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6

2.7K

一個中產的不幸福時代

很多香港努力不懈的打工仔覺得,一生人的目標就是成為一個中產階層。這是大部份人努力向上爬的時代故事。可是今時今日的香港,別說中產的門檻變高了,令原來一個每月賺5至6萬的家庭變得不再中產,同時生活在香港的人,連幸福感都失去了。

上個月底聯合國出了一個幸福排行,香港在全世界156個國家或地區中排76,剛好在中間不過不失。但若考慮作為一個先進發達的城市考慮,香港的排名遠遠落後於34位的新加坡,以及全球自殺率最高的排第58位的日本。大概就是跟馬來西亞差不多水平。

一個本來人人自信,面帶幹勁的城市,成為了聯合國眼中幸福指數遠遠比不上經濟發展的城市,當然最大的原因是人口的急劇增加導致資源分配不足。最近的新聞有報導,一個30年的公屋,賣價給高達550萬,試問一個平常打工仔怎可能不心灰意懶。居住的面積越小,更別說擔心老來看醫生。醫院床位不足,醫生護士工作壓力爆表,幾乎不是什麼新新聞;醫院要爭、買樓要爭、連小孩讀書的學位也要爭。只能說,今天香港的中產,大概就是一個三明治,左夾右夾。

其實大部份香人還接受不了一個事實,香港是一個賺錢搵錢的地方,不是一個退休的城市。參考美國的例子,有多少人在曼哈頓工作,又在曼哈頓退休。只要一天香港的中產還拋不開思維所限,永遠就只能活在不幸福感之中。其實近年政府已明示暗示地做了不少工作,希望能讓香港人工作在香港,退休在大灣區。接不接受政府這一套,當然現時文化生活水平有差,但現時30-40歲的打工仔卻不用絕望,20年後的大灣區,可能在退休環境上比香港更理想。所以今日的不幸,只要為自己在香港累積一定量的財富,還是未來能在1小時生活圈的大灣區覓得理想的退休地點。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