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宮廷V:第29章 - 蓮達Linda的日誌 - Baby Kingdom - 親子王國 香港 討論區

紫禁宮廷V:第29章

已有 34 次閱讀 18-4-23 13:32

   承乾宮,寢室康熙:「惇怡,妳睡醒來啦?剛才小僖話見你暈一暈,真是嚇死朕了。」美兒:「娘娘,傳召御醫過來替妳把把脈吧。」惇怡:「不用了,我沒事,放心。」惇怡作嘔康熙:「惇怡是不是想吐?」美姑姑:「美兒趕快盒盆子來。」惇怡:「不用了,美兒。皇上,不知何故最近常常噁心想吐,胃口很差,很想吃酸的食物。」康熙:「美兒,娘娘天葵來了嗎?」美姑姑:「還沒。」康熙大悅:「妳是不是懷有龍胎了?」惇怡如夢初醒:「我一直以為自己身體不好,我沒想過。」美姑姑:「恭喜皇上、娘娘有喜。」惇怡:「還未肯定真假,不必這麼快恭喜。」康熙:「快傳御醫。」美姑姑:「喳。」惇怡笑臉:「如果是真就最好了,惇怡很希望為皇上生個皇兒。」康熙:「有龍氣蓋住,一定是真的。」惇怡:「皇上喜歡阿哥還是格格?」康熙:「兩個都喜歡。」

  “楊御醫替惇怡把脈惇怡:「怎麼樣?楊御醫,本宮是不是懷孕了?楊御醫有口難言康熙緊張:「娘娘不是有問題吧?」楊御醫:「請皇上放心,不是大問題,只是娘娘鳳體氣虛血弱,下官給娘娘開藥,服了就沒事了。」惇怡失望:「你是說本宮沒有懷孕?」康熙安撫:「沒關係的。」惇怡:「但我好想知道,何以我這麼多年來也沒有所出?」楊御醫:「回娘娘,下官翻查過娘娘天葵記錄,月事經常失調,恐怕會直接影響娘娘的成孕機會。」

  惇怡淚汪汪:「為什麼……為何……」康熙安撫:「不要緊的,朕不介意。」惇怡:「但是我介意,我失去了美貌,再失去了生兒育女,1個作為妻子的內外我都沒有,我實在有愧皇上,皇上還是廢了我吧。」康熙把惇怡擁入懷中:「什麼叫做愛?倘若妳我身份逆轉,妳會嫌棄朕嗎?」惇怡聲嘶力竭:「皇上……

  “竹林,康熙為了惇怡心痛不了,沮喪走過來之時遇上胡融帶著小月在玩扯鈴小月看著胡融的優美姿態,也拍起手:「好……」小僖:「娘娘玩得很靈巧,姐姐看得很高興,小僖很久沒見過姐姐這甜美笑容了。」胡融拉著小僖:「我們一起玩,讓姐姐看過夠。」小僖:「好吖。」小月拍手:「好看……她們喜樂的樣子助康熙重現歡顏

  “延禧宮,楚克邀請衛宜來作客衛宜:「冊封以來,從無妃嬪喜歡接近我。」楚克:「本宮從來不賣任何人帳,只是人怎樣待我,我怎樣待人。」衛宜:「後宮素來跟紅頂白,衛宜一路過來已經司空見慣。」楚克:「對了,妳好像送來了食物。」衛宜奉上食盒:「是呀,來,嘗嘗我的廚藝。」衛宜打開食盒:「哎吔!我真糊塗,妳剛服用了四物湯,不應該吃這個紅油抄手。」楚克愕然:「妳怎知道我服用四物湯?」衛宜:「我進來的時候已經嗅到一股氣味,四物湯乃女子調理身體第1補藥,妳是想為懷孕作準備,是不是?」楚克點頭:「嗯。」衛宜:「敏妃懷上第2胎的事,是不是給妳不少壓力?」楚克:「或許吧,不過本宮倒覺得,為喜歡的人生兒育女,乃天經地義的事。」衛宜:「衛宜明白妳的心意。」

  “長春宮敬敏不耐煩:「古兒。」古姑姑:「什麼事?娘娘。」敬敏:「皇上呢?」古姑姑:「回娘娘,皇上一連8天留在乾清宮,4天去了永秀宮,天擺駕咸福宮,3天臨幸延禧宮。」敬敏怒火:「本宮不是問妳,皇上這幾天到過哪兒,本宮是問皇上今晚怎麼還沒來?」古姑姑:「古兒去問過了,海公公說皇上剛剛翻了牌子,準備去……嬪那裡了。」敬敏發難把桌面的東西,打翻到地上古姑姑:「娘娘小心動胎氣,不要怪古兒多嘴,以娘娘目前的狀況,就算皇上來了,娘娘也不能侍候,何不……」敬敏大喝:「閉嘴!難道天下間的男人,都是為了下半身嗎?

      御花園,敬敏主動帶著燉湯來,不料被康熙婉拒見面,怒氣沖沖的時候,遇見了沾沾自喜的楚克敬敏:「好笑嗎?妳以為這樣就代表妳得寵嗎?能夠一沾雨露就意氣風發目下無人?」楚克洋洋得意:「要敏妃妳獨守空闈,也難免妳會這麼生氣。」敬敏:「妳別以為憑低三下四的手段,就可以迷惑皇上,只要本宮誕下龍胎,妳休想再接近皇上。」楚克:「惠嬪只是聽從皇上的意思,皇上要寵幸我,我也無法阻止。」敬敏:「好!那看妳可以有多大的本事,跟本宮鬥,來日方長,本宮不會讓妳有好日子過。」楚克:「等著瞧!

      長春宮敬敏怒火中燒:「本宮不要回到以前的老樣子,妳快幫本宮出主意,本宮不會虧待妳的。」古姑姑:「古兒記得皇上除了喜歡看娘娘舞姿,還挺喜歡娘娘唱歌的。」敬敏:「現在跳舞只會讓皇上想起惠嬪這個賤人,但歌聲就能讓皇上記起本宮。」古姑姑:「說不定皇上會重新對娘娘好。」敬敏:「對啊!本宮怎麼沒有想到呢?本宮可以去皇上經過的地方唱歌,但是這次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絕不能出什麼紕漏。」

  “御花園傳來鏗鏘聲音:「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紅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康熙陶醉:「誰人在唱歌?

  “御花池,康熙沿著歌聲走到來敬敏心花盛放對著鯉魚哼唱:「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笑春風。」康熙從後聽得如癡如醉,拍起手來敬敏回首:「皇上,原來你在?」古姑姑等人行禮:「奴婢叩見皇上。」敬敏:「敬敏參見皇……」康熙扶助敬敏:「愛妃不必多禮,愛妃的歌喉跟當年一樣好,繞樑3日。」敬敏:「謝皇上,若然皇上不嫌棄的話,敬敏再為皇上唱一曲。」古姑姑:「娘娘,是時候回宮服安胎藥。」敬敏惆悵:「是吖!龍胎重要,但是皇上也重要,怎麼辦呢?」康熙:「愛妃不用惆悵,朕擺駕到長春宮,陪妳服下安胎藥,再聽愛妃優美歌聲,不就是一舉兩得嗎?」敬敏:「謝皇上。」康熙:「海大富。」海大富:「大富在。」康熙:「擺駕長春宮。」海大富:「皇上起駕長春宮。」

      長春宮,敬敏重奪後宮地位,嬪妃爭先奉承,先有安嬪奉上華服敬敏:「梨花?為何會有分離之花?莫非咀咒皇上和本宮?」安嬪:「回稟敏妃娘娘,梨花旁邊繡了桔仔花,兩花並列,寓意吉利。」敬敏洋洋得意:「嗯。」敬嬪奉送金釵敬敏:「這支釵造工精巧。」敬嬪:「鳳凰留駐金釵,錦袍繡滿百花,有鳳來儀。」敬敏意氣風發:「長春宮又開始熱鬧一番,莫非皇上近日流連忘返,妳們也要來沾光?

      御花園敬敏帶著皇十三女溫恪跟康熙相聚:「皇上春風滿臉,心情確是不錯吧。」楚克:「當然啦,皇上先後冊封新嬪妃,怎能不春風滿臉。」敬敏:「倒是的,惠嬪確是克盡已用,但不過良嬪就……」康熙:「敏妃,有話不妨直說,何以閃爍其詞?」敬敏:「皇上,敬敏近日聽聞良嬪,與宮中侍衛姜易過從甚密,據良嬪宮女小荷所說,姜易不時進出寢宮,而良嬪每次都吩咐所有人等退下,獨留姜易於寢宮之內。」康熙愕然:「真有其事?」敬敏跪下:「皇上息怒,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皇上。」康熙:「快將姜易帶上殿。」海大富:「遵旨。」

  “養心殿杭冠押帶姜易上殿:「皇上,姜易帶到。」姜易跪下:「卑職姜易,參見皇上。」康熙:「姜易,妳可曾進出過良嬪寢宮,與她單獨會面?」姜易求饒:「皇上,冤枉,卑職確受良嬪娘娘所託,前往寢宮為娘娘辦事,但絕無苟且之事,娘娘和卑職絕對是清白的。」海大富奉上:「皇上,大富還在姜易房間枕下,發現此手帕。」康熙激動拿起手帕扔掉:「何以良嬪的手帕,會在你房間的枕下?」姜易叩頭:「冤枉,皇上……」杭冠:「皇上,姜易跟隨下官數年,他為人正直,絕不會與人私同,況且是皇上的嬪妃。」康熙:「朕不想再看見他們,此事交由杭冠處理吧。」杭冠:「遵命。」

      乾清宮康熙拿出衛宜送給他的同心結,哀傷地想起敬敏的說話:『敬敏知道皇上是1位明君,可是為了1名嬪,而以皇上威名作賭注,值不值得?敬敏並不是要左右皇上,為了後宮清譽,寧枉莫縱,皇上。』康熙:「良嬪真有紅杏出牆?」海大富:「皇上息怒,絕非皇上天威有損,實在是良嬪命薄如花,受不起皇上寵愛之福,皇上明日還要早朝,皇上,你也該就寢了。」康熙:「擺駕竹林。」

  “竹林,康熙遠處看見胡融,怡然自得的栽種,心中好像釋懷了似的。也許,胡融早察覺康熙憔悴臉容,特地讓他看見自己樣子,給他安慰,讓他充滿力量。最後,康熙一臉笑容離去了,胡融靜悄悄的目送

      延禧宮,姑姑替楚克卸妝克唉聲嘆氣:「唉!姑姑:「娘娘,妳是不是不舒服?」楚克:「不是,本宮只不過不明白,良嬪她樸素簡單,怎想也想不到,她跟姜易有私情?姑姑:「對啊!良嬪那麼善良,絕對不像失德敗行的女子。」楚克:「替本宮擺駕咸福宮。」

      咸福宮,庭園,鳥無生氣,衛宜憔悴坐著楚克奉茶上前:「良嬪。」衛宜接過茶杯:「謝謝惠嬪。」楚克坐下來:「我不會像其他人那樣對妳說,身為宮中的妃嬪,是1件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因為我知道良嬪妳一點也不稀罕。」衛宜:「其實身為女兒家,無論是紫禁城內,還是在紫禁城外,命運也是一樣,相夫教子,待守家中,夫君我沒有了,為何連親兒也不讓我一眼?」楚克:「不管成為嬪妃這條路,妳願不願意走,還是要繼續走,是嗎?」衛宜:「我明白日後的路總要走,有機會煩惱以後要走的路,即代表還有機會洗雪沉冤。」楚克:「我知道妳現時很容易會胡思亂想,但為了八阿哥,要堅持下去。」衛宜:「孕育生命是天職,是責任,也是我們女人的福氣,只要我記得胤禩在等待我,我就會努力活下去。」楚克:「過兩天,是皇上的萬壽節,你想見八阿哥,這個是機會了,本宮會替妳疏通,到時候妳便可跟八阿哥一聚。」衛宜感激跪下:「謝謝惠嬪。」

      萬壽節眾人齊集乾清宮:「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皇阿瑪萬歲萬歲萬萬歲。」康熙:「平身。」眾人:「謝皇上。」溫憲:「溫憲祝皇阿瑪萬壽無疆,福澤綿長。」康熙:「溫憲過來。」溫憲上前:「皇阿瑪。」康熙輕撫溫憲臉頰:「溫憲,妳今天臉蛋像個紅蘋果似的。」溫憲笑臉:「嘻……」敬敏:「皇上對九格格特別偏愛,皇恩澤厚,是九格格福氣。」忽然,傳來胤禩哭聲康熙連忙抱起胤禩:「為什麼哭的這麼厲害?」康熙和胤禩逗趣:「別哭……楚克向海大富打眼色海大富跪下:「啟稟皇上,良嬪娘娘求見。」康熙眉頭一皺楚克:「皇上,既然今天是萬壽節慶,不如就讓良嬪請個福。」康熙:「傳。」海大富:「傳良嬪娘娘。」衛宜進來,康熙側身衛宜進來:「皇上吉祥,敏妃娘娘吉祥。」康熙沒聲不響楚克:「良嬪不必多禮,請起。」衛宜:「謝皇上。皇上萬壽誕辰,衛宜特別預備了1份,用關外毛牛精製的乳片呈獻,願皇上福延萬代,壽與天齊。」姑姑奉上楚克:「到了現在,原來良嬪,仍然心繫聖駕,楚克真是自愧不如。」衛宜:「六宮上下,無人不以皇上馬首是瞻,更何況今天是皇上的萬壽誕辰,為皇上同喜同歡乃是應份的。」敬敏向郭貴人點頭郭貴人:「但良嬪理應知道,皇上看見良嬪,就會想起種種煩惱之事,這樣做,不是有點掃皇上雅興之嫌嗎?」楚克:「小小1個貴人竟敢出言辱及嬪妃?」敬敏:「郭貴人,不得無禮。」郭貴人:「是。」胤禩痛哭起來,衛宜心痛極了康熙大喝:「妳們說夠沒有?是不是想八阿哥哭個不停,你們才安心?」溫憲幫忙和胤禩逗笑:「不要哭……」康熙煩躁:「你哭的連朕的心也痛了。」楚克:「良嬪,皇上抱了八阿哥多時,為何還哭的這麼厲害?」康熙:「快傳御醫。」衛宜:「皇上,不如讓衛宜試一下。」康熙點頭:「好吧。」衛宜期待以久抱起胤禩:「看你的樣子定是肚子餓了。」楚克:「替良嬪預備1碗熱開水,以及1片剛才呈獻的牛乳片。」迪姑姑:「迪兒遵命。」

      衛宜心滿意足餵牛乳片給胤禩,胤禩吃過後睡著了姑姑:「八阿哥真的聽良嬪娘娘的話,這麼快就不哭了。」楚克:「良嬪乃是八阿哥的親額娘,血濃於水,母子連心,八阿哥當然是聽良嬪的話。」衛宜不情願把胤禩交給嬤嬤衛宜低頭:「皇上,衛宜自知沒什麼本事,未能夠再令皇上展露歡顏,衛宜只希望能夠在萬壽節宴會前,先向皇上請安,並未想過要掃皇上的興致,如今衛宜再向皇上一拜。」衛宜行禮:「祝皇上萬壽兩全,衛宜告退。」康熙心軟:「衛宜,一會胤禩醒來,他看不見你,朕怕他會哭,不如一道走吧。」衛宜喜悅:「謝皇上。」康熙:「時辰不早了,無謂令群臣久候,起駕。」海大富:「皇上起駕。」

      溫憲拖著康熙步行,後宮陪同康熙前往養心殿途中嬤嬤忽然大叫起來:「為何八阿哥會這樣的?」古姑姑:「對了,連手也是一樣。」康熙:「抱來讓朕看看。」嬤嬤抱給康熙康熙愕然:「怎會這樣的?」敬敏:「好像是喝過酒,遇上風寒,起酒疙瘩。」康熙怒目衛宜:「馬上給朕試一下牛乳片。」海大富:「是。」衛宜慌張:「皇上。」海大富試食牛乳片:「回皇上,牛乳片內果然有酒。」康熙怒氣:「妳這個賤人,八阿哥還是嬰孩,妳用酒把他灌醉,你以為1個嬰兒會受得起嗎?」衛宜楚楚可憐:「我……」康熙怒罵:「妳為了令朕回心轉意,竟然利用自己的兒子,你怎配做人家的額娘?」楚克求情:「皇上……」康熙怒目:「妳現在馬上朕滾回咸福宮,從今以後,朕不想再看見妳,妳給朕走。」康熙怒不可遏離去衛宜痛心疾首:「皇上……


感動流淚

清新流暢

到此一遊


豈有此理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 Baby-Kingdom.com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