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0

488

後「送中」條例時代的香港

經過一連兩個多星期的反佔中示威,不論支持還是反對「送中」,也不論誰是誰非,不管是誰指責誰,事情可以說由政府出來決定暫緩而告一段落,至於是否有人要負責,有人要下台,那是政治問題不在此詳細討論。但進入後「送中」條例時代,香港人要面對的,卻是政治問題對經濟問題的影響。

首先不管「送中」最後結果如何,這次事件對香港的未來影響可以說是重新的一次大洗牌。不能說今次條例暫緩對香港的經濟沒有任何影響。自從香港回歸20多年,來自大陸的資金,無論是經過合法渠道,還是一些地下渠道,都很大部份停泊在香港。簡單一點來說,不要以為香港的銀行結餘自然增長到今天這個水平,錢來到香港停留在香港,只有幾個地方能去,要不就投放到投資工具,例如股票市場或物業上,要不就存放在銀行。所以,香港銀行結餘的增長,很大程度上來自大陸的貢獻,否則以香港過去20多年GDP每年的增長,即使考慮到GDP和M2的關係,也不可能會有今日的水平(P.S. 雖然很多人仍天真的以為國內來港的資金只有合法的渠道,但其實灰色地帶的資金才是最難以統計的鉅額,否則香港的兌換店,不會遍地開花,難道賺每個遊客每天換個一千幾百能盤據各市中心旺區,開到成行成市)。而這次條例的擬立法再暫緩,對香港的資金池不是沒有影響的,先不說所謂合法合規的資金來港可能需不需要擔心的問題,但灰色地帶來港的,只要條例一天有可能存在,一天代表脖子架在斷頭台上,隨時有可能“炒家”,除非這些金主真的天真到以為他們的錢留港就不會有一天給充公。這些游資不論是多是少,考慮到安全性,最簡單的一步肯定是先行部分撤離香港,比較合理是放到附近的國家,例如新加坡。簡單說,新加坡和香港在競爭資產管理這一行業,這次真的悶聲發大財,不用說聲多謝,資金生意滾滾來。所以為什麼這次反對的聲音,也有來自商界、會計界、法律界等,一個條例下來,對這些人來說就算不影響個人人生安危,對他們的生意也有影響。

可能某些人會說,香港金管局不是說銀行結餘沒什麼影響嗎?如果沒有影響,就不會見到陸陸續續有香港銀行上調存款利率,最近連二線銀行例如大新銀行也感到存款流失的壓力要上調存款利率。如果不是資金流失,難道銀行開善堂,給大眾市民增加利息消消反「送中」的氣?想想也不可能,所以一邊是金管局你有你說沒問題,一邊是各家銀行真金白銀的行動去搶存款。本人相信銀行的行動多於金管局的死數據。更何況香港沒有資本管制,隨時一個鍵就可以把資金調到世界各地。

香港一直希望做到亞洲區的資產管理中心,過去20多年香港的金融發展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賴於大陸資金,形成現時股市半邊天是中資的,資產管理中心管理的大部分是來自國內富豪的資金。可惜的是一場政治運動自毀長城卻是始料不及。在香港政治體制不能明確,風險管理下,未來香港作為大陸富豪資產管理中心的地位,相信有一部分功能會給新加坡取代。只能夠說在香港剩下不多的產業中,多得強硬去推一條本來沒馬上逼切性立法的條例,覺醒了不少國內富豪對資金安全重要性的關注,將香港經濟推向更水深火熱時代。後「送中」時代的香港經濟,相信只會更為脆弱,中國對香港的控制,在這次社會運動後,相信只會有加沒減。而香港想成為亞洲金融中心的夢,只能越來越遠,這是所有人當初沒有想到的。至於大灣區對香港的影響,就留待下次再討論。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