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宮廷V:第32章 - 蓮達Linda的日誌 - Baby Kingdom - 親子王國 香港 討論區

紫禁宮廷V:第32章

已有 22 次閱讀 18-4-25 16:01

   乾清宮古姑姑求見:「古兒參見皇上。」康熙:「什麼事?古兒。」古姑姑:「回稟皇上,敏妃娘娘吩咐奴婢,請問皇上今晚還去不去長春宮?如果皇上有國務纏身的話,那麼娘娘就先行就寢了。」

      長春宮,康熙收起鬱結擺駕來古姑姑等人行禮:「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敬敏:「敬敏向皇上請安。」康熙:「毋須多禮,平身。」敬敏等人:「謝皇上。」康熙:「你們先行退下。」古姑姑等人:「奴婢告退。」敬敏:「皇上,好讓敬敏侍候皇上就寢。」

      寢室,2人睡在床上康熙掃著敬敏秀髮:「敏妃,現在只有妳和朕2人,說實話,朕對妳實在有欠。」敬敏嬌柔:「皇上為何這樣說?」康熙溫柔:「朕日理萬機,有時候確是對後宮事,疏忽大意,致令敏妃費神擔憂。」敬敏嬌娃:「敬敏有幸待奉皇上,為天下人所羨慕,又何憂之有?」康熙引導:「現在只有朕1人,敏妃,如果妳有什麼心事,不妨對朕說。敬敏,只要妳坦誠相對,朕答應妳,一切事情都從輕發落。」敬敏撒嬌:「然則皇上認為敬敏有事隱瞞?」康熙心想:『難道我們的恩情要弄致如斯田地?』康熙柔情:「朕不是這個意思,朕是怕敬敏有心事不和朕說,放在心裡辛苦罷了,若然沒有就真的最好不過了。」

      鍾粹宮康熙:「朕傳召愛妃及各位貴人,是有一事要相告,德妃娘娘返回鍾粹宮,朕感到無比高興,妳們以後一切要以德妃娘娘為先,後宮所有事務全權由德妃娘娘負責。」貴人:「臣妾謹遵皇上旨意,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德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敬敏不服:「且慢!德妃在竹林深居簡出,恐怕未能勝任。」胡融嚴斥:「本宮勝任與否,妳無權過問。」胡融溫柔:「是嗎?皇上。」康熙:「敏妃,妳以後要尊敬德妃,不得胡亂妄語知道嗎?」敬敏不服:「敬敏知道。」康熙:「另外,朕這5會在避暑山莊避暑。融兒,陪伴朕好嗎?」胡融:「皇上,避暑山莊幽靜,最適合和妃姐姐和昭妃姐姐養病。」康熙:「那好吧,全兒,妳替兩位娘娘準備好一切。」全姑姑:「喳。」此時,董海川前來:「奴才叩見皇上、德妃娘娘。」康熙:「朕命你替德妃打造金釵絲綢,有圖樣可看嗎?」董海川奉上圖樣:「請皇上、德妃娘娘過目。」康熙胡融恩愛得很的看圖樣董海川講述:「稟皇上、德妃娘娘,釵上貼有兩朶金牡丹,兩朶花中君子神態不同,寓意如意吉祥。綴以紅寶為蕊,綠寶為莖,突顯皇室風範。衫裙的繡工會以芙蓉花為題,領口兩邊會繡滿芙蓉,淡潔清雅,而特色是領口件半,末端打破慣例,不用綿緞作結,改用彩珠為垂飾,彩珠顏色繽紛耀目,相連成串,走起路來,彩珠隨身擺動,映照光芒,增添美態。」敬敏被受冷落,妒火中燒,更起了殺機此時,門外傳來一聲:「佟佳領侍衛求見。」康熙:「傳。」海大富:「傳佟佳領侍衛。」領侍衛內大臣,佟佳杭冠求見:「微臣參見皇上、德妃娘娘。」康熙:「免,佟佳侍衛來得正好,朕委派你必須貼身保護德妃娘娘,知道嗎?」杭冠:「微臣領旨。」杭冠怒目敬敏,敬敏終記起他是曾被施暴的楚克阿瑪,不得不擱置殺害胡融

      御花園,嬪妃在散步安嬪:「世事真是難料,德妃娘娘一下子就飛上枝頭,成為宮的女主人,真是令人羨慕。」敬嬪:「我就不羨慕了,槍打出頭鳥,她越得寵豈不是越被敏妃所妒忌,惠嬪何故出宮?妳我心知肚明,即是杭冠大人也敢怒而不敢言。」端嬪:「真是無大志,德妃都不知道用什麼手段來迷惑皇上,一下子就由她掌管後宮。」僖嬪:「我可不這樣看,多個人來湊熱鬧不好嗎?別讓敏妃以為只有她1個獨大,我們個個都是小星星,只有她才是皎潔明月。」郭貴人:「可惜這個明月被烏雲蓋頂,看見她憤怒的模樣,我真是打心裡面笑出來。」嬪妃哈哈笑布貴人:「現在多好,無人飛揚跋扈,作威作福。」

      咸福宮,衛宜拿著胤禩的小玩意睹物思人姑姑憂慮回來:「娘娘,迪兒沒用……,迪兒知道八阿哥入冬以來一直久病未愈,每晚哭到三更,哭得氣喘,哭得無力,而且1天比1天瘦。」衛宜眼紅紅:「御醫怎麼說?皇上呢?皇上不可能任由胤禩這樣的。」迪痛心:「敏妃根本沒有把八阿哥的病情,跟皇上透露半句。」衛宜啜泣:「胤禩……

  “胡融帶回胤禛胤祚溫憲回阿哥所,在走廊聽見哭聲胡融:「誰人在哭?」溫憲:「額娘,是八弟,八弟很可憐,每晚哭得筋疲力竭,也沒有人理會。」胤禛:「額娘,八弟是否病了?」胤祚:「病了,為什麼沒有御醫?

  “此時,遠處的衛宜偷偷的來到姑姑:「娘娘,嬤嬤剛出去,她大概半個時辰才回來,娘娘先進去看八阿哥吧,我在這裡把守。」衛宜感激:「有勞了,迪兒。」

  衛宜悄悄的潛進去胤禩房間:「額娘終於可以來看你了。」衛宜拿出小搖鼓:「還認不認得額娘?」衛宜搖著搖鼓:「額娘帶了個搖鼓來給你。」胤禩搖著搖鼓衛宜輕撫胤禩小臉頰:「原來胤禩真的很帥。」在外的胡融也不禁落淚

      鍾粹宮眾人過來請安:「德妃娘娘吉祥。」胡融:「免。」眾人:「謝娘娘。」胡融:「本宮執掌後宮,決定免去小僖其刑罰,恢復其貴人身份。」董海川:「傳溫貴人。」敬敏大喝:「反對!」胡融:「妳憑什麼反對?」敬敏意氣風發:「皇上終日都在本宮長春宮流連,皇上心意本宮最知曉,過往六宮之事,向來都是由本宮管理,德妃亦毋須自找麻煩,無謂管這種閒事了。」胡融嚴厲大喝:「大膽敏妃,皇上臨行時,把六宮掌鳳印的是交給本宮還是妳?敬敏嚇倒語塞胡融嚴詞:「妳不敢說嗎?其他妹妹知道嗎?」眾人跪下:「是德妃娘娘。」門外傳來一聲:「溫貴人到。」小僖華妝到來:「德妃娘娘吉祥。」胡融和顏悅色:「小僖,坐在姐姐旁。」小僖:「謝姐姐。」小僖坐在胡融旁:「姐姐執掌鳳印,顯示春回大地,有鳳來儀。」敬敏大為不甘

      翊坤宮,小僖聚精會神抄寫佛理蒲姑姑:「啟稟溫貴人,董公公求見。」董海川拿著圖樣到來:「奴才參見溫貴人。」小僖:「董公公探望小僖,有什麼事?」董海川奉上圖樣:「德妃娘娘命人設計了幾款珠釵,供貴人入秋之用,貴人看一下,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需要修改?小僖打開圖樣看了一眼就蓋起了董海川愕然:「貴人是不是有什麼不滿意?」小僖嘆息:「姐姐有病,珠釵再美,都沒心情欣賞,還是多抄經文為姐姐、德妃娘娘祈福吧。」

      長春宮嬪妃齊集:「參見敏妃娘娘。」敬敏:「免禮,本宮準備了鳳梨果,各位妹妹一起品嚐吧。」嬪妃:「謝娘娘。」安嬪品嚐:「果然鮮甜可口。」敬嬪:「此品果然只應天上有,謝敏妃賞賜。」敬敏:「這種鳳梨果外表棘手,表面又布滿尖釘,不過內裡卻很甜。所以說凡事只著眼於表面,而不探究個中事實,很容易會被假象蒙蔽,錯失真相。」古姑姑:「娘娘,溫貴人來了。」小僖進來:「敏妃娘娘吉祥。」敬敏:「免。」小僖:「花市盛放,德妃娘娘話許久沒遊園了。」端嬪:「溫貴人,我們難得一聚,不如一起遊園吧。」嬪妃紛紛和應:「好吖……」小僖:「我們不阻敏妃娘娘了,先行跪安。」嬪妃離去了,急急往御花園

      御花園,嬪妃浩浩蕩蕩陪伴胡融遊園全姑姑等人在側撥煽:「娘娘,正值暑熱涼快爽朗。」胡融:「小僖,走近本宮吧,一起涼爽。」嬪妃羨慕不已

  “另邊廂,御花亭,敬敏形單影隻償花,胡融等逛到來古姑姑行禮:「參見德妃娘娘。」杭冠守候上前:「德妃娘娘吉祥。」胡融坐下:「賜座。」敬敏欲坐下來杭冠搶先一步坐下:「謝娘娘。」胡融:「杭冠大人,日理萬機,難得今日春光明媚,應該忙裡偷閒陪本宮遊園才是。」杭冠:「卑職能夠陪伴娘娘一起嘗花,實在不勝榮幸。」胡融:「吖!惠嬪好嗎?皇上告知本宮,惠嬪願意的話,可隨時回宮,地位沒變,不過,皇上向來最遵重寵愛之人,那一切讓惠嬪自行定奪吧。」杭冠:「回娘娘,小女得知後宮鳳印由娘娘掌管,前景明朗,自然身心康泰,回宮之時指日可待。」胡融:「本宮還有件事宣佈,惠嬪聽過之後,更好得快。傳皇上諭旨,八阿哥胤禩即時交回良嬪照料。」杭冠等人:「皇上英明。」

  “鍾粹宮,寢室小僖來替胡融梳頭給她精神鼓勵:「娘娘的頭髮真叫人羨慕,又烏黑,又柔軟。」胡融:「多虧妳姐姐教導。」小僖:「用黑芝麻磨成粉,加點黑豆,還有黃糖,每天喝1杯。」胡融微笑:「謝謝妳陪我,讓我可以放鬆一些。」小僖:「小僖什麼都不懂做,只希望可以逗娘娘開懷一點。」全姑姑:「稟娘娘,敬事房的公公,送來新的金釵和衣裙,在門外求見。」胡融:「快傳!」全姑姑:「是。」胡融:「小僖,妳也一起來看看。」

      大廳,胡融小僖出來小永子:「小永子參見德妃娘娘、溫貴人。」胡融:「免禮。」小永子:「請娘娘過目,看看有什麼需要修改或者更換的?」胡融點頭:「嗯。」奴才打開衣箱,竟然全都都蜘蛛蜈蚣等小僖嚇一跳:「吖!」胡融眼明手快妥善閉上衣箱:「妳們沒事吧。」小僖:「沒事,姐姐。」全姑姑蒲姑姑等人:「沒事,娘娘。」小僖怒氣:「你們這些狗奴才,是誰幹的好事?」小永子等人跪地求饒:「奴才不知道,奴才只知道這衣箱是由敬事送來的。」胡融:「他們沒這個膽子。」小僖:「一定是敏妃做的好事,這種卑鄙的手段,是她慣用的技倆。」胡融:「好!我就告訴妳,我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長春宮,敬敏心情暢快在餵鯉魚門外傳來:「妳們不可以進去……」「敏妃娘娘不在,妳們不可以進去。」小僖:「給我滾開!敬敏從容不迫古姑姑慌張:「娘娘。」胡融:「古兒,妳欺騙本宮說敏妃不在這裡,該當何罪?」敬敏:「是本宮不想看到一些討厭的人,這麼好來看我?敬事房的衣服應該收到了吧?喜不喜歡?」胡融恥笑:「妳以為用蜘蛛蜈蚣就可以嚇倒本宮嗎?」敬敏:「德妃,大家都知道,本宮最害怕的就是蜘蛛和蜈蚣,本宮又怎麼會嚇妳呢?」小僖:「敢做不敢當啊!」敏妃:「妳區區個貴人,膽敢在本宮面前放肆?」小僖怒目相向:「是又如何?敏妃妳做這麼多陰險的事情,不會有好下場的。」敬敏:「連上天都在幫我。」殺那間,胡融把包好的蜘蛛蜈蚣等拋出去敬敏嚇得四處躲避大叫:「啞……」「救命啊……」「很痛呀……」胡融:「這個就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擺駕。佟佳領侍衛,替本宮好好看守這裡。」

  “鍾粹宮,胡融小陪伴皇四子胤禛、皇六子胤祚、皇九女溫憲玩忽然,胤祚失去知覺暈倒,胡融方寸大亂:「胤祚……」小僖:「六阿哥……


感動流淚

清新流暢

到此一遊


豈有此理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 Baby-Kingdom.com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