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宮廷V:第26章 - 蓮達Linda的日誌 - Baby Kingdom - 親子王國 香港 討論區

紫禁宮廷V:第26章

已有 37 次閱讀 18-4-19 12:26

   長春宮古姑姑:「看來皇后鬼魂之說平息了,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是否靜觀其變等待時機?」敬敏:「到了這個地步,就算本宮有耐心等下去,皇上也未必有時間給本宮。」古姑姑:「娘娘說話對極了,皇上剛擇好吉日,準備冊封大典。」敬敏凶狠:「好!是妳逼我。」古姑姑:「娘娘的意思是?」敬敏:「要徹底鏟除前面阻路的人,就要奪其兵毀其器,而和妃最厲害的武器是她的美貌。」

  “早上,承乾宮,燒水處,美姑姑正在為惇怡燒水宮婢過來:「美姑姑,竹林送來了花瓣。」美兒:「嗯。」美兒把花辦散在熱水中

      惇怡寢宮美姑姑把散滿花瓣的燒水帶來:「娘娘,熱水已拿來了,可以梳洗。」惇怡:「行!妳先出去。」美姑姑:「是。」

  “寢宮外,美姑姑返回去工作全姑姑來到:「不好意思,因今早灑過雨水,德妃娘娘要清潔好,才能把花瓣帶過來。」美姑姑愕然:「什麼?」忽然,傳來了惇怡大叫聲:「啞……

      美姑姑全姑姑趕進去,驚見惇怡滿臉流血暈到地上美姑姑大喊:「救命……」全姑姑大嚷:「來人……」美姑姑呼叫:「有人嗎……」全姑姑呼喚:「快過來……

  “永秀宮,康熙餵藥給發呆的小月董海川慌張進來:「皇上……」康熙:「何事大呼小叫,請勿騷擾昭妃。」董海川:「啟稟皇上,大富也不想騷擾皇上昭妃娘娘,只因有急要事要向皇上稟告。」康熙:「什麼事?」董海川:「回皇上,和妃娘娘……

      長春敬敏:「皇上,請勿過分傷神。」康熙:「小月一向對朕體貼,惇怡是朕的心中所愛,她們現在通通出事了,朕很無助。」敬敏:「皇上,御醫還在替姐姐療傷,也許有轉機呢,整個御醫院定能想出妥善的辦法。」康熙:「幸得朕身邊還有妳。」海大富:「孫御醫到。」孫御醫叩見:「微臣叩見皇上。」康熙緊張:「孫御醫,和妃的傷勢如何?」孫御醫:「回稟皇上,和妃娘娘傷口太深,以致借傷成毒。」康熙痛心:「那豈不是花容會受損?」孫御醫:「皇上,微臣已經竭盡所能了。」

      承乾宮,惇怡日夜戴上面紗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康熙來到:「惇怡。」惇怡目不轉睛看著胭脂,卻迴避銅鏡:「皇上,惇怡有1個請求。」康熙輕捉惇怡:「妳說,無論任何事,朕都會答應妳。」惇怡憂傷:「惇怡不想再留在宮中。」康熙扮作會錯意:「朕明白了,妳一定是不喜歡這個寢宮,不如搬去乾清宮長伴朕。」惇怡跪下:「皇上,惇怡想離宮。」康熙跪下來:「惇怡,別走!」惇怡激動扶起康熙:「皇上乃九五至尊,快起來吧。」康熙:「朕在你的眼中,真那麼膚淺?只是愛妳的色相和皮囊?在朕的天下,美女眾多,只要一聲下令,從這裡排隊到城外還不止,但朕偏偏要妳,朕認真對妳說,朕並沒有介意過妳的容貌,妳明白嗎?」惇怡淚滴:「皇上。」康熙揭開惇怡面紗:「只要妳願意面對朕,就知道朕對妳的心意。」惇怡情深望著康熙:「惇怡相信皇上不介意了。」康熙輕撫惇怡:「留在宮中陪伴朕終老。」“2人親吻起來

      長春宮,敬敏侍候康熙康熙半夜驚醒大叫:「啞……」敬敏緊張起來:「皇上,你沒事吧?」康熙:「沒事。」敬敏:「皇上作惡夢?」康熙點頭:「朕這兩天惡夢不斷,沒有1天可以安睡。」敬敏:「何不召御醫診治呢?」康熙:「召御醫又有什麼用呢?朕夢見的是惇怡毀爛不堪的容貌,真的很恐怖,朕怕她受不起。」敬敏:「皇上,是否龍體不適呢?讓敬敏幫你揉一揉。」敬敏替康熙按摩頭穴:「好點沒有?

  “朝早,敬敏替康熙梳洗康熙:「敏妃,朕從這個月開始,每天都要去小月和惇怡的永秀宮和承乾宮,後宮事務暫交由妳代管吧。」

  “康熙49年,新一屆秀女進宮輪選,以佟佳氏楚克最為標緻海大富:「選秀由明日開始分數日進行,每日各有兩旗秀女進宮,明日是鑲黃旗、鑲白旗進行引閱,被皇上選中的秀女,將留牌記名,然後留宮住宿,在啟祥宮等候下1輪的選閱,而不獲記名者,即離宮返家。」

  “海大富正帶同秀女往啟祥宮,途中撞見敬敏和一眾貴人海大富等人行禮:「奴才參見敏妃娘娘。」秀女行禮:「敏妃娘娘吉祥。」敬敏:「免禮。」眾人:「謝娘娘。」郭貴人:「海公公,這一班就是今天,中選的秀女嗎?」海大富:「回貴人,正是,大富正準備帶各位小主,回啟祥宮休息。」敬敏:「大家的天資是不錯,不過心思方面,還要下苦功。」布貴人走上前掃了楚克秀髮:「今天京城風沙很大嗎?」敬敏嘲笑:「身不沾塵,並不單是佛偈,也是宮中的禮儀。」楚克反駁:「宮中的禮儀著重姿勢萬千,小女子自聞不俗,頭髮之所謂風沙,都只是娘娘看不慣眼內吧。」敬敏怒目:「妳叫什麼名字?」楚克:「小女子佟佳氏楚克。」袁貴人:「姓佟佳?妳家中可有人在宮中辦事?」楚克:「我阿瑪是領侍衛內大臣杭冠。」

      長春宮,敬敏對楚克大為不滿,貴人等趁機煽動郭貴人:「以為自己的阿瑪做大臣就很了不起,這個佟佳氏楚克只怕也是,不知天高地厚。」布貴人:「就是,區區入選為秀女,就1副自鳴得意的嘴臉,他朝為嬪為妃,真不敢想像她會怎樣?」袁貴人:「只怕她自恃才貌出眾,目中無人。」敬敏質問:「真的這麼出眾嗎?和昔日的和妃、昭妃相比又如何?貴人語塞敬敏:「在本宮面前,知無不言,說吧。」郭貴人:「這個楚克也確是年輕貌美多了。」敬敏心中妒火中燒起來

  “養心殿,選秀大會海大富:「老祖宗遺訓,秀女晉為答應,當以玉牌為證,凡賞花者以落選論,另作差遣眾人:「皇上吉祥、敏妃娘娘吉祥。」康熙:「平身。」眾人:「謝皇上。」康熙:「大富。」海大富:「喳。」康熙:「無謂誤了吉時,行事吧。」海大富:「大富遵旨。」海大富拿起名冊:「眾人上前聽候皇上點選……

  海大富:「佟佳氏楚克,滿洲鑲黃旗。」楚克上前,康熙看見楚克,從心中笑了出來,對她留下深刻印象,敬敏暗藏不悅

  “長春宮,敬敏氣上心頭古姑姑:「各個秀女都知禮而行,安守本份,不過……」敬敏質問:「不過什麼?」古姑姑:「可能是古兒多心,但經古兒觀察所見,皇上好像是對楚克小主她……特別另眼相看。」敬敏氣憤:「佟佳楚克?」古姑姑:「古兒還打聽到,皇上即日冊封楚克為惠貴人。」敬敏怒火中燒:「惠貴人?     


感動流淚

清新流暢

到此一遊


豈有此理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 Baby-Kingdom.com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