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工

好文分享 今日: 6|主題: 26118

查看: 488 | 回覆: 2
《一封信》


子爵府

國民生產總值:14565


發表於 06-8-2 10:00 |顯示全部帖子

《一封信》

[size=x-large]《一封信》

  叔叔去年在法國病歿,他遺留下的一些書物,最近才由他的朋友自里昂寄了來。在一本殘舊的但丁《神曲》中,我發現一張變黃的箋紙,好像是一篇信稿,上面註著的日期是一九三五年十月七日。我法文的程度本是極淺陋的,斷續的讀完後,我才明白生前沉默寡言的叔叔,竟是個如此深於情的人,同時,我更了解,他當年為病廢的叔母及稚齡的堂妹所做的,是一種多麼偉大的犧牲。我太珍愛這封舊箋了,遂搦管將它詞不達意的譯寫在手冊上,之後,我將原信稿在叔叔的遺像前燒了,這樣做也許會使死者心安一些吧?

  親愛的露茜:

  月明中我循了鋪滿落葉的林蔭小徑,來到聖瑪利教堂的前院,在那瑩白的石砌柱廊邊,我徘徊了許久。你的信同詩稿,緊緊的捏在我的手中,一次吟誦,更增加一番甜蜜的惆悵,你那清麗淒咽的詞句,似乎都具有一種神秘的力量,迴蕩在我的心頭,久久不去。我縱愚昧,但我也體味得出,你的多感心靈,對我懷有太多的幽怨了。

  機遇真如同一個想像力極其豐富的作者,它怎的竟把你我──一個活潑的法國女孩子,同一個來自東方古國的中年人,編排在一篇小說中,且使之充當主角呢?與其任它來隨意抒寫我們故事的情節,莫若奪過了它手中的彩筆,讓我們自己來寫出自己的命運吧。當然,這工作還得有賴你一隻纖手的協助。

  在這個大學的東方學院裏,你是聽我講授《中國古代哲學》的唯一女生。漸漸的你開始對我這個東方古國的中年人感覺到好奇,進而發生了莫名其妙的好感。但我始終懷疑,這也許並非來自我本身的力量,或者是燦爛的東方文化,引起你內心的傾慕吧?

  你的美麗微笑,在別人也許以為是生命特殊的嘉惠,但在我,一個飽經哀樂的中年人,字典裏最美好的字眼,我已在青年時代浪費得不少了。如今為我留下的,除了「感謝」二字以外,我還能再向你說什麼?我獻給你的,僅是我們中國一位詩僧曼殊大師的句子:「遭世有難言之恫。」我已怕再看到情感的殘花!

  露茜,你是那麼典雅、溫柔,你的美麗中,具有著東方的情調,又具有拉丁民族女孩子的爽朗與熱情。你一雙閃爍的眸子,原是多少年輕人希望藉以照澈靈魂的珠顆,但是我,幾經苦思,幾番躊躇,卻決定迴避了這一雙流星的照射。露茜,你應知道,我之如此無情,只因比別人更為情多。

  露茜,是否我那幾篇關於南華經的講義,激發了你的幻想,而飾我平凡的影子以羽衣?事實上,我並非傳說中東方多情的王子,而是為「現實」與「環境」幾經改塑的俗子。我早就想對你說,我十二年前,即已結婚,同時,已是一個女孩的父親。我和我妻曾真摯的相戀過,只是後來由於一次重病,她陷於可怕的癡癲。這使我溫馨的家庭,頓成了地獄。我妻雖由「可愛」變為「可憎」,只因我既已愛過昨日可愛的她,也就不能憎惡今日可憎的她了!她在面目性格上,雖有了很大的改變,而昔時相愛永生的誓語,依然記錄在永恆裏,並未消失,今日的痛苦,也可說是付清昔日幸福的債款,我安然背負起這個生命之軛,毫無怨尤。

  為此,我有如天邊的月亮,無意,也無法脫離我的軌道。露茜,可愛的孩子,你雖瞥見了它投射地面的清輝,但是天上人間這段無可縮短的距離,仍是增人惆悵。舊日的回憶,如同一堆陰雲,我無法自心宮掃拂淨盡,來迎接你這位年輕的女神。況且,愛情是尊貴的,倨傲的,不能受絲毫委屈。要愛,就應該勇敢熱誠的去愛,光明磊落的去愛。如今我以一個人之夫,人之父,而躲在異國的天宇下,悄悄的和一個少女來談情說愛,這名實不副的作法,與我坦直的性格不合,且是對愛神的不敬。在愛情的玫瑰園中,對一顆充滿愧疚的心,也只餘傷人神經的棘刺,再無其他了。

  基於這一個心念,你雖一日日在信上表現得更是柔情繾綣,但我卻更有意的躲避你。你為此而傷心,而瘦損了,每在課堂中瞥見你那蒼白的容顏,我的內心感到劇烈的痛楚。幾次我要向你釋明我的家庭和身世,斬斷情緣,但一提起筆來,只覺思緒如潮,竟尋找不出妥當的字句,圓轉的表達出我的心意,我唯恐萬一措詞不當,誤傷了一顆少女初戀的心。我猶豫了又猶豫,自春天一直到秋季,重重的心事,使我憂鬱,沉默,有如一座石像,多少話,欲言又止!如果我是一個自私的人,我滿可以利用你的春天之歌,來減少我羈旅的悲思。只因你純潔芬芳美得如一朵幽谷的百合,初次投影於愛河上舒捲的微波,我不能偎近了它,只因我的福薄,又怎忍以自私的雲翳,暗淡了你那皎白的顏色?在情場上,我是一步步的退卻,我一直小心著不使疏忽的言行,傷害你那如蝶翼般脆薄的情感。你太單純了,你太熱情了,二者正是造成悲劇的因素。這使我想起來不覺感動得清淚泫然。

  你年輕,你更美麗、聰明,你有權利去享受幸福,至於我呢?我已坦然的被摒於幸福的門外,我在事實與環境前默默俯首,我已失去了愛與被愛的資格,我也中止了美麗的幻夢。蕩漾在我面前的,是一片苦水,我何忍再拖你置身於水中央!為了答謝你的深情,今後的歲月中,我將不忘為你的幸福而祈禱。

  當有一天我聽說你愛上了一個值得你愛的男子,我將悄悄的流下了淚。這是父親的眼淚,也是情人的眼淚。我將向著遠在天上的白雲低訴:「我曾經真誠的愛過這個女孩子,只為了成就她今日的幸福,我願忍受半生的痛苦、寂寞!」這是不據有,不自私的愛,這是一個東方古國的男子的古怪戀情。我只希望你在歡笑中,偶而能憶起了我──這個以「拒絕愛」來「表現愛」的癡人,我便感到最大的安慰!再見了,可愛的露茜!


作者:張秀亞 (1919~2001)


大宅

國民生產總值:3722


發表於 06-8-2 13:32 |顯示全部帖子

Re: 《一封信》



可有法文原稿嗎 ?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06-8-2 17:04 |顯示全部帖子

Re: 《一封信》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Baby-Kingdom.com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