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9

621

【親情篇】Shall We Talk? 媽媽: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豆大的淚珠從阿儀眼框湧出,正如往常一樣,每當我們的話題觸及她的媽媽,她便按捺不住內心的悲傷,淚如雨下,哭得令人心痛。這與平日開朗健談的她簡直判若兩人。

「陪我講 陪我親身正視眼淚誰跌得多
無法講 除非彼此已失去了能力觸摸
鈴聲 可以寧靜 難過 卻避不過
如果沉默太沉重 別要輕輕帶過」

這段歌詞正正是阿儀心中最深處的期盼,阿儀在單親家庭長大,但自少便與外婆及阿姨同住,每逢週末才會到母親家留宿,在小女孩的心目中,媽媽是一個行為古怪、脾氣暴燥的人,情緒經常大起大落,有時又會迷迷糊糊的,整個人像離了魂似的,更經常用言語去傷害阿儀,這令她與媽媽相處時感到很大壓力!且以媽媽的狀態連照顧自己也乏力,更遑論照顧阿儀,加上媽媽的家都堆滿雜物,阿儀形容媽媽購物成癮,故她很多時會借故減少去探媽媽。

更多文章:【藥物成癮】面對失婚、再婚、乳癌……這位媽媽的抉擇

直到中學時期,她偶然在洗手間的櫃內發現了一些藥物,才明白原來媽媽一直有濫用安眠藥的習慣,久而久之,她開始懂得分辨媽媽何時服用了藥物,也就更覺不知所措。因為媽媽很多時會顯得猜疑及脾氣暴躁,經常會無故對她產生敵意,令她害怕自己不知何時說了一些刺激媽媽的說話而引起媽媽的強烈反應。她的腦海裡經常出現「我應該制止她嗎?」、「我應該丟掉那些藥物嗎?」、「我應該怎樣處理?」這一連串的問題,但她始終不敢直接向媽媽提問,深怕原本已經脆弱不堪的母女關係會更易碎裂。她每次回媽媽的家都如履薄冰,害怕見到媽媽迷迷糊糊的樣子,她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大被蓋過頭,讓自己蜷縮在被窩中,有時更會偷偷落淚,在床上也無時無刻留意着媽媽的動靜。

「我真的沒用!」惶恐不安及無力感充斥着她的每一個細胞。

阿儀曾經向阿姨探問母親的情況,得悉媽媽自年青時已有濫藥的習慣,而自從爸爸與媽媽分開及後來更因病去世後,媽媽便一直以濫藥去麻醉痛苦和失落的心,也才可以換來短暫的安睡。媽媽無力去愛阿儀,這也令阿儀同時失去了父、母的愛護,因此阿儀總有強烈的孤獨感,也因不想別人知道自己的家庭狀況而缺乏知心的朋友,她對自己缺乏信心之餘,更學會事事要鑑貌辨色,經常害怕別人會看到她的不足及脆弱,即使她現在已踏足社會工作,她仍然無法擺脫這個情感的囚牢。

更多文章:【藥物成癮】親密伴侶的回應與陪伴 成對抗心癮的最佳良藥

其實阿儀一直都很想協助媽媽一起面對藥物的影響及生活的挑戰,並希望她接受戒藥輔導服務,但她也不諱言自己仍未有足夠的勇氣與媽媽談及這個話題,在積極參加輔導中心的家人減壓小組及支援小組後,她明白現在需要的是接納此時此刻的自己,她知道先要照顧好自己,讓自己的內在更安穩,才有足夠的力量去幫助媽媽,因此她十分積極學習,也不再害怕在人前落淚,因為她知道這是她情緒的出口,而不是軟弱的表現!

她心底仍然等待着有一天,可以與媽媽真誠地分享自己的生活瑣事及對事情的看法 -「陪我講 陪我講出我們最後何以生疏」

後記:面對家人有濫藥問題,很多人都會感到徬徨無助,亦會產生不少心理壓力及感到情緒困擾,PS33尖沙咀中心除了提供藥物輔導服務給受毒品或藥物影響的人士外,亦有提供家人支援服務給濫藥者的家人,使他們在擔當同行者的角色時,可以得到更大的支援。

更多文章:【勵志人生】丈夫濫藥了結此生未遂 重生後發奮成現代版阿甘正傳

若想了解更多有關「家人支援服務」的資訊,可瀏覽PS33尖沙咀中心網頁或致電2368 8269查詢。

吳淑儀 —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PS33尖沙咀中心註冊社工 ,喜歡聆聽不同的生命故事,每天都在學習「安內」,並深信每個人都是生而有價值、都值得被愛。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