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1

5.7K

Fault finder vs fault maker





pexels-photo


我做的工作,雖然要從各方面栽培﹑鼓勵及訓練青少年人,但其中也需要在他們的課業﹑作品﹑表現中找出可以改善的地方,給予建議及監察改善進度。這使我們這個界別的人有一雙「電眼」,能從很多字中挑出一﹑兩個錯字;從複雜的邏輯中總能說出一﹑兩個誤差或值得改善的地方。負面地說,有人叫我們做FAULT FINDER,即是找碴的人。


我也承認我們大部分時間在找碴,尤其在批改公開試班功課時,適當的贊賞是應該給予的,可是沒有分數也就是沒有分數,在批改上是沒有「可憐分」這回事的。我可以做的,就是在旁加點小提示及鼓勵的說話,希望同學下次可以得分。

把這種眼界帶回家教育小孩,小孩真是可憐極。小兒並不是一個對自己高要求的人,做人做事他很盡力,但很易滿足於「完成」。畢竟年紀還小,趕快完成是為了趕快去玩。亦因為他這種只求完成的工作態度,令他很易犯小錯,簡直是一個FAULT MAKER。每份功課只要有兩個小錯,四份功課就合共八個小錯了。媽媽的找碴「電眼」只消2分鐘就看出所有的問題,隨即召喚正在放輕鬆的他做改正,這樣每天來來回回,FAULT FINDER 與 FAULT MAKER 的大對決,每天在家中上演。

而我這種FAULT FINDER 的性格,當然也會延伸至其他領域。在公園我也很容易覺得兩個小孩玩得太過分,也會很注意他們的一舉一動,生怕影響他人。腳不可以踩在椅上﹑不可踏在滑梯向上行﹑要好好排隊﹑跑步要注意他人。有時弄得自己很神經質。我家丈夫常叫我去遠處坐坐,不要太著緊,但每當我看見一些小動作,腳又不爭氣地向他們的方向行。


這樣生活當然不輕鬆,最終弄得自己很累,家中每天上演大對決,氣氛也變得不愉快。而在找碴中也不見的小孩有多大進步。丈夫提示我,我所訂的「低標準」其實對兒子來說還是高了,兒子在慢慢成長時,犯錯是免不了的,如果我們只著眼找碴及改正,兒子永遠不知道自己的優點在哪裡,自信心也不會高。他鼓勵我多看他「做得到」的事,多讚賞,多鼓勵。這些不就是我平日工作中應該做的事情嗎? 但面對自己的兒子,望鐵成鋼及緊張的思緒蓋過了這些,變成一味對他找碴,牶頭一味緊緊握住對他的管教要求,卻因為緊握拳頭,其他什麼的都不能擁有。


做媽媽的我也要學習放開手,或許得的會更多更長久。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