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6

5.6K

鍾記D100訪問

早前我們的blogger好友鍾記被邀請到D100《投投是道》接受訪問,又有機會學習,真好。主持人單仲偕原來是鍾兄的同學仔,真是有緣人。

追蹤了鍾兄的blog多年,很難再發現新鮮點子,他於節目上所提到的也大概是說過多遍的財務知識。其實這也是硬橋硬馬的價值投資,根本不用太多新招、花招。試想想,若理念經常換來換去,數月前話股市還可升多N季,數月後又話股市已進入熊市了,你還想學他那套嗎?

整個訪問氣氛很好,其中一個原因是主持人當中,李慧玲當一位layman,即門外漢、初學者,她代表一眾門外漢、初學者提了很多極之基礎的問題,讓鍾兄有機會解釋好多初談投資的概念,例如安全邊際、估值、操作,這很不錯。當然,我不清楚李小姐真的對投資完全不懂,還是假裝無知讓節目更好看。

有一段,李小姐問,若散戶不懂估值,不想看年報,或不懂看年報,這是否不可以買股票呢?鍾兄回答得很妙,他大意指這就要放棄選股,反而按市況高低做對事。例如,按市況差時,甚至於股災中,投資者其實不用花太多時間選股,到股市低迷時,亂買幾支也可。

其實這個說來容易,亦極之合理,但真正做得到卻很難。試想想,能於沙士、金融海嘯、歐債危機等時期大手買股票,還要對股票估值一知半解者,實在是「不正常人類」。當然,若真的能做得到,這的確可行。

訪問中提到一則財經新聞,指於騰訊股東會中有位年輕股東接收了爸爸多年前買入的騰訊股票,現在已經不用幹活了。鍾兄以這個例子帶出股票分析,記得多年前的騰訊只有QQ,連微信都未推出,指其實當時要成功預計騰訊日後的大升,其實不容易,相比之下,當時要預計有牌照壟斷性的港交所會大升就容易得多。

不少投資者都認為投資需要預測未來,我記得電影《奪命金》中飾演幕後莊家的尹子維解釋投資就是預測未來,我看時其實不予苟同。被問到這個題目,鍾兄也不認為投資股票需要預測宏觀經濟,他舉了三位大師之言,分別是Howard Marks、巴菲特與Peter Lynch。

鍾兄再分析一下,靠預測宏觀經濟而作投資獲利是多麼難度高。首先你要成功預測到宏觀經濟,有誰猜到侵侵明天會在Twitter說什麼呢?即使猜中了宏觀經濟,還未夠,還要猜中市場反應。例如加息了,股市會跌還是升?要看看市場怎去理解這個「加息」。

最後一提,我發覺鍾兄於不同場合所說的財務知識內容都大致相同,與上堂、著作等內容都十分一致,這首先證明了他知識分享的一致性,沒有朝令夕改,是一套很堅固的理念。另外,這還證明了鍾兄一點也不吝嗇分享,不會對分享內容遮掩,真心想把知識傳承。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壞消息出現,股市必定會下跌?

減持金蝶(廿九)

《資產配置 逆向思維》出版預告

值得思考的問題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