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7

2.3K

My Precious...

20160127_precious

十年前,想也沒想過,我這隻冇腳的雀仔,終日沈迷各式各樣興趣的毒男子,會安份地結婚生小孩。今年,還準備做第二任爸爸。

 

未當父親以前,毒男爸爸是個完全沒經驗的男子,就是連抱朋友初生嬰兒都不敢的那種沒經驗,更莫說是湊仔。老婆雖然比我好一點,但就真的只是好一點點而已。

 

準備第二胎,少不免要溫故知新。雖說每個家庭也有不同的情況,因應生活背景、湊仔資源、家裡人事,各個家庭會有其難念的經。回想第一胎的頭一個月,有以下非常深刻的一幕。

 

有天放工,一開門眼見阿爸、阿媽、外父、外母、陪月、工人共處一屋,嘩個心即時離一離。香港地寸金尺土,屋企已經不大,還要全屋是重量級人馬。他們一見我,仿如老虎看見獵物,數度凌厲目光一轉全落在我身上!

 

那刻,我腦內浮現了一個咸豐年前的警隊招募電視廣告*:陪月奮力用唔鹹唔淡的英語和工人解釋,兩人同時用求救的眼神看著我這個潛力翻譯員!外母皺眉看著陪月煲的薑醋,略有不滿地走向我開始批評!阿爸外父大大份嬰兒禮物,雙雙連跑帶跳的衝過來!此刻,殘到爆炸的老婆從睡房一搖一擺地出來要飲水,狀似快要跌低!一秒間,究竟要處理那一個先?「喺咁短時間之內作出決定,你,做唔做得到?」*

 

毒男爸爸自問並非警隊材料,也是全新手爸爸,面對如此挑戰,真的呆在當場。身軀僵住在門檻上,右手條門匙幾乎震到跌落地的一瞬間,睡房傳來響亮的哭聲,阿仔醒了。

 

全屋頓時停住了,就只有阿仔的哭聲。除了工人,所有人都是家庭裡舉足輕重的人物,包括兩個一家之主,三個一家之主背後的真正話事人,還有戰鬥力超強的陪月,而他們更有自己的領域和處事方式。但此時此刻,所有人的焦點就只有一個,就是阿仔。我上前稍稍扶一扶老婆,然後施施然的由房裡把搖床推出來。前一秒,毒男爸爸還害怕將被猛人們分屍,這一秒,就如此輕而易舉地壓場。猛人全變了綿羊。

 

BB搖床放在大廳中間,爺爺嫲嫲公公婆婆就圍著阿仔,欣賞著乖孫。他們眼裡,滲透著「魔戒三部曲」內「咕嚕」的神態……

 

「M... My..... Pre..ci..ous....」(Gollum's tone) 簡直睇見個樣都聽到聲。

 

各位長老們,一個一個排好隊,唔好急。每人親阿仔咀仔,十蚊一次,搣埋塊面豬仔再加兩蚊(當然是講笑,親情何止這個價錢?起碼一千!)。就這樣,一家人開開心心的一起吃飯。而我記起對上一次,兩家長老級人馬聚首一堂,是雙方見家長談婚論嫁之時。

 

雖然事隔幾年,但有一個觀點到今天仍是相同的:雖說歡天喜地,但同時要照顧各方重量級人物的要求和期望,稍有差池,情況實在極難收拾。所以,下次還是逐家逐家來探訪比較安全。始終毒男爸爸年紀已經唔細,心血少唔多嚇得。唔該。

 

*豆知識:
這是警隊1995年的電視招募廣告,共有幾個版本。以下是其中一個,當年由編輯和攝影手法也非常好,因此成了其中一個廣為人知的經典廣告之一。

 

【編按:以上內容為作者之個人意見及立場】

相關文章

【親子急急問】坐月辛苦到偷食炸雞 反而搞壞身子!專家:唔係酷刑

【女士注意】腹脹如懷孕7個月 醫生花6小時切走20cm子宮肌瘤

【孕媽注意】孕媽媽腹腔壓力大 患小腸氣風險高!嚴重可致組織壞死

心急夫要求行房 見「蜈蚣疤痕」即道歉 產後多久能恢復性生活?

緊貼新冠肺炎最新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