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嗜好

跳至

首頁
1

尾頁
   0


男爵府

積分: 7055


發表於 05-1-24 01:17 |顯示全部帖子

名人薦書館

牛棚讀書記
2005年01月23日
梁文道 (牛棚書院院長)

看 看 這 幾 日 香 港 立 法 會 的 爭 論 , 看 看 特 區 群 英 的 言 行 , 乃 知 「 人 走 茶 涼 」 四 個 字 實 在 是 經 過 實 踐 驗 證 的 真 理 。 范 徐 麗 泰 可 以 睜 大 眼 睛 否 定 趙 紫 陽 對 香 港 的 貢 獻 , 當 年 是 誰 代 表 中 國 在 《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 上 簽 的 字 ? 胡 應 湘 說 趙 紫 陽 早 不 在 位 , 沒 必 要 為 他 默 哀 , 真 是 坦 白 得 可 愛 ; 可 當 年 是 誰 在 胡 爵 士 困 在 廣 東 高 速 公 路 一 事 上 頭 為 他 爭 回 權 益 ? 董 建 華 默 不 作 聲 , 噤 若 寒 蟬 ; 當 年 又 是 誰 在 「 東 方 海 外 」 面 對 最 大 危 機 時 拍 板 馳 援 ? 田 北 俊 率 眾 離 場 抗 議 民 主 派 強 行 默 哀 趙 紫 陽 之 後 , 對 記 者 說 : 「 我 想 我 們 的 態 度 表 達 很 清 楚 了 」 。 是 啊 , 北 京 的 老 人 們 都 看 到 了 , 乖 。


也 罷 , 還 是 讀 書 下 火 好 了 。 這 本 《 中 國 改 革 年 代 的 政 治 鬥 爭 》 最 近 火 得 厲 害 , 早 在 趙 紫 陽 逝 世 之 前 , 就 是 自 由 行 遊 客 的 購 物 目 標 , 最 近 更 成 了 羅 湖 邊 檢 的 重 點 搜 查 對 象 。 這 類 號 稱 拆 開 內 幕 , 有 獨 家 資 料 渠 道 的 中 共 高 層 揭 密 書 , 長 出 長 有 , 而 且 每 隔 幾 年 就 紅 一 本 。 以 前 有 《 毛 澤 東 私 人 醫 生 回 憶 錄 》 , 後 來 是 《 六 四 天 安 門 真 相 》 , 現 在 則 輪 到 老 記 者 楊 繼 繩 這 本 書 了 。
一 般 看 這 類 書 籍 , 大 家 頭 一 個 要 問 的 問 題 就 是 「 有 冇 料 爆 」 ? 第 二 是 「 料 有 幾 堅 」 ? 第 三 則 是 「 料 係 邊 條 線 放 出 」 ? 這 三 大 問 題 環 環 相 扣 , 絲 毫 馬 虎 不 得 。 說 到 有 沒 有 料 , 此 書 賣 點 除 了 作 者 的 親 身 經 歷 和 一 些 可 查 考 但 又 不 易 查 考 的 文 獻 之 外 , 就 是 三 回 趙 紫 陽 獨 家 專 訪 了 。 那 三 篇 專 訪 可 說 是 趙 被 軟 禁 十 五 年 來 最 坦 白 直 接 的 自 白 了 , 當 然 有 吸 引 力 。 但 內 容 是 否 可 靠 , 觀 點 有 沒 有 偏 頗 , 就 得 看 作 者 是 誰 了 。 楊 繼 繩 普 遍 被 看 成 是 「 趙 系 」 支 持 者 , 或 許 也 只 有 如 此 才 能 親 訪 關 在 胡 同 的 前 總 書 記 了 。

故 此 看 這 本 書 也 不 能 不 存 任 何 疑 惑 , 尤 其 是 關 於 傳 說 中 胡 耀 邦 與 趙 紫 陽 的 爭 端 。 但 我 建 議 大 家 看 這 種 書 不 要 只 抱 看 秘 聞 的 心 態 , 而 要 不 問 真 假 當 成 小 說 來 讀 。 這 種 讀 法 不 只 倍 增 閱 讀 趣 味 , 還 可 以 體 味 出 中 國 式 政 治 遊 戲 的 文 化 規 則 。 首 先 這 段 從 打 倒 四 人 幫 到 鄧 小 平 南 巡 的 高 層 鬥 爭 史 本 身 , 就 非 常 戲 劇 化 , 高 潮 起 伏 。 這 種 書 的 真 真 假 假 我 們 很 難 評 斷 , 可 是 它 們 都 有 一 種 共 同 的 味 道 , 一 嗅 即 知 , 那 是 種 爾 虞 我 詐 勾 心 鬥 角 的 陰 溝 味 。 讀 它 們 要 讀 出 這 種 味 道 , 則 可 略 知 一 二 中 國 政 治 文 化 的 特 色 。 看 完 這 本 書 , 再 瞧 一 眼 特 區 群 英 怎 樣 埋 沒 良 心 , 也 就 釋 然 了 。





男爵府

積分: 7055


發表於 05-1-26 00:02 |顯示全部帖子

Re: 名人薦書館

馬鈴薯日子 吳靄儀

2005年01月25日

劉 紹 銘 授 的 文 章 深 為 名 家 讚 譽 , 他 生 於 香 港 、 長 於 香 港 , 留 學 台 灣 和 美 國 , 《 吃 馬 鈴 薯 的 日 子 》 描 述 他 在 美 國 「 勤 工 儉 學 」 的 經 歷 , 早 為 人 津 津 樂 道 , 牛 津 大 學 出 版 社 的 新 版 , 更 收 集 了 他 的 《 童 年 雜 憶 》 , 背 景 是 上 世 紀 五 十 年 代 的 香 港 , 文 筆 平 實 感 人 , 而 內 容 更 增 加 了 對 這 一 代 的 香 港 人 的 了 解 , 十 分 值 得 向 讀 者 推 介 。
劉 授 與 我 是 同 一 代 人 而 略 長 , 他 在 香 港 、 台 灣 、 美 國 的 生 活 , 除 了 我 完 全 不 熟 悉 台 灣 之 外 , 與 我 的 體 驗 也 大 不 相 同 , 令 我 看 到 了 這 些 社 會 的 另 一 面 。 更 有 趣 的 是 , 我 們 不 但 生 活 方 式 不 同 , 紀 錄 那 些 日 子 的 眼 點 也 完 全 不 同 , 以 致 筆 下 所 寫 猶 如 兩 個 世 界 。 劉 授 重 寫 實 : 他 怎 樣 申 請 大 學 取 錄 、 怎 樣 應 付 所 需 的 學 費 和 生 活 費 、 當 時 到 外 國 升 學 要 克 服 的 困 難 、 怎 樣 得 到 師 友 的 濟 助 才 能 渡 過 重 重 難 關 等 等 。 這 些 實 況 和 親 身 經 歷 , 實 在 值 得 紀 錄 。

《 吃 馬 鈴 薯 》 紀 錄 的 美 國 大 學 狀 況 是 上 世 紀 的 六 十 年 代 , 從 台 灣 和 香 港 千 辛 萬 苦 到 美 國 留 學 和 謀 求 職 位 的 人 是 獨 特 的 一 群 , 他 們 在 美 國 生 活 的 苦 與 樂 、 人 際 關 係 和 與 當 地 社 會 的 關 係 , 不 足 為 外 人 道 。 劉 紹 銘 的 描 述 , 喚 起 了 我 很 多 回 憶 , 也 給 了 我 很 多 遲 來 的 領 悟 。
我 的 留 學 世 界 是 感 性 而 個 人 的 , 記 憶 和 紀 錄 都 十 分 零 碎 和 片 斷 , 縱 有 強 烈 的 光 焰 , 也 照 不 亮 整 個 畫 面 。 我 於 是 ( 非 常 政 治 不 正 確 地 ) 想 , 這 也 許 是 表 現 了 性 別 的 分 別 。 男 子 關 心 的 是 外 在 社 會 環 境 及 自 己 如 何 能 在 這 個 實 況 中 找 到 位 置 ; 我 這 個 女 子 注 重 的 則 是 如 何 在 外 界 不 住 的 衝 擊 下 了 解 自 己 , 以 求 覓 得 心 靈 上 的 安 寧 。




大宅

積分: 4462


發表於 05-1-26 09:13 |顯示全部帖子

Re: 名人薦書館

不是名人薦書:吳靄儀的劍橋歸路.
也是留學的扎記,充滿意趣.我想會比劉紹銘的生動活潑.


男爵府

積分: 7055


發表於 05-1-30 12:49 |顯示全部帖子

Re: 名人薦書館

牛棚讀書記
2005年01月30日
梁文道 (牛棚書院院長)

有 網 友 在 時 事 論 壇 上 留 下 這 樣 的 一 段 話 : 「 奧 斯 威 辛 集 中 營 解 放 六 十 周 年 , 有 那 麼 多 國 家 紀 念 , 德 國 又 再 度 表 示 痛 切 懺 悔 。 反 觀 南 京 大 屠 殺 , 又 有 多 人 記 得 呢 ? 其 實 比 起 日 本 鬼 子 的 殘 酷 , 德 國 佬 文 明 多 了 。 只 是 把 人 捉 進 去 做 苦 工 , 然 後 丟 進 毒 氣 室 毒 死 , 又 快 又 省 事 , 痛 苦 程 度 小 多 了 。 」 只 是 把 人 捉 進 去 做 苦 工 ? 只 是 丟 進 毒 氣 室 毒 死 ? 文 明 ? 我 不 想 比 較 納 粹 集 中 營 和 南 京 大 屠 殺 哪 一 個 比 較 殘 酷 , 因 為 比 較 兩 種 極 惡 的 程 度 本 身 就 是 無 知 , 甚 至 不 道 德 。
但 是 對 於 那 些 慣 性 以 為 集 中 營 比 較 「 文 明 」 的 國 人 , 我 覺 得 他 們 實 在 要 拋 開 電 影 上 的 刻 板 形 象 , 接 受 一 次 徹 底 的 殘 酷 洗 禮 。 任 何 自 問 精 神 還 算 強 韌 的 , 或 許 可 以 拿 起 意 大 利 作 家 [size=small]普 利 摩 .李 維 的 《 滅 頂 與 生 還 》


「 你 進 入 集 中 營 時 , 期 待 至 少 一 起 受 苦 的 同 伴 會 有 同 仇 敵 愾 的 情 感 , 但 是 除 了 極 少 數 的 例 外 之 外 , 你 所 期 待 的 盟 友 根 本 不 存 在 」 。 「 新 來 的 人 甚 至 不 被 視 為 難 友 , 更 談 不 上 朋 友 。 絕 大 多 數 情 況 下 , 老 練 的 俘 虜 對 新 進 者 表 現 出 的 是 惱 怒 甚 至 敵 意 … … 因 為 他 身 上 似 乎 還 帶 有 家 的 氣 味 」 。 排 斥 新 來 者 , 因 為 他 們 竟 然 還 有 人 的 痛 苦 ; 透 過 加 一 把 力 折 磨 他 們 , 老 俘 虜 們 會 得 到 老 兵 對 付 新 丁 的 一 丁 點 尊 嚴 , 集 中 營 最 後 的 人 性 尊 嚴 。
所 有 倖 存 者 的 回 憶 都 不 可 靠 , 不 全 面 , 因 為 他 們 有 幸 活 到 解 放 。 而 活 得 那 麼 久 是 因 為 他 們 比 別 人 喝 多 一 口 水 , 吃 多 半 塊 包 , 甚 至 可 以 做 輕 微 一 點 的 苦 工 , 他 們 是 特 權 俘 虜 。 「 特 權 俘 虜 是 集 中 營 人 口 中 的 少 數 , 卻 是 倖 存 者 中 的 多 數 」 。 特 權 俘 虜 的 主 流 是 協 助 納 粹 管 理 同 伴 秩 序 的 猶 太 人 , 在 極 權 小 宇 宙 分 得 一 點 特 權 的 人 , 會 無 情 地 濫 用 手 上 那 小 小 的 特 權 , 甚 至 把 反 抗 的 囚 犯 的 頭 壓 進 湯 鍋 活 活 淹 死 。 納 粹 讓 這 些 人 「 滿 身 罪 惡 , 滿 手 血 腥 , 盡 可 能 地 受 到 牽 累 , 建 立 起 強 烈 的 共 犯 關 係 」 。 這 些 猶 太 人 連 自 己 人 也 不 放 過 , 只 是 為 了 多 活 一 個 禮 拜 。 這 才 是 集 中 營 的 真 面 目 , 不 只 殺 人 , 而 且 毀 滅 靈 魂 。
被 解 放 之 後 的 感 覺 不 是 電 影 常 見 的 喜 悅 , 而 是 虛 無 、 羞 愧 與 罪 惡 。 「 當 他 們 感 覺 自 己 再 度 成 為 人 時 , 也 就 是 必 須 為 自 己 言 行 負 責 時 , 身 為 人 的 悲 哀 就 回 來 了 」 。 親 歷 集 中 營 最 後 歲 月 , 寫 下 人 類 史 上 最 冷 靜 , 最 深 刻 又 最 黑 暗 的 證 言 的 普 利 摩 . 李 維 , 平 靜 無 情 地 剖 析 了 人 類 不 敢 面 對 的 自 我 , 1987 年 跳 樓 自 殺 。



首頁
1

尾頁

跳至
熱門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