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嗜好

跳至

首頁
1

尾頁
   0


大宅

積分: 1925


發表於 05-10-30 23:08 |顯示全部帖子

傳染曖昧!!!

入秋之後,整個城市都很晴朗和乾燥,駱樂的喉嚨常常乾得發痛,於是她不停地喝水。水滑入她的喉嚨時,總有一瞬間的滋潤,不過像笑聲一樣,很快就消失了,而那不適的乾燥感覺又很快地回來。
「飲蜜糖吧!潤一些。」阿哲拿一杯暖暖的蜜糖水。
駱樂輕輕咳了幾聲,微笑地接過杯子。一個普通同事不會替你沖蜜糖水,如果一個同事這麼做,他大概不想自己僅僅是你的同事。
駱樂知道這個道理,不過她裝傻,她還不想作任何的決定,在拒絕和接受之間,她採取曖昧政策。不遠不近,她和阿哲的相處像是在兩個魚缸中的魚,距離那麼近,卻總是碰不到對方。
駱樂本來不是這樣的,她本來是個很分明的人,愛就愛,不愛就不愛,要就要,不要就不要。現在她不一樣了,不一樣是因為某些經歷在她身體中像個種子一樣,發了芽,成了形。那個種子是個叫作傑的男人,這個男人是曖昧關係的高手,和他曖昧了一年之後,駱樂才醒悟他根本沒有珍惜過自己。只是,駱樂就像個被病毒感染的電腦一樣,再也無法像從前一樣操作。她習慣性地以曖昧的手法去面對別人的感情,把這曖昧的病毒傳染出去。

捉迷藏
「星期天,有甚麼計畫嗎?」阿哲問。
「沒甚麼特別。」
「留在家?」阿哲多希望自己可以知道更多有關她的一切。
「也許吧!你呢?」駱樂明知阿哲的希望,卻給與不肯定的答覆。
「我想去看電影,不過找不到人一起去。」
駱樂不答腔,定定地看阿哲,臉上也沒有特別的表情,只是眼睛在說話。
「你星期天有空嗎?」阿哲覺得駱樂那樣的眼神給他勇氣。
「還不知道呢,你打給我再約吧!」駱樂撫平長髮,低頭繼續做事。
阿哲愈想靠近她,她就愈想要閃躲。不給正面的答覆,不說絕對的話語,別人或覺得這是攻於心計,但對於駱樂而言,這只不過是一種習慣。
與傑在一起之後,她陸陸續續也和別人約會,但不管怎樣,她仍是常常想起傑。也許因為從沒真正得到,也無法真正失去,才讓傑這個人變得如此特別。每到甚麼大日子,傑總是不忘給她一個曖昧難懂的問候,似乎在說想念她,卻又不直接道破到底是思念還是懷舊。
駱樂錯過了很多個人,她斷送了好幾次有機會發展的感情。她知道自己並不是在等待甚麼,她早知道傑在說謊,不論多好聽的甜言蜜語,沒有確實明快的動作,就不是真心的。傑說喜歡她,可是不追求她;傑說想念她,卻從不約會她;傑說她是個極好的女孩子,但卻與她之外的女孩們手拖手。
駱樂並不是在等待轉機,也不是預留一個空位給傑,她只是習慣了曖昧,無法正正經經談戀愛。

人總愛犯賤
這或是一個壞習慣,但這個壞習慣卻讓她得到更多人的追求。彷彿曖昧在市場上具有莫明的吸引力,凡人嘗到那點甜頭,就把她當成千年難得一見的「特別女人」,紛紛起而追之。
阿哲也不例外,他對駱樂產生興趣,也是因為她那種懶洋洋,總是抓不住她在想甚麼的模樣。他已經約過駱樂好幾次,有時候她赴約,有時爽約,有時根本就拒絕。她讓他知道自己不重要,所以他更賣力地演出,希望可以贏得一個更重要的地位。
感情是如此無可奈何的事,不甘心、妒嫉、憤憤不平,常被人錯以為是喜歡甚至深愛。於是談感情就變成像打仗一樣的事,最好是進可攻、退可守,左右逢源是最好的,只要甚麼都別太認真,人就甚麼都做得出來。
阿哲總忍不住想駱樂,下了班回到家,他忍不打給她,卻總免不了開電腦,想知道她是不是在MSN線上,就算不聊天,他起碼也知道她在家。
他以為駱樂不會明白他的感受。
其實駱樂都知道,她怎麼會不知道呢?只有過來人,才可以把曖昧這場遊戲,玩得如此出神入化。
「要記得打給我喔!」駱樂忽然如此提醒。
而阿哲就陷入更深的迷惘當中。


男爵府

積分: 6880


發表於 05-10-31 08:18 |顯示全部帖子

Re: 傳染曖昧!!!

thanks


首頁
1

尾頁

跳至
熱門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