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4

357

【家庭關係】親職外判讓孩子跌蕩於疏離的親子關係中

Hi, my good old friend.

"This is Major Tom to Ground Control
I'm stepping through the door
And I'm floating in a most peculiar way
And the stars look very different today
For here"

「嘭!嘭!嘭!」
「妖! 又係咁」我心想。

我又如常地打開水龍頭,彈走煙頭,打開滴露嗅著那熟悉的味道,哼著Space Oddity慢慢地清洗衣服;這樣才不過過了半日。

廁所,是我最喜歡逗留的地方;除了大門外,它是唯一可以上鎖的地方,亦是我唯一有私隱的地方。

更多文章:【藥物成癮】面對失婚、再婚、乳癌……這位媽媽的抉擇

由認識朋友到選科,到選擇哪一所大學再從事哪個職業,在我未出世時已安排妥當,我只是按著他們的軌跡去前進,反正我做任何選擇到最後都只有一個結果。我的生活就像啤膠公仔,只要跟著父母的「成功方程式」我便會成功;就如他們從商可以令到生活無憂,由於他們希望我得到同樣成就,所以我便注定選修讀商科。而我的想法並不重要,更沒有人會關心我的想法,因為到最後也只有一個決定;更重要是當他們取出這個「啤膠公仔」時,有人會爭住欣賞,爭住想要;而啤膠公仔內藏著甚麼,你和我真的有興趣想了解嗎?

我的父母除了把我的生涯規劃得好好外,他們對我的關心仔細到連我去廁所都會有所表示,不過他們多數以「聞」來表達,因他們單憑嗅覺便會知道我認識過甚麼朋友,到過甚麼地方,做過甚麼事。

更多文章:【浪子回頭】戒毒路上幸有父母不離不棄:「一家人都等你返轉頭。」

「你宜家環境咁好你點解唔珍惜,我地以前有得食有得住已經好好,仲點會諗食大麻?」對我的父母而言,只要努力就可以向上游,可以生活無憂,生活穩定便沒有煩惱。而現實是我畢業後,可能需要無限OT,對著枯燥乏味的工作換來的是足夠我偶爾去趟旅行的薪金,這種「無憂生活」可能是我父母眼中的「成功」,而我只是活在被安排的「成功人生」中,我的人生容不下我一點點偏離軌跡,容不下我些微的想法。我亦曾努力踏著這軌跡前進,但努力了又如何? 我亦曾試跟著「成功方程式」來創造另一個「成功」的我,但當我拿著這不俗的成績時,換來都只是父母一句:「一代不如一代」的批評。

所以我很喜歡在「隊草」時聽住David Bowie的Space Oddity。享受著那種飄浮,沒有肉身的感覺,而在我腦海的空間不會再被任何東西包圍。重要的是我的想法及行為不再被限制,廁所以外發生的事在那一刻都不再重要。Space Oddity是描述一個太空人Major Tom(湯姆少校)與地球失聯後,在太空漂流的故事,他想回到地球的唯一原因是他的太太。每當我聽到"tell my wife I love her very much"時,如角色對掉,究竟會是甚麼事或人使我想重回地球?是那條「成功方程式」、無憂的「啤膠」生活、還是家中廁所那個我的私人空間?

*參考自真實個案故事,由社工以第一身撰寫。

多文章:【面對心靈】濫藥媽媽獨力撫養1歲女兒 沒有隊友的育兒路

後記:
中心大部份的大麻個案都是來自物質寬裕的家庭,家長往往因工作忙碌而把親職責任「外判」家傭或其他人士,令原生親子關係變得非常薄弱。在接觸這群年青人的過程中,令社工的我反思何謂「親職」意義—究竟是打從兒女出生的一刻就為他張羅一切,打造一個「美夢般」的環境,還是讓他們於跌蕩中成長會使親子關係更緊密呢?

作者: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PS33尖沙咀中心註冊社工,熱愛紋身藝術的90後 - 謝芷瑩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