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2

5.8K

投資怕執輸 最終多大輸

若問投資最大錯誤,人多認為「不肯止蝕」必穩佔首位。然而愚見是,人有我無、錯失機會帶來的嫉妒、恐懼(fear of missing out, FOMO),才是最大問題。不肯止蝕,終極處理方案,是交由別人執行,釜底抽薪;FOMO卻曾令全球最頂尖的交易者,經驗值一掃而空,轉眼間兵敗如山倒。

專門記載投資大師著名敗績的《從本能交易到紀律交易》(Big Mistakes,作者Michael Batnick)一書,記有索羅斯前副手鄧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何以因FOMO引發生平最大敗仗:1999年,鄧氏本看淡估值高昂的科網股,押注$2億(美元,下同)沽空。數周後,泡沫非但沒破,反越升越有。5月份,量子基金已損手$6億,年初至當時回報為負18%。鄧氏自問與市場脫節,遂聘請一年輕交易員,代其上陣。到出席年度媒體及科技大會後,更添信心,再聘一員,並提供更多資金予前者。據其回憶,兩名新人買賣的,皆是連名不經傳的「放射性毒股」,但非常時期非常做法,竟搏得35%回報,基金重拾正軌。

縱橫市場廿載的鄧肯米勒,完全明白一己優勢,在於判斷經濟走向,而非投機科技股。對於基金所持科網股,鄧氏如坐針氈,決定獲利回吐,重返自己的主戰場:宏觀趨勢操作。當時,他看好新生貨幣歐元,卻出師不利;虧損以外,旗下兩名新手,繼續炒網股日進斗金,向他帶來龐大的心理打擊。當被別人超越的恐懼,全然蓋過對泡沫的警戒,就是犯下大錯之時。為免繼續被後生「搶戲」,鄧氏再度大手投入科網股。

有趣的是,從鄧氏在泡沫爆破前,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明顯可見他是行為失誤,而非分析錯誤。他清楚告訴記者:「我不看好眼下的市場。我認為應該減持。我不想像史坦哈德(Michael Steinhardt,著名基金經理,1994年債券危機中,基金折損三分之一價值)般,被人抬出場。」口裏說不,倉位卻很誠實,持股水平不減反加。單是一支VeriSign(VRSN),由$50買到$240,已投入$6億。

當泡沫開始爆破,科技股大跌,VeriSign也跌至$135。連索羅斯也想減持,鄧氏卻一意孤行,堅持該股可獨善其身。納指於2000年3月至4月間,25日內下跌34%。到塵埃落定後,VeriSign由高位計最多累跌98.5%。

鄧肯米勒事後承認,自己賭過了頭。該年量子基金回報為負21%,資產總值由1998年高位$220億,縮減$76億。他對這次慘劇的總結,至為悲憤:「我買了$60億科網股,6星期內,就輸去$30億。我學到甚麼教訓?甚麼也沒有!我早已知道不應如此,奈何情緒上的無助感,令我不能自拔。」

蒙格曾以老頑童的口吻指出:關心別人賺錢比自己快,是種致命的罪。嫉妒是愚蠢的罪、唯一一種不可能得到任何快樂的罪行。當代炒神之一,輕輕一犯,就不見九、十位數字,我等凡人,豈能不多加小心?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月薪嬌妻如何選擇ETF?

理財個案--年輕人炒股輸$10萬求翻身

理財個案--28歲3年上車!

月薪嬌妻應買入ETF收息嗎?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