹新同事,玉玲才知道畢一帆在工作上是自己的上級,想起剛才他還說請她指教,反覺笑起來,不覺想深一層,他那種謙遜的態度,又確惹人喜愛。
轉眼畢一帆來了公司也好幾個月了,在這幾個月中,因一帆的緣故,增添了不少快活的空氣。
以前同事之間,雖沒有什麼磨擦糾紛,大家倒相安無事,但大家甚少說笑,工作的氣氛很沉悶,但自從畢一帆來了之後,因他的言談幽默,妙語風趣,雖開玩笑而不過份,使工作的氣氛增添了不少活力,故此,一帆於短短幾個月時間中,與同事非常熟稔。
玉玲與一帆也談得十分投契,有時於午膳或下午茶時間,一帆間或說一二掌故逸聞或笑話,令人忘卻工作的煩惱。漸漸地,畢一帆的影子在玉玲的心湖中泛起微微的旋渦。
自此,玉玲好像愛上了上班似的,天一大亮便匆匆起牀,更衣梳妝,出門上班去。
玉玲比以前更早回到公司,為的是希望一帆也早回到公司,她可以有短暫的時間與他傾談,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分鐘和幾句話,在玉玲來說,已是充滿了糖一般的滋味。
不過有件事總令玉玲失望的,每當下班後,一帆總是匆匆離去,有時玉玲就算也跟著離開公司,但踏足街上,一帆的影子也就不知去向了。
玉玲時常在夢裏,見到一帆帶著自己四處遊玩,但當夢迴驚醒,不過是窗前影動,可夢中的情景却留下了絲絲甜蜜的回憶。
聖誕節又降臨了,公司於假期中舉行了一次野火會,由於公司同事大部分都是年青人,因此也頗鬧烘烘的。
那天大家到了目的地,在開始燒烤之前,各自活動,拍照的拍照,踏單車的踏單車,打球的打球,只有一帆靜靜的坐在沙灘上,欣常海浪的奔馳。
「你很喜歡海嗎?」玉玲走到一帆身邊坐下。
「嗯,我自少就很喜歡海的,尤其當浪打到岸邊所激起的浪花。你也喜歡海嗎?」
「喜歡,我更喜歡海浪的聲音,她充滿了生命和希望,在浪的內裏,蘊含著千變萬化的起伏。」玉玲望著海浪衝來又散開幽幽的道。
一帆沒有作聲,默默注視著無邊的大海,玉玲也沒有說話,手指在沙上胡亂的劃著。
「喂,你們回來燒烤啊!」同事的呼叫打破了沉默。
「來,走吧,我們回去吃東西。」一帆站起來拍拍身上的沙子說。
玉玲一手壓在沙子上,一手微微上昇,一帆的手已握著她的手,玉玲借著一帆的手站了起來,兩臉靠攏,互相凝視著對方好幾秒,一帆的手才慢慢的鬆開。
爐中的火,就像玉玲的心,暖和和、熱烘烘的。
當晚玉玲在夢裏被一帆拉著手,在沙灘漫步奔馳,擁抱接吻,情景就像電影中的愛情故事的浪漫鏡頭一樣。
自此以後,玉玲更刻意的打扮,一帆不時稱讚她的衣著打扮,她更是滿心歡喜的,慢慢她從一帆的稱讚言詞中,忖摩到一帆對女性衣著的心意,於是她更意刻穿著他喜歡的衣物。
玉玲時常對鏡顧影,總希望心中的願望能夠實現,而且,玉玲越來越感到星期天的空寂,她希望每一天都上班,這樣她可以每天都見著一帆。
希望總歸是希望,約還有一個月光景便是農曆新年,一帆宣佈結婚了,這個消息對玉玲來說彷如晴天霹靂,她的心像片片落英。
玉玲出席一帆的婚禮,她看見明艷照人的新娘子,像一只小鳥般,玉玲十分羨慕新娘子,能夠嫁上像一帆的丈夫,將來家庭一定幸福美滿,想起自己,內心只能嘆一句上天弄人。
一帆婚禮之後,來臨的是農曆新年,這個新春,在玉玲來看,是春花零落的開始。
玉玲趁一帆尚在婚假之中,向公司請辭,玉玲不想在見著一帆的日子裏離去,她希望時間能夠衝淡過往的夢痕。
時間如白駒過隙,玉玲離開舊日的公司也有年多了,在過往的日子裏,玉玲始終沒法忘懷一帆的影子,有時半夜夢醒,冷月孤星,窗前寒光,總覺寂寂空靈,枕上又是一大片淚痕。
玉玲也告訴自己,何必這樣痴傻,但是每當夜靜人寂時,玉玲不期然又拿出那次野火會與一帆的合照來看,而淚水也滴滴垂臉。
玉玲想不到今天巧遇一帆,自己竟坐在他的身旁,望著一帆的臉龐,玉玲的心湖又蕩漾漣漪。


男爵府

積分: 9405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發表於 16-7-2 14:18 |顯示全部帖子


大宅

積分: 1472


發表於 16-7-2 17:44 |顯示全部帖子


水晶宮

積分: 55656

畀面勳章 BK Milk勳章


發表於 16-7-2 19:36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風水靈異故事 update new 20 (1)

追 謝謝分享。

Cheer up! Enjoy every Little Thing in LIFE


男爵府

積分: 7282

2019勳章 畀面勳章


發表於 16-7-3 02:34 |顯示全部帖子
好睇。。。追


大宅

積分: 4438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發表於 16-7-4 11:36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樓主:



子爵府

積分: 13653


發表於 16-7-4 14:24 |顯示全部帖子


別墅

積分: 515


發表於 16-7-6 09:05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 update new 20 (2)


「小玉……小玉……」
一帆的夢囈把沉思的玉玲驚醒,一帆緊緊握著玉玲的手,慢慢地擁她入懷……
順著一帆的擁抱,玉玲的身子倒在一帆的懷裏……
晨光從窗前照進室內,一帆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發覺有人睡在自己的身旁,他猛然想起,
昨晚自己喝多了,是玉玲送他回來,朦朧中,他抱著小玉……纒綿……激情……
他輕輕掀起被子,一個冰潔白晢的玉背就在自己眼前。
女子被一帆的動作弄醒了,轉過身來,輕輕叫了一聲:「一帆。」
一帆看著女子俏麗的臉容,半响無語。
「昨晚你把我喚作小玉,我想你是把我當作玉雅了,但我不介意。」
「真的?」
「真的。」
「但小玉不是玉雅。」
「玉雅不是小玉?」
「玉雅因小玉而死。」
玉玲一臉疑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喚玉雅為小玉,玉雅以為是我對她的暱稱,但後來她發現我其實是另指他人,她大興問罪,她發瘋地哭鬧,我無言以對,她無法忍受我的沉默,一天她割胍自殺了。玉雅死後,我很內疚,我和她的婚姻雖是逼於無奈,但因我而令一個生命結束,我對不起她………我無法面對……我……」
玉玲輕輕握撫一帆的手,以示安慰。
「以前我可以和小玉傾談,聽她的笑聲,見她的笑容,看她的倩影,可是我婚後回來,她走了,我找不到她,我感到失去了活力,我喚玉雅為小玉,是我對小玉的緬懷……」
玉玲靜靜的聆聽一帆的訴說,內心隱隱感到一些事情。
「玉雅死後,我多方尋找小玉,我知道小玉喜歡海,喜歡搭渡輪,我多次在渡輪碼頭碰運氣,終於給我碰到了,遠遠地望著她的倩影,就好像當年在公司樓下的街角,遠遠望著她的倩影一樣……今天我不再只是遠遠的盼望,我可以上前跟她說話……」
玉玲內心轟然一動,啞然地道:「哪……小玉是……」
一帆凝望玉玲說:「是你。」
玉玲的眼眶不禁紅了,怪不得以前玉玲就算緊隨著一帆離開公司,但踏足街上,一帆的影子也就不知去向了,原來他躲在街角暗暗看著自己……
「我第一次看見你便喜歡上你,但我不可以向你展開追求,只能把喜歡你的念頭壓在心底裏……」
玉玲明白了,一帆在公司常逗她說話,又稱讚她的衣著打扮,但始終沒有約會她……
「哪你為什麼要和玉雅結婚?」
「說來話長,玉雅父和我父是世交,我們從小就有交往,後來我父生意生敗,求救玉雅父,她父開出的條件就是要我和她女兒結婚,在玉雅身邊不少裙下之臣,但她偏偏喜歡上我,我為了不想母親生活難辛,也不想弟弟因家庭經濟而中斷在外國攻讀,我便答應婚事。」
「玉雅可是一位美人兒啊,你也是抱得美人歸呀!」
「不錯,許多人都很羨慕我娶得玉雅這位美人兒,但玉雅被她父親寵壞了,她想要得到的東西非要得到不可,從小我就不喜歡她那種盛氣凌人,我通常都不賣她的賬。」
「她又怎樣發現小玉是另有其人?」
「她發現那張我和你的合照。」
「那年野火會的合照?」
「是,玉雅問我相中女子是誰,我說是小玉。」
「她又怎樣會發現那張照片?」
「婚後的玉雅對我都不大太發小姐脾氣,我也就遷就一下,可是在公司裏看不到你,我內心總是感到失落,可能女人都有女人的直覺吧,玉雅以為我有外遇,時常疑神疑鬼,一天我和同事喝酒晚了回家,她倒沒有什麼,却趁我有點醉意便搜我的衣袋,發現了有一個小皮夾,給她看到皮夾內收藏的照片,她大興問罪,我說照片的女子便是小玉,她聽了大怒並把相片撕碎了,我看到被撕碎的照片,就好像把我的心撕碎一樣,我不再跟玉雅說一句話……後來……她……唉……」
玉玲聽著,聽著,兩行淚珠禁不住流下來。
一帆捧著玉玲的臉道:「你喜歡我喚你為小玉嗎?」
「喜歡,很喜歡……」
「你願意做我的小玉嗎?」
「願意,我願意做你的小玉……」
玉玲把頭埋在一帆的胸懷裏,她感到很溫暖,當年夢湖泛起的漣漪,今天就在眼前……
一帆的手在玉玲的玉背上輕輕地游走,兩人雙唇緊接……


首頁
34567...35

尾頁

跳至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