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宮廷V:第33章 - 蓮達Linda的日誌 - Baby Kingdom - 親子王國 香港 討論區

紫禁宮廷V:第33章

已有 19 次閱讀 18-4-26 12:23

   御醫院,御醫廢寢忘食找出胤祚突然斃命的死因楊御醫:「唉!六阿哥這26進食過的食物,完全沒有毒,而六阿哥的指甲和膚色也沒有發黑,這就證明六阿哥的御膳及糕點,沒有被人下毒。」孫御醫:「這只能證明六阿哥的御膳及糕點無毒,或許六阿哥真的吃了有毒的食物,是我們不知道的。」楊御醫:「會否吃過花生呢?六阿哥對花心過敏的。」孫御醫:「六阿哥或許真的吃了花生,引致氣管腫脹,窒息致死。」楊御醫:「但六阿哥不可能吃得到花生,皇上已吩咐御膳房嚴禁用花生。」孫御醫:「那或許真的有人不知道,又或者有人悄悄地,把花生混入六阿哥的食物中也說不定。」

      御醫大費周章反覆驗證胤祚膳食糕點孫御醫有所發現:「是這個。」楊御醫:「也就是說弄這1盤糯米糍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兇手。」此時,門外傳來聲:「敏妃娘娘駕到……

      鍾粹宮,胡融痛不欲生聲淚俱下抱住胤祚不放小僖陪伴在側:「娘娘。」胡融聲嘶力竭大哭:「吖……」小僖抓緊胡融:「娘娘,不如叫皇上回來吧?」胡融:「我枉為人母,不能枉為人妻。」杭冠:「請娘娘賜微臣死罪,微臣保護不力,令六阿哥枉死。」胡融:「本宮相信杭冠大人克盡己任,只是助紂為虐的人太多了,本宮更要除禍害之人,還妳女兒,我六阿哥,各位姐姐妹妹1個公道。」

      庭園,胡融水汪汪看著薔薇花發呆溫憲跑過來:「額娘……」嬤嬤:「參見德妃娘娘。」胡融蹲下來:「跑得這麼急,來找額娘有何事?」溫憲拿出布偶:「我親手做的,想把它送給妳,每天陪伴妳睡覺。」胡融拿著布偶:「謝謝妳,妳真乖,妳有沒有怪過額娘,沒好好照顧妳?」溫憲搖頭:「我知道額娘疼愛我,我一直都知道。」胡融擁抱溫憲痛哭:「溫憲……

      寢室,胡融以淚洗臉,睡不著覺小僖陪伴在側:「娘娘為了六阿哥,妳更應該保重自己的身子,要是娘娘不顧住自己,又怎麼有能力保護四阿哥,九格格呢?」胡融:「我身為人母,阿哥格格的起居飲食,都要假手於人,他們生病也好,安康也好,我都無法在他身邊照料他們,有時我也懷疑,做這樣的額娘,還有什麼能力去保護他們?」小僖:「做人額娘的滋味,小僖就不會說,但小僖記得,娘娘生六阿哥的時候,痛了11夜,當時御醫說,再這樣下去,可能母子都不保,皇上就立刻吩咐御醫,一定要先全力保住娘娘的安危,為了皇上對娘娘的愛,娘娘更要撐下去。」胡融深深呼吸:「哭破今晚,明朝振作。」

      長春宮嬪妃見風轉舵,來到向敬敏請安:「敏妃娘娘吉祥,妹妹特來向娘娘請安。」敬敏:「免禮。」嬪妃:「謝娘娘……」敬敏:「長春宮冷清多時,真的許久沒試過這麼熱鬧。六阿哥不幸早夭,皇上未有動身之意,令你們終於明白到德妃娘娘再無力掌管後宮,時移世易,以致會到訪,是嗎?」嬪妃啞口無言:「娘娘,我們真的……」敬敏:「行!是真情還是假意,本宮根本從來不計較。」敬敏凌勵目光:「反正妳們懂得顧忌本宮就已足夠,本宮亦不會令妳們為難,一起擺駕鍾粹宮請安。」

      鍾粹宮,寢室,小僖替胡融整理儀容,抖出精神準備作戰全姑姑到來:「娘娘,敏妃娘娘和一眾嬪妃在外求見。」

  “大廳,敬敏意氣風發和嬪妃等浩浩蕩蕩來到胡融一去頹勢從容招駕:「看來敏妃今天精神很好。」敬敏:「相信精神不好只有德妃妳1人,恐怕德妃受到六阿哥的事打擊而一蹶不振。」胡融:「看來,妳實在太低估本宮的能耐。」敬敏敏:「六阿哥喪事在即,皇上未能克日回來,怕且宮中各事,德妃勞累辛苦,都要本宮替德妃分擔,皇上才感到欣慰吧。」小僖:「不是皇上,又怎知道皇上心意?」敬敏:「那她也不是皇上,又怎知道皇上復妳貴人身份的真正心意?本宮要重整後宮秩序,就此告別。」嬪妃:「妹妹跪安。」嬪妃慌忙跟隨敬敏離去小僖擔憂:「娘娘?」胡融:「世事果真是有得有失,小僖,你暫時還別跟敏妃過不去。」小僖:「小僖明白,小僖不會讓娘娘添煩惱。」

  “翊坤宮,小僖在抄寫佛經此時,門外大吵大鬧:「滾開……」小僖:「外面何以如此的嘈吵?」浦姑姑:「浦兒出去看看。」

  “侍衛浩浩蕩蕩闖進蒲姑姑大喝:「何許人?未經通傳擔敢擅闖翊坤宮?」傳來大喝聲:「本宮!」原來是敬敏來勢洶洶來捉拿小僖:「犯人鈕祜祿小僖跪下。」小僖:「本宮身無過錯,妳憑什麼要本宮跪?敬敏大力踏下小僖,小僖痛得乏力跪下敬敏嚴斥:「鈕祜祿小僖,妳這個刁婦,竟然狼心狗肺,枉德妃對妳寵愛有加,妳竟然向六阿哥施毒手?」小僖理直氣壯:「我沒有,妳不要含血噴人。」敬敏:「還想狡辯?休想!妳謀害六阿阿,乃是滔天大罪,論罪當誅。」門外傳來喝罵聲:「大膽!

  胡融聲如洪鐘進來:「誰人敢處置溫貴人?」敬敏聲勢浩大:「本宮!」敬敏振振有詞:「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胡融大喝:「不行!妳話溫貴人有錯要斬要殺,證據何在?既然沒有證據,本宮說話就是命令,本宮話不能斬溫貴人。」小僖振振有詞:「敏妃口口聲聲說本宮謀害六阿哥,本宮何以要這樣做?這樣做對本宮有何好處?」敬敏:「妳奪人命竟然面無懼色,鈕祜祿小僖,妳心腸真歹毒,妳們要證據是嗎?本宮要鈕祜祿小僖無所遁形,傳御醫院楊御醫孫御醫。」

  孫御醫:「花生屬誘發物,毒伏六腑感而發,六阿哥吃了花生,以致風邪誘熱毒,毒攻肺腑,氣促致窒息。」敬敏:「楊御醫,可否言簡意賅?」楊御醫:「回娘娘,簡單來說就是花生中毒。」敬敏大興問罪:「宮中上下各人,都知道六阿哥不能夠進食花生,到底誰給六阿哥吃花生?」孫御醫無奈:「回娘娘,六阿哥在病發之前,曾經吃過糯米糰,而糯米糰裡面又摻有花生蓉餡,聽宮婢說,這些糯米糰是溫貴人做的。」小僖愕然:「德妃娘娘,冤枉,小僖所做的糯米糰,裡面絕對沒有花生蓉。」敬敏大喝:「不容妳狡辯,孫御醫和楊御醫已經證實,妳做的糕點裡面有花生存生。」胡融怒目:「那都可以是栽贓嫁禍,楊御醫,妳可以肯定糯米糰之中的花生蓉定是溫貴人親手下嗎?」楊御醫:「回娘娘,下官不肯定。」敬敏:「那為了證明溫貴人的清白,倒不如讓侍衛在寢宮搜查。」敬敏勝券在握:「就傳德妃最寵信的杭冠來帶人搜查吧。」小僖無知:「娘娘,小僖問心無愧,請杭冠大人立刻派人去搜查。」胡融心知不妙

  “杭冠在眾人面前搜查,料不到有所發現,發現了個可疑盒子小僖錯愕:「這是什麼盒子?」敬敏洋洋得意:「還不打開?不是想在眾目睽睽之下有所包庇,難道你們是一夥?杭冠騎虎難下不得不打開,原來是花生衣敬敏:「現在真相大白,鈕祜祿小僖處心積慮謀害皇上的骨肉。」小僖眼泛淚光:「德妃娘娘,冤枉,小僖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皇上和娘娘之事。」敬敏喝罵:「妳太令皇上失望了,在弄給六阿哥的糯米糰中放下了花生蓉,所有人都知道六阿哥對花心過敏,若然誤吃花心食物,嚴重起來會斃命。妳並無所出,怕難保宮中地位,所以就動殺機,對宮中阿哥逐一施毒手,這次是六阿哥,恐怕下一次是四阿哥。」小僖爭辯:「我並沒有殺六阿哥,我是被人設局謀害。」敬敏:「妳以為憑幾句話就可以斷定,自己是無辜的嗎?來人!把這個賤人凌遲處死。」胡融大喝:「住手!」敬敏:「事實勝於雄辯,莫非德妃想隻手遮天吧?」胡融:「是否隻手遮天?論不到妳胡言亂語,本宮乃奉皇上之命掌舵後宮,只要皇上1日還沒回來,妳都不可以處置溫貴人,溫貴人是生是死?本宮話要等皇上回宮,方能定奪,不是憑妳章佳敬敏幾句妄語,就能決定。」敬敏洋洋得意:「現在德妃還能掌舵後宮嗎?」敬敏意氣風發:「若然德妃在皇上心中是舉足輕重的話,為何你們六阿哥被謀害如此大的事,到現在皇上還愛理不理?皇上寧願留在熱河,都不想返回宮中,莫非當年德妃懷有六阿哥時所傳出的流言蜚語是真的?皇上對德妃妳毫無留戀,試問現在皇上還會讓妳掌舵後宮嗎?胡融奈何不了的語塞敬敏命令:「犯人鈕祜祿小僖謀殺六阿哥,證據碓鑿,當判以凌遲處死,杭冠還不押她出去。」杭冠反抗:「杭冠只會聽命德妃娘娘。」敬敏:「言則,你即是以下犯上?」敬敏勒令:「副統領侍衛。」副統領侍衛把刀駕在杭冠脖子上:「遵命!」副統領侍衛下令:「如今證據確鏧,一定要嚴加懲治,以慰六阿哥在天之靈,拿下犯人鈕祜祿小僖。」小僖被侍衛拿下:「德妃娘娘……小僖冤枉……」胡融大喝:「本宮身為六阿哥額娘,比任何人都著急將真兇正法,不過此事仍有疑點,不應該將溫貴人倉促定罪,應該仔細調查,侍衛不得妄為。」可是,胡融阻止不了侍衛押走小僖,杭冠又被刀刃架頸,心中徬徨極了殺那門,傳來聲:「聖旨到……


感動流淚

清新流暢

到此一遊


豈有此理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 Baby-Kingdom.com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