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6

2.2K

媽媽長跑7千公里,籌款謝醫院救兒子

媽媽長跑7千公里,籌款感謝慈善團體

Sarah Milne 的兒子 William 捱過了一個幾近致命的情況,而她決定要跑4,350英里 (約7千公里),籌款幫助這些病人。

過往三次的懷孕都不容易,Sarah 的兩名女兒都有早產情況。

兒子在29週就出生了,William 當時的體重,就如一包砂糖一樣。他有慢性肺病,看來受痛症困擾著。

幾個月後,他被確診患有囊腫性纖維化 (cystic fibrosis 或 CF)。另外,其他診斷証實,他患上慢性胃酸倒流,腸胃都不能吸收任何營養。

15個月大,他接受了手術,阻止胃酸倒流。而唯一給 William 營養的方法是:直接把脂肪、蛋白質及營養液等,以點滴注入他的血液中。

不過,仍然沒有人說得出 William 患的是什麼病,要面對的是什麼都不知道。
媽媽長跑7千公里,籌款感謝慈善團體
2005年聖誕節前,醫生說三年後,William 需要進行一個腸道移植手術。

"家人都習慣了壞消息、失眠及在醫院過夜。每一天,她都準備兒子可能捱不過,而好消息是,移植手術看來很成功。"

而這段難過的時期中,Sarah 仍然要照顧著8歲女兒 Hope 和5歲的 Ellie。可惜,婚姻出現了難關,Sarah 和 William 的爸爸最終分開了。

Sarah 的父母幫忙照料女兒,她就住在醫院看兒子。唯一可以給她舒解壓力和整理思緒的,就是長跑。

William 進行的移植手術,包括整副腸臟、肝臟和胰臟—在英國,接受這種手術的人,沒有人能生存下去。
媽媽長跑7千公里,籌款感謝慈善團體
兒子不過10歲,而他自己都知道很大機會,會捱不過這一關。但,Wililam 告訴醫生,他只希望不用再病。

可惜,手術後一個月,醫生說他的腸臟和身體有排斥,出現罕見而致命的移植物抗宿主病 (graft versus host disease 或 GvHD),將會令他漸漸步向死亡。

這是他出生後,媽媽第一次真正的恐懼,"但我知道,我不能讓 William 看到我害怕的。"

唯一的選擇是 blood photopheresis,以紫外線處理血液,讓血液製造白血球,幫忙增加免疫能力。

到了去年夏天,看來 Wililam 成功跨過了這個難關。
媽媽長跑7千公里,籌款感謝慈善團體
最近,一家人到了迪士尼樂園遊玩,過了一個快樂的假期。"我們要製造回憶,這是金錢買不到的。"

Sarah 希望說聲感謝,於是就有了這個7千公里的跑步活動—這是由家住的 Gatwick 到佛羅里達州迪士尼樂園的距離。她準備在2017年完成這項籌款活動,一月已經完成了近300英里 (約482公里)。

款項會捐到 Caudwell Children 的 Going on Destination Dreams 計劃,他們是全英國殘障兒童及家庭的安全網,提供支援服務、設備及治療。

一月的另一個好消息是,William 已經沒有再出現 GvHD 情況。"希望2017年是全新的一年,一家可以向前邁進。"

Source: Mum is running 4,350 miles to raise money for charity that helped save her boy's life


相關文章

【早產BB】英國機構送八爪魚公仔 觸鬚如臍帶讓早產兒有安全感

苯丙酮尿症媽媽收養苯丙酮尿症孩子

'仔女都患癌,我擔心永遠無機會抱孫…'

放在膠袋裡的早產小男嬰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