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3

2.9K

捐精者與受捐孩子的聚會

捐精者與受捐孩子的聚會

任何一位捐精者,永不會期望有機會跟自己精子受孕的孩子會面。Todd 就有這個很難得的機會。

Todd Whitehurst,49歲,早已認識到以他的精子受孕的其中四位孩子,但七月的一次聚會,他有機會和另外四個孩子碰面。

也是這八位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的首次見面。

Todd 在 Google 任職電腦工程師,1998年偶爾從學校報章上看到一則廣告,一位史丹福大學畢業生徵求精子捐贈。Todd 在之前一段婚姻中已育有兩名子女,他感到自己可以為不少這樣的夫婦提供幫忙,於是四年間,他到同一所診所捐贈自己的精子,約400次。

他簽下有關協議,同意要把自己身份匿名,每位捐贈者都會有一個獨有的身份號碼,由診所發出的。而受捐家庭只會獲知捐贈者的基本資料,包括年齡、種族和出生地點。

一次的捐贈可以提供24個捐贈單位,以 Todd 捐贈過約400次計算,就可以製造達9,600個捐贈單位。而以 Todd 自己所知,他有22位因自己精子受孕的孩子。

這個聚會前六個月,Todd 的其中一位受捐孩子,20歲的 Sarah 知道了她與孖生姊妹 Jenna 是受捐孩子的事情。然後,從網上的一個資料庫叫 "Donor Sibling Registry" 中,聯絡到 Todd,再協助策劃了這個家庭聚會。

捐精者與受捐孩子的聚會

Sarah 說,第一眼看到 Todd 時,有一種壓倒一切的感覺。"我當時很擔心,見面時候可能只有一個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之類的握手。結果,我們來了一個擁抱,這感覺很奇妙。"

Donor Sibling Registry 創辦人 Wendy Kramer 說,建立這個資料庫,是希望兒童們可以跟自己的捐贈者父親聯繫上。"這是人的天性,希望知道自己是從何處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Carey 也是 Todd 的另一位受捐孩子,她很想知道自己親生父親的身份,14歲時就和 Todd 聯絡上。回憶起第一次看到 Todd 的照片時:"第一眼看到他的面孔,是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跟著,Carey 電郵 Todd,然後兩人見面。兩父女關係密切,還會一起渡假,有時還會和 Todd 的其他受捐孩子一起過,就如七月的這次聚會。

"我從不覺得自己缺少了什麼,因為我一直都很幸運… 可以跟這些完全不同,但同時間,又有著如此親近關係的兄弟姊妹碰上。這樣地成長,令我有一種很光榮的感覺。"

Todd 覺得,自己雖然不是他們的父母,但感覺到自己有著一種責任,帶領他們在生命中向前走。

"有一種感覺像他們的叔叔一樣,有著一種責任。我知道自己不是他們的父母,但若果有需要,我樂意做自己可以的,去幫助他們。"

"我感覺到愛,很想去保護他們,希望他們有美滿的人生。他們現在都已經是很優秀的孩子呢。"

Source: Sperm donor Todd Whitehurst meets his eight donor children for the first time


相關文章

一家有兩對雙胞胎…

世界上最年長的媽媽之一:64歲誕下雙胞胎

人工受孕過程出錯… 26粒卵子可能 '受錯精'

拍拖44年,80歲情侶終於成婚了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