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18

300

【牙科治療】全口重建大工程(上)

不少人有到內地接受牙科治療的習慣,主要是過關到內地十分方便,而相對的牙科治療費用較低。但是在疫情下,很多病人因為中港兩地實行隔離措施而未能到內地進行牙科治療,無形中增加了香港牙科的需求,令本地牙科醫生需要接手處理更多有問題或治療失敗的個案。當中比較棘手、較難處理的是在牙科界中赫赫有名的「青馬大橋」,指的就是在口內固定的超長牙橋。

更多文章:【緊急牙科】牙痛先睇牙醫?養成定期檢查牙齒好習慣

傳統固定牙橋的基本單位是三隻牙,主要是因為相鄰的兩隻真牙要為在中間缺齒位置的假牙充當橋墩的角色,所以這兩隻真牙亦需製作牙套,成為一組三顆牙位的牙橋。但如果缺齒數目較多,便要仔細跟據牙齒情況判斷牙橋是否合適長遠的方案。超長牙橋一般指把所有剩下的牙齒磨小然後固定在一起,往往被視為是解決問題的「捷徑」,但根據多年觀察,當問題開始浮現時,最後都令病人得不償失,追悔莫及。

首先,超長牙橋把真牙和假牙通通都覆蓋住,如果沒有適當處理底部根基的牙骨牙肉就勉強把有問題的牙齒綁在一起,採取「有幾耐用幾耐」得過且過的心態,這往往在日後連鎖引發出其他牙齒問題,導致口腔健康情況變差,增加了日後修復牙齒的難度。

更多文章:【牙齒矯正】箍牙一定要拔牙?教你認識「磨牙」!

充當橋墩的真牙,需要經歷磨小的步驟,才可套上牙橋。然而,把牙齒磨小始終存在一定風險,因為對真牙而言會造成一定損傷而且是不可逆轉的。牙橋愈長,真牙要承受的咬合力就愈重,愈容易因受力不均而導致真牙損壞。另外,一些牙橋在製作時根本沒有預留清潔空間,真牙與牙橋的交界處容易積聚食物殘渣及細菌,又增加了出現蛀牙及牙周病的風險。

由於牙橋屬於一個整體,即使牙橋下只有其中一隻真牙出現問題,其實也涉及到整條牙橋。而往往在這類牙橋出現問題時,臨床上已經發現其他眾多問題,包括嚴重蛀牙、出現牙瘡、牙齒鬆動,甚至牙齒斷裂等情況,這將會令病人面臨兩難的局面,尤其是病人已經有一隻或以上的牙齒被磨小。

更多文章:小朋友蛀牙需要杜牙根? 認識與恆齒杜牙根的分別

另一方面,全口重建等於將牙橋全部拆除或者一次過拔掉多顆牙齒,當中涉及不同專科的醫生參與,手術的難度、時間和相應的費用自然會比較高。而且這樣徹底處理的方法和病人之前所採用的「捷徑」往往南轅北轍,患者有時會過於執着於費用多寡,以及整個療程時間長短而覺得難以理解和接受。另一方面,如果病人只是想「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只處理有問題的牙齒,事實上是很容易忽視其他本來可以避免的問題。牙科醫生很多時見到病人的牙齒一隻一隻變壞,又不能在簡單治療根治,都不禁倍感無奈。

病人在考慮全口重建之前,可以透過詳細的事前評估了解自己真正的口腔狀況,再與自己信任的家庭牙醫及專長於相關領域的牙科專科醫生討論眾多不同考慮因素,從而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方案。至於進行全口重建的步驟,以及其他需要進行全口重建的情況,將於下回繼續探討。

更多文章:小朋友牙壞了怎麼辦?亡羊補牢之牙齒空間維持器

提提你 - 你有權按自身需要選擇不同的牙科醫生,建議你參閱已上載於香港牙醫管理委員會的官方網頁上的註冊牙醫名單作出最符合你個人需要的選擇。以上內容旨在向你簡單介紹相關牙科程序的性質及影響,讓你在選擇牙醫及相關治療方法的時候能夠作出知情的決定。所有治療方法均有利有弊,關鍵是你必須對不同治療方法及程序有基本認識及了解相關風險。同時,以上內容不代表任何牙醫或牙科機構的專業意見或觀點,為你的健康著想,請向你的家庭牙醫尋求正式醫療意見。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