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宮廷V:第35章 - 蓮達Linda的日誌 - Baby Kingdom - 親子王國 香港 討論區

紫禁宮廷V:第35章

已有 17 次閱讀 18-4-27 12:34

   皇宮,長春宮古姑姑來了:「娘娘,古兒收到消息,皇上回到宮,什麼地方也不去,正趕來長春宮跟娘娘相聚。」敬敏喜悅:「皇上終於回來,既然第1處要到的地方是長春宮,即是本宮在皇上心中地位無人能及,本宮要這個德貴妃不得好死,本宮要母儀天下。」敬敏大笑:「哈……」門外傳來大喝聲:「母儀天下,妳配嗎?」敬敏愕然:「是妳?」惇怡閉月羞花來到:「陰險歹毒、卑鄙無恥,全部都寫在妳臉上了。」敬敏:「妳怎麼會回復美?」惇怡痛心掌摑敬敏:「要醒吧。」敬敏怒氣:「妳居然敢打本宮?」惇怡再次掌摑敬敏:「醒來吧。」惇怡倒在地上:「皇上……康熙等人來到敬敏起來抓住康熙:「皇上,皇上來得正好,她居然動手打敬敏,求皇上賜她死罪。」康熙:「她打過妳嗎?朕可沒看見。」敬敏錯愕:「皇上?」康熙怒目敬敏:「朕所見的只是妳自己打自己,勾心鬥角一向都是妳最能幹的把戲,區區兩巴掌算得了什麼?」敬敏楚楚可憐:「皇上?」康熙大喊:「來人!給朕抓住她。」杭冠來到:「是。」敬敏:「皇上?杭冠等人抓起敬敏敬敏掙扎:「放開我,你們這些狗奴才。皇上,你為什麼這樣子對敬敏?皇上。」康熙:「朕今天一定會跟妳說個明白。大富。」海大富:「是,皇上。」海大富帶著精神奕奕的小月、胡融、小僖來,敬敏大愕不妙敬敏懇求:「皇上,你千萬不要聽信奸人唆擺。」康熙怒指古姑姑:「那麼這個是不是奸人?」古姑姑嚇得跪下來:「求皇上開恩。」小僖:「到底姐姐胎死腹中一事,是何人所謂?來龍去脈是怎樣?」古姑姑慌張:「是敏妃娘娘命令古兒趁太監一時不慎,將黃花夾竹桃混入昭妃娘娘茶壼之內。」康熙:「黃竹夾竹桃?」揆敘:「回皇上,黃花夾竹桃,全株有毒,誤食會引起流產、腹痛,微臣相信,昭妃娘娘不知不覺服下,引致滑胎。」敬敏:「皇上,你不要聽古兒一面之詞。」胡融:「一面之詞?昭妃姐姐之所以失瘋,全因妳在親手縫的百衣結裡縫上了曼陀羅花粉在內。」揆敘:「若非微臣得悉昭妃娘娘中了的毒是曼陀羅,微臣也沒把握解除昭妃娘娘之毒。」敬敏回想:「曼陀羅?」胡融:「妳懂得花毒,本宮也懂得,本宮在妳膳食中混合了郁金香調味,這種花藥可令妳頭昏腦脹,若非心中有鬼,本宮又怎能輕易得知是妳害死皇后?妳還記得妳在長春宮庭園看見的曼陀羅嗎?是本宮刻意安試探妳,倘若不是妳曾經打算用曼陀羅種子害本宮,本宮也猜不著。」古姑姑:「皇上,敏妃娘娘一直對其他娘娘心存怨恨,深深不忿,所以不僅害得昭妃娘娘失瘋、和妃娘娘毀容,害死了孝誠仁皇后,錯手把平妃娘娘推倒石頭上,最後就是六阿哥了。」康熙痛心疾首:「只怪朕一時心軟,沒有早早處死妳,否則胤祚不會枉死,皇后、小月、惇怡還有融兒。」敬敏跪地求饒:「皇上……敬敏知錯了,皇上。」康熙嚴斥:「妳以為朕完全不知情嗎?妳實在叫朕很痛心,妳確實做出這種事情,妳何故這麼陰險毒辣?妳真是好事多為,一錯再錯,原本朕打算給妳機會坦白從寬,將妳酌情懲罰,但是現在……絕不能赦。」敬敏哭求:「不要呀……皇上……不要……」敬敏跪走到惇怡前捉住她:「姐姐……,妳幫我向皇上求情,皇上最聽妳的話,是不是?姐姐。」惇怡泣然側目敬敏泣求:「姐姐……,妳說句話,姐姐……」敬敏跪回康熙前:「皇上……,我求求你,不要……皇上……敬敏過分激動而暈倒惇怡緊張:「妹妹……」康熙:「來人!先將敏妃押回寢宮。」

  “寢宮,揆敘替敬敏打脈惇怡:「納蘭大人,敬敏她怎麼樣?」揆敘:「啟稟皇上、娘娘,敏妃娘娘脈裡按之流利,懷有龍胎。」惇怡跪下:「皇上,惇怡知道敬敏十惡不赦,但請你乃念她腹中孩兒,一切待她生了下來才說好嗎?」康熙:「既然惇怡還這麼關心敏妃,那容後再說吧,擺駕。」

  “鍾粹宮,胡融御去濃妝脫去華衣康熙緊張:「融兒,妳真不能為朕留回鍾粹宮嗎?」胡融:「我只願意為小玄子留在竹林,經與敬敏一役,我更享往清清淨淨,與世無爭的日子,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過最平凡的生活,我可以栽種我們最愛的薔薇花,也可為我們皇兒織衣,床上要舖上我親手縫製的百家被,跟皇上百頭階老,只要皇上不嫌棄竹舍就行了。」康熙:「融兒?」胡融:「我話不留在鍾宮,沒有話不留小玄子在竹林,在我們的家。」

  “寂靜無聲的7個月裡,無數的孤苦伶仃的歲月,讓她想起了康熙的好,心中苦等他的駕臨,可是歡笑聲不再了,淚水滴著滴著殺那間,敬敏復痛難當起來:「啞……皇上……

      敬敏辛苦分娩過後,接生嬤嬤臉有難色抱住皇十三字胤祥,跟御醫竊竊私語敬敏緊張:「是小阿哥嗎?」接生嬤嬤:「恭喜敏妃娘娘,的確是小阿哥。」敬敏喜悅起來:「給我看……接生嬤嬤把胤祥給敬敏看敬敏驚訝慌張:「何以小阿哥全身紅腫發紫?還有很多水泡?他為何不哭?為何會這樣?小阿哥會不會有事?」敬敏哭泣:「是額娘罪孽害了你嗎?」敬敏激動痛哭:「皇兒……皇上……」接生嬤嬤著慌:「不好了……,小阿哥全身抽搐。」

      竹林海大富衝進來:「皇上……」康熙:「大富,什麼事?」海大富跪禮:「恭喜皇上,敏妃娘娘為皇上添了1位小阿哥。」胡融:「皇上,你不如去看小阿哥,稚子無罪。」海大富:「皇上,請皇上見小阿哥之前,要有心理準備。」康熙:「為什麼?」海大富:「回皇上,因為小阿哥患上赤游丹症。」胡融:「什麼病來的?皇上,傳召納蘭揆敘吧。」

      長春宮揆敘診斷:「小阿哥皮膚,殷恭紅腫,壯熱神昏,並有抽搐,明顯是火毒內陷,需要解毒卸火,開竅熄風,至少要服27日藥,還有……」敬敏虛弱追問:「還有什麼?」揆敘:「此27日是小阿哥最關鍵時期,如果不能夠扭轉乾坤,便情況堪虞。」敬敏跪下哭求:「皇上,敬敏求皇上,一定要救小阿哥,小阿哥無辜,小阿哥不可以出事。」惇怡:「敬敏,放心,皇上不會讓小阿哥出事的。」康熙:「納蘭御醫,朕命令你,無論用任何方法,一定要治好小阿哥。」揆敘:「喳。」康熙:「海大富,傳朕口諭,宮中齋戒4,在小兒神佛堂,為小阿哥點長明燈祈福。」海大富:「喳。」敬敏叩頭:「謝皇上。」

      深宵時份筋疲力竭的敬敏還不願休息,撫摸皇十三字胤祥:「皇兒,何以我費盡心思,千算萬算,總是不如天算,額娘真不明白,莫非上天怪我,太心狠手辣,不肯幫我,你是我懷胎的嫡親骨肉,如果失去你,即使能挽回皇上,讓我當上皇后,恐怕額娘只會,寢食難安,強顏歡笑。老天爺,你告訴我,我可以為孩兒做什麼?

      朝早,筋疲力盡的敬敏小睡一會醒來了,急不及待走往胤祥床邊,輕撫胤祥,胤祥竟對她微笑,還笑出聲來,好像什麼都沒有了敬敏激動抱起胤祥痛哭:「胤祥……敬敏雖誕下了皇十三子胤祥,她一生盼望生阿哥,但現在一點也不快樂

      承乾宮美姑姑跑回來:「和妃娘娘……」惇怡緊張:「怎麼樣?胤祥情況如何?」美姑姑:「託皇上和娘娘鴻福,十三阿哥在鬼門關,總算繞了1個圈,化險為夷,轉危為安。」

      乾清宮海大富奉上牌子:「皇上,今夜在哪兒歇啊?康熙翻了牌子,竟是敬敏海大富:「皇上擺駕長春宮。」康熙大怒:「朕何時說過?康熙大力扔掉牌子,海大富跪下康熙怒火中燒:「朕說過了嗎?海大富叩頭康熙怒不可遏:「你敢假傳聖旨?」海大富慌亂:「大富不敢,大富該死。」康熙怒吼:「敏妃的綠頭牌不應該擺在這裡,如今卻擺在這裡,是不是收了她好處?」海大富慌張:「沒有……,大富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此時,惇怡在門外:「不關他事,是我自作主張。」惇怡進內跪在康熙前:「如今惇怡知道,皇上對敬敏再沒半點留戀,她也沒資格侍候皇上,一切全是她咎由自取,她罪大惡極,惇怡半點不怨人,可是她始終是惇怡妹妹。」惇怡叩頭:「求皇上放敬敏1條生路。」 


感動流淚

清新流暢

到此一遊


豈有此理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 Baby-Kingdom.com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