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3

2.9K

【薯B他媽的故事】私院生產全紀錄 疫情下陪產唔容易!

新冠肺炎下佗B生B,實在會令新手爸媽更加擔心。想特別紀錄一下薯B在這氛圍下的出生過程。疫情下生B 身為爸媽都憂心重重,但原來BB早已有全盤計劃?

薯B的預產期本來是 8月4日,早已決定在浸會醫院順產。但由於第三波疫情越來越猛,公立醫院早已取消了陪產安排。而在7月24日亦有消息指浸會醫院自7月27日起,所有入院人士必將持有72小時內的陰性肺炎檢測報告才能入房,而且不設全程陪產,爸爸只可以在開了十度時才能入產房陪伴。收到消息,我跟薯爸和一眾即將生B的朋友們都很迷惘,順產(穿水、陣痛、見紅)入院又如何有72小時檢測報告?是要每3天檢測一次嗎?醫院會安排做檢測嗎?費用是多少?爸爸需要做嗎?如果爸爸檢測是陰性,可以全程陪產嗎?如果檢測是陽性就要到公立醫院生B嗎?真正十萬個為什麼!

更多文章:薯B他媽的故事:孕媽媽貼地好物推介

7月25日  (薯B  38W4D)  到私家產科醫生產檢

由於疫情變化太快,醫院的政策也不停在改動修正,連醫生也未能掌握最確切的消息。但醫生指的確有孕媽媽因為居住在有確診患者的大廈,而未能在私家醫院生產,需要到公立醫院。

醫生替我做了宮頸檢查,說我宮頸的狀態和薯B都準備好隨時出世。因為疫情的變化太快,建議我們可以安排一日入院催生。好讓我們有足夠時間準備做檢測等事項,避免太多未知數。

由於我和薯爸始終覺得在私家醫院生BB會比較理想,經過一番討論、安排陪月姨姨早點開始照顧、爸爸的假期之後,我們決定7月26日到浸會醫院做肺炎檢測,7月29日便入院進行催生。

更多文章:薯B他媽的故事:大肚相作戰攻略

7月26日 (薯B  38W5D)

早上大約9點,我吃完早餐打算再補補眠,晚一點到浸會醫院做肺炎檢測 。但回到床上,就感到有M come的感覺,馬上到洗手間檢查,發現有點血絲。不過醫生曾提醒,做宮頸檢查後有點血絲是正常現象。所以,我換了一塊乾淨的護墊又回到床上。未幾,又有一陣 M come的感覺,而且這次的流量明顯更多。我又到洗手間去檢查,當時整塊護墊都濕透。「水」一邊流,但同時我又能weewee。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穿羊水,還是只是大流量的分泌。但過了十多秒「水」又停了。以我之前聽朋友的經驗,穿水應該是長流不止的,這種間偈性的,究竟是什麼?

馬上在友人之間的「媽媽group」詢問一下有經驗的媽媽。然後,決定再觀察一下看看該如何。而這一刻,先沖涼洗頭,以防真的要入院生B就好幾天無法洗澡了。但當我才剛開始沖身,一股暖暖的「水」又湧出來了,這下我就開始確定自己是穿羊水了。馬上通知產科醫生,並出發去醫院。這下子,「走佬喼」內的孕婦M巾便大派用場,因為雖是間偈性穿水,但流量絕不是普通「特長」M巾能吸收得了。

一路往醫院路上,心情還是輕鬆的,因為只有穿水沒有任何陣痛。反倒是看得出薯爸很緊張,都不發一語的。

大約10點半到達產科登記入院,兩位姑娘幫我們辦手續,也處理了差不多20分鐘。有很多同意書要簽署,主要都是有關各項麻醉針、突發剖腹、各項收費的文件。還有產科醫生的入院信、公立醫院的檢查報告等。一直以來,我都把所有私家、公立的產檢報告都放在同一個file內,所以沒有漏帶文件的情況。另外,也可以選擇自費的BB檢測可選擇,包括:代謝病檢查、聽力檢查等等。

然後要度高、磅重、抽血。抽血是萬一有突發狀況都可以方便配血。
最後,還有剃毛毛和清大便。

之後就是由姑娘負責的內診,檢查宮頸狀況。內診是超級超級痛的。我覺得內診可算是僅次於陣痛的痛。每次內診,我都會痛得握緊被單。姑娘還會檢查M巾,看看羊水的顏色。當時,姑娘說我的羊水帶點微綠,屬於「唔靚」。因為正常的羊水應該是清澈的。帶黃帶綠,有機會是BB在肚子內poop poop了,污染了羊水。這代表BB出了些狀況。但姑娘也安慰說情況不算太差,只是淡淡的綠色。先通知醫生我們的狀況,再決定是否需要催生或進一步的處理。

更多文章:薯B他媽的故事––Are You Ready?

大約11時15分進入待產室,把儀器綁在肚子上,探測宮縮頻率及薯B的心跳。這時我開始有一點點「痛」,但仍十分輕微,就像最初級的 M痛。另外,姑娘給我一個按鈕,叫我每感覺到一下胎動就按一下作紀錄。平日薯B十分活躍,無時停,但那刻卻沒有太多動靜。姑娘說可能是宮縮不算頻密,或是儀器的位置對不準薯B。然後,又再幫我檢查M巾的羊水,羊水由微綠變成微黃,是有好轉的意思,但始終不夠清澈。但不知為什麼,那刻仍沒有太擔心太緊張,一心只想著跟隨醫務人員的安排。

 

在待產室不到半小時,姑娘就說醫生建議馬上落催生藥入產房。由於羊水已穿,必須在24小時內生產,加上羊水不清的情況,盡快讓薯B出世是目前最安全的做法。由於本身已打算遲幾天會入院催生,所以也就沒有太多的考慮,最緊要薯B健康。

12時多,我已換好手術袍,被推到產房。由於是新冠肺炎新政策生效前的最後一天,薯爸也可以換上了手術袍全程陪著我們。想想,薯B的安排也不錯,選了在這天穿水,讓爸爸媽媽都可以見證著他出生的整個過程。遲一天入院,又要做肺炎檢測,薯爸又無法全程陪產了。

起初我以為產房像手術室一樣,就是看「白色強人」會看到那種燈光昏暗只亮著手術燈,神密又有點嚴肅、凝重的氣氛。但原來是很光猛,而且牆上貼了小鳥、樹林的wall sticker,像是幼稚園一樣。姑娘還問我想聽音樂,還是要看電視。對的,產房內有部大電視,讓媽媽陣痛初期可以解解悶。

由於打了催生,差不多十幾分鐘後,就開始有陣痛了,但十分輕微。還記得,當時姑娘問我十級是最痛,現在有幾級痛。我說:「零點幾啦!」姑娘馬上笑說:「勁呀!你平時都有M痛?有M痛的媽媽,忍痛能力都較高!」那刻,我很沾沾自喜,認為自己一定能靠自己挨過這10級陣痛。

待續...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