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嗜好

跳至

首頁

尾頁
   280


男爵府

積分: 8230

2020勳章


發表於 20-6-4 02:28 |顯示全部帖子


大宅

積分: 1481


發表於 20-6-6 23:51 |顯示全部帖子


大宅

積分: 1481


發表於 20-6-6 23:51 |顯示全部帖子


別墅

積分: 613


發表於 20-8-12 22:00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明大師傳奇) update new 93

(九十三)


我來到一座大廈,黃伯一看見我便開門讓我進內。

「明大師,好久沒見你啦。」

我跟黃伯打過招呼後,黃伯小聲的問我:「明大師,大廈又出事?」

我笑笑說:「最近有沒有新住客遷入?」

黃伯說:「明大師,你這麼厲害的,知道有新住客遷入。」

我說:「那有這麼神奇,是我的客人告訴我的。」

黃伯說:「呀,是頂層複式單位的李小姐,她對我這個『看更』都很友善,沒有那種看不起人的氣燄,一天,她還給迪士尼門票我孫女,我奇怪她怎知道我有個孫女。」

我笑笑說:「升降機到了,我上去了。」

升降機打開便是單位大門,我按下門鈴,一位女傭應門,我說:「我是來找李香蘭小姐的。」

女傭讓我進入屋內,請我稍候一會兒,不多久,一位女士由樓上走下來。

女士說:「明大師,終於能和你見面了。」

女士走過便給我一個西式擁抱,在美國住了半年,我也習慣老美的見面禮了。

我說:「李小姐,讓我先看看四周。」

李香蘭說:「明大師不要客氣,叫我Hannah可以啦。」

我微笑一下,拿出羅庚來測量,屈指搯算一番,之後,我說:「此宅旺星到向,加上貴星臨床,李小姐入住此宅後,工作順遂,還有職升。」

李香蘭說:「對呀,明大師神算。」

我說:「只是……」

李香蘭說:「只是什麼?」

我說:「你遷入此宅之時,有無把舊宅的一些物品也帶過來?」

李香蘭說:「不太明白大師的意思?」

我說:「我看你這宅是全新裝修的,舊宅傢俬自不會帶過來,我知你是和母親同住舊宅,我的意思是有沒有把你母親一些遺物也帶過來?」

李香蘭想了想說:「有一些母親留下的物品,我把物品封存在箱子裏。」

我說:「可以拿給我看嗎?」

李香蘭指示女傭從雜物室取出一個箱子來。

我說:「我可以打開嗎?」

李香蘭點點頭。

我打開箱子,檢視箱裏的物品,當中有一個錦盒引起我的注意,我把錦盒取出來。

我說:「李小姐知道這個錦盒的來歷嗎?」

李香蘭看了一眼,搖搖頭,說:「不清楚,母親去世後,Aunt Penny回來出席喪禮期間,我邀請她在我處住上幾天,一盡地主之誼,順道請她幫忙執拾母親的遺物,我們把母親的一些物品儲存在一個箱子裏,準備稍後再行處理,後來我賣了舊宅,搬來這裏,也把儲存母親遺物的箱子搬過來,但因工作忙,沒有時間再理會。」

我細看錦盒,感覺有異樣。

我說:「李小姐,你在舊宅之時有沒有感到什麼?我是指你母親去世之後。」

李香蘭想了想說:「經明大師提起,是呀,母親去世後,我常感到屋中好像有人在監視我,但我又說不出什麼來,我以為是我工作忙累關係,但那種感覺令我很不安,影響了我工作情緒,橫豎我不想再住在舊宅,於是我便賣了舊宅搬來這裏。」

我說:「李小姐搬到這裏後有沒有什麼異樣呢?」

李香蘭說:「起初沒什麼的,只是最近在舊宅那種感覺又出現,我便想找人看看宅運,跟Aunt Penny一說,她二話不說就介紹大師,我等了大師好久了,是了,明大師不要叫我小姐前小姐後啦,叫我Hannah可以啦,Aunt Penny有如我親阿姨一樣,而Aunt Penny又是大師的好友,大師就當我就是你的世姪女呀。」

我說:「這好吧,這個錦盒我拿回去看看。」

李香蘭說:「不在這裏打開?」

我說:「你也知道你AuntPenny的事。」

李香蘭說:「真是不好意思,我完全不知道母親那些事。」

我說:「這也不怪得你,這是上一代的事了。」

李香蘭說:「明大師,我有一個不情之請,Aunt Penny跟大師修習,我也想跟大師修習,不知大師可以不可以也收我呀?」

我笑笑,揚一揚手中的錦盒,說:「先解決目前這個問題,其他以後再說。」


我把錦盒拿回去之後,我沒有立即打開錦盒,我佈壇誦經,待滿七壇經後才再打開錦盒。

過了幾天,我接到李香蘭的電話,我立即趕過去。

李香蘭開門迎我進屋,她急不及待地告訴我,她這幾天發生的事。


那天明大師離去後,我如常在家,晚上我洗澡後坐在窗前,一邊品嚐紅酒,一邊欣賞落霞,我買這個覆式住宅,就是喜歡能夠享受這個情調,可以讓我放鬆身心。

突然我感到好像有人站在我背後,我轉頭一望,沒有什麼人,我以為自己疲累引致自己有幻覺,於是我便早點去睡,但睡到半夜,我感到有人在拉扯我的被子,我急忙起身,但什麼也沒有,我便依大師所教唸般若咒,無何,我才睡去,一覺睡到天亮。

過了兩天,也沒有什麼特別,我也不以為意。

昨天我休息,我一向喜歡烹飪,便到超巿買食材回來,洗切工序由亞傭做,我負責烹調,之後我上網瀏覽烹飪視頻。

突然有人拍我,叫我,我微微張開眼睛,是家傭在叫我:「小姐,小姐,你躺在地上幹什麼?」

我才發覺自己躺在地上,我反問:「發生什麼事?」

家傭說:「我在廚房幹活時,突然聽到一聲響聲,走出來一看,見到小姐你躺在地上,我連忙拍叫你啊。」

我立即在自己身上摸索,檢查自己身體有沒有受傷,奇怪,如果我從椅子上跌倒下來,但為何身上一點瘀傷也沒有。

晚上,我睡到半夜,發覺被子沒蓋在身上,我以為是自己不小心把被子掀翻,經過幾次,最後整張被子被翻到地上,我嚇呆了。

我急忙唸般若咒,把被子蓋回身上,但久久未能入睡,直到快天亮時我才睡著。

今天我請了一天病假,特別請明大師過來看看。


我聽了李香蘭所述,再用羅庚測量。

李香蘭問:「明大師,有什麼問題?」

我沉思,再在宅內巡視一番。

我指著一尊琉璃裸女雕像,問:「咦,上次我來的時候,沒見過這個雕像的?」

李香蘭說:「呀,是呀,那天明大師離去後,我才醒起還有一小箱子存放了母親留下的這個琉璃雕像,我搬來這裏時把箱子放在一旁,忘記了,到那天我才醒起來,把箱子拿出來,取出雕像來擺設,有問題嗎?」

我走到琉璃雕像前細看,突然感到一股黑氣凝罩雕像,黑氣氣場似曾相識。

我問:「Hannah ,你知道這個琉璃雕像的來歷嗎?」

李香蘭說:「嗯,不太清楚,聽母親說是請回來的,這個琉璃裸女像,細腰豐乳,形態美妙,我也挺喜歡的,所以拿出來擺設。」

我問:「何女士請這個雕像回來有什麼作為?還是純是擺設?」

李香蘭說:「聽母親說她請這個雕像回來,是用來對生用的,我不清楚什麼是對生,但母親會對著雕像做瑜伽。」

我問:「哦?是先跟這個像的姿勢做,然後是盤坐。」

李香蘭說:「明大師你好厲害,怎會知道的?母親後來也叫我跟她學,雖然我已如母親一樣,解除身體的束縛,但我還是學得不好,可能工作事務繁多,很難靜心。」

我笑笑說:「啊,裸身瑜伽,只是形法,還要得其心法才成。」

李香蘭說:「嘩,明大師又知道的,是啊,母親請了雕像回來之後,她在家便是裸體的,她還說服我跟她裸體,說什麼解除身心,巴拉巴拉一大番道理,後來我順她意,赤裸在家,呀,又想不到真的得舒泰,有時工作回來,赤身裸體,沒有衣服的束縛,感覺上真的是很自在放鬆,現在我已習慣了,只是明大師來到,我才穿上衣服。」

我說:「這個看得出來。」

李香蘭聽我這樣說臉紅起來。

我說:「人生本是空虛,來時一絲不掛,裸法自然,不過還我本來面目,但去時無縷無牽,又有幾人做到呢?」

李香蘭說:「明大師法語禪機,AuntPenny 說得對,我要跟明大師修法,明大師,你的意思怎麼樣?」

我說:「這個慢慢再說,我想問何女士有無頑疾,致令她有輕生的念頭?」

李香蘭說:「母親沒有頑疾,對於母親的輕生,我也感到太突然。」

我又問:「哪你另外兩位姐姐呢?」

李香蘭說:「實不相瞞,母親與我們三姐妹感情並不好,大姐根本不理睬母親,二姐好一點,不過對母親都是愛理不理,因為母親為我舖排到美國讀書,我便和她同住,但對於她的生活,我從來不會過問的。」

我說:「何女士會事前寫好身後事,又身無頑疾,生活又不見得不濟,這樣看來,她的輕生是自己安排好的。」

李香蘭說:「母親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我說:「我猜何女士有她的目的?」

李香蘭說:「吓?以死來達到個人目的?沒有人會這樣做吧?」

我問:「還有一個雕像在哪裏?

李香蘭說:「明大師怎知道還有一個?」

我說:「這個裸女雕像是樹式瑜伽,左腳單立,右腳膝屈,右手握拳高舉過頭,左手結印置左邊腰,對應的姿勢是右腳單立,左腳膝屈,左手握拳高舉過頭,右手結印置右邊腰。」

李香蘭說:「明大師果然厲害,是的,母親有交待過把其中一個雕像送給Aunt Wendy。」

我問:「怎麼?哪她有沒有什麼事發生?」

李香蘭說:「發生事?沒聽AuntWendy 提起啊。」

我說:「那個雕像還在她哪裏嗎?」

李香蘭:「應該是吧,母親喪禮過後,Aunt Wendy Uncle 到加拿大探望女兒,聽Aunt說今次會逗留長一點日子,我看應該還未回來吧?要聯絡她嗎?」

我說:「好,你問她那個雕像還在不在她哪裏?她怎樣處理?」

李香蘭說:「我現在就去聯絡她,明大師,你隨便,我叫Samantha拿點心給明大師享用,是我親手做的,請明大師品嚐。」

我點頭示意好。

不一會,李香蘭過來說:「明大師,原來Aunt Wendy 回來了,她想跟你講。」

我接過電話,對方說:「我是馮淑雲啊,無論你記得不記得我也好,請大師幫忙啊!」

我說:「什麼事?」

馮淑雲說:「剛才Hannah 跟我提起大師問起那個雕像,我想大師你過來看一看。」

我聽她的聲音有點焦慮,我說:「好的。」

我收線後,李香蘭說:「我載你到Aunt那裏,我也想看看發生什麼事。」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大宅

積分: 1481


發表於 20-8-12 23:07 |顯示全部帖子


別墅

積分: 613


發表於 20-9-17 15:26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明大師傳奇) update new 94

九十四


我和李香蘭來到馮淑雲住宅,廳中還有兩位男士和一位女士。

馮淑雲介紹其中一位男士是她先生,另一位男士是她表弟,女士是她表弟婦。

馮淑雲說:「事情是這樣的……」


何淑玲喪禮後,李香蘭告訴馮淑雲,母親有一件物件要送給她們,是一個琉璃裸女雕像。

事緣有次馮淑雲和丈夫在何淑玲家中作客,她丈夫讚賞這一對琉璃裸女雕像形態美妙,細腰豐乳,姿態優雅。

李香蘭說母親知道她們喜歡這琉璃裸女雕像,便把其中一個送給她們作為留念。

當馮淑雲收到這個琉璃裸女雕像時,她感到有點不祥之感,本想叫丈夫拒絕,但又說不出所以來,兼且是自己好友送給她們,根本開不口拒絕。

就在她和丈夫準備到加拿大探望女兒之前,馮淑雲表弟夫婦來她們家中作客。

馮淑雲表弟看到這個琉璃裸女雕像,非常讚賞,說這個雕像姿勢別緻,形態美妙。

想不到馮淑雲表弟婦也說這個裸女雕像體態均勻,曲線玲瓏,可以提醒自己保持身材窈窕。

馮淑雲見表弟表弟婦都喜歡這個裸女雕像,便說可以把裸女雕像送給他們。

馮淑雲表弟表弟婦聽到表姐願意把雕像送給他們,滿心歡喜,卻之不恭。

馮淑雲把雕像送給了表弟之後,也沒把事情放在心上,直到她們從加拿大回來,表弟打電話給她,說是有關於雕像的事,要過來跟她談談。

馮淑雲聽了表弟表弟婦的簡述,本來想打電話給彭淑惠,問如何聯絡明大師,剛好李香蘭打電話過來,提起明大師問及雕像的事,馮淑雲便立即請明大師過來。


馮淑雲說:「有關箇中情況,不如由我表弟和表弟婦跟明大師詳述。」

「明大師,事情是這樣的……」


楊天楠夫婦得到他表姐把琉璃裸女雕像送給他們,他們很高興,他們把雕像擺放在廳中。

這天楊天楠一人在家,因妻子張敏琪與她閨蜜梁佩珊去了逛街購物。

楊天楠在家看完了影碟,打了個呵欠,就賴在沙發上朦朦朧朧睡著了。

迷糊中,楊天楠看到有一美女走過來,捧著他的臉,把嘴唇湊下來,四唇相觸,吻在一起。

楊天楠兩手在美女背部撫摸,她的肌膚嫰滑,楊天楠的手順著美女的背部往下游走,她的臀又圓又厚,啊,美女是裸體的。

楊天楠再細看美女的臉容,竟是妻子閨蜜梁佩珊,楊天楠當堂嚇了一跳,整個人驚醒過來。

楊天楠一身冷汗,自己怎會有這樣的夢,但又好像真實一樣,他掌摑自己幾下好清醒下來,他立即到浴室淋浴,冷靜下來。

這天晚上,妻子和閨蜜在家中用膳,楊天楠望著妻子閨蜜如坐針氈,幸好妻子沒有察覺他的異樣。

飯後,楊天楠如常的駕車送梁佩珊回去,也如常的送她上樓,就在梁佩珊推門而進的一剎那,楊天楠竟有衝動上前吻她,幸好理智控制了他的衝動。

楊天楠回到家中,妻子一絲不掛的躺在廳中沙發上,半睡半醒似的。

楊天楠看著玉體橫陳的妻子,曲突的裸身,如雪的肌膚,美白的大腿,雖然對他來說不是陌生,但依然是體態撩人,楊天楠看得慾火焚身,他按捺不住就在沙發上和妻子做起愛來。

事後,妻子沒有怪楊天楠粗獷的行逕,還表示喜歡。

一天,楊天楠晚了下班,回到家中,看到妻子和她閨蜜坐在沙發上。

張敏琪說:「珊珊家裏停電,她今晚在這裏過夜,委屈你在廳中沙發上睡一晚。」

然後張敏琪在楊天楠耳邊小聲說:「周末我任你為所欲為,當作給你補償啊。」

梁佩珊說:「喂,你們又在曬狗糧啊!」

楊天楠笑笑說:「好啦,好啦,今晚我做單身狗啊。」

一宿無話,翌日楊天楠起得早,他走到浴室,拉開門,剛巧梁佩珊拉開浴簾,梁佩珊全身一絲不掛映入楊天楠眼簾,兩人霎時呆了。

楊天楠反應快,立即取下浴巾遞給梁佩珊,然後轉身返回廳中。

過了一會兒,梁佩珊包著浴巾從浴室走出來。

「姐夫,早晨,你這麽早起來。」

「是啊,睡不慣沙發。」

「你老婆仔昨晚給我包了,你不慣哩。」

「咦,你們這麽早起,吓,你個死珊珊,一大清早洗澡只包著浴巾,想勾引我老公,還不快回房穿衣。」

梁佩珊扮了個鬼臉回房去了。

楊天楠摟著張敏琪說:「你說的啊,周末聽我的。」

張敏琪說:「好啦,好啦,周末我任你玩唄。」

楊天楠摟著張敏琪說:「錫錫老婆仔。」

張敏琪說:「冤氣鬼!」

楊天楠這次無意看到梁佩珊裸體之後,在腦中總揮不去梁佩珊的裸體,有時望到那個裸女雕像,竟有幾分像梁佩珊。

這個周末,張敏琪的公司舉行員工戶外集訓營,她說要到周日傍晚才回來。

楊天楠便安靜地維修客人交來的電腦。

原來楊天楠在公餘時間會接私人電腦維修,住宅中另一房間便是他的工作房,所以梁佩珊來過夜,楊天楠便要做「廳長」。

下午,楊天楠完成電腦維修,無無聊聊地在觀看影碟,看得倦了,躺在沙發上睡著。

朦朧中,他看到那尊裸女雕像變成一個全裸美女,活生生地走到沙發前。

楊天楠看得呆了,美女俯伏在楊天楠身上,楊天楠不知不覺地用手輕輕撫摸她的赤裸的嬌軀,啊,多麽柔軟、多麽嫩滑的肌膚,但願沉醉不願醒……

「叮噹,叮噹……」

一陣急促的門鈴聲把楊天楠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楊天楠打開門:「是妳?珊珊,什麼事?」

梁佩珊說:「大廈又停電,我過來睡一晚。」

楊天楠說:「這個……琪琪去了公司集訓營,要明天傍晚才回來……」

梁佩珊一手推開大門走進屋內,說:「你怕我吃了嗎?最多今次我睡沙發,可以了嗎?」

梁佩珊向楊天楠扮了個鬼臉,逕自走到廚房去。

楊天楠無可奈何,坐在沙發上繼續觀看影碟。

過了一段時間,梁佩珊從廚房探頭出來,說:「姐夫,我燒好飯菜,麻煩你弄好餐檯啊。」

楊天楠才醒起是晚飯時候。

梁佩珊捧出餸菜,說:「我見冰箱有菜有肉,琪琪不在,我便弄了三兩個菜,不知味道好不好,姐夫不要見怪啊。」

楊天楠說:「怎會呢?我準備今晚吃餐蛋即食麪,現在有這麽好的餸菜,讓我開支紅酒。」

兩人邊吃喝,邊聊天,氣氛愉快。

酒足飯飽,收拾檯面,清洗碗碟後,楊天楠便回卧房去,梁佩珊在廳中無聊地打開電視觀看。

迷迷糊糊中,梁佩珊隱約看到那尊裸女雕像向她招手,她好奇湊上前一看,裸女雕像突然對她嫣然一笑,梁佩珊一晃,裸女雕像變成一個裸女融入她的身體。

她站起身來,把身上的睡袍及褻衣全部脫光,赤裸裸走向卧房。

楊天楠正在酣睡之際,突然聽到有聲音,他迷迷糊糊中又看到那個全裸美女走到床前,她滿面嬌羞,紅暈浮頰,她揭開被子,躺到他身邊。

楊天楠不自覺地擁著她的裸身,用手撫摸她嬌嫩的肌膚,而她沉醉在楊天楠的愛撫下。

兩人相擁相吻,楊天楠進入她的身體,她迎合著楊天楠的挺進,興奮呼叫,兩人進入忘我境界,最後楊天楠猛烈擊進,噴射,而她全身痙攣,緊抱楊天楠,兩人跌進如夢如幻的境界中……

黎明,楊天楠醒來,發覺身旁睡了一人,他心想難道老婆提早回來了。

這時旁邊的人也轉過身來,兩人相望,一時目瞪口呆。

楊天楠說:「珊珊?你……怎會睡在這裏的?」

梁佩珊說:「我……怎會睡在這裏的?」

楊天楠說:「我問你才對啊?你不是在廳中沙發上睡的嗎?」

梁佩珊望望自己,全身赤裸,她連忙拉過被子遮掩身體,說:「昨晚……你……我……」

楊天楠醒起昨夜他與那個全裸美女交織纏綿,難道那美女是……

他連掌摑自己幾下。

梁佩珊說:「你幹什麼?」

楊天楠說:「我看是不是在做夢。」

梁佩珊說:「做夢?呀,我有點記憶,昨晚我在看電視,朦朦朧朧好像那個裸女雕像向我招手,我湊上前去看,裸女雕像突然變成一個裸女,跟著我好像發夢一樣,夢見自己……做那個……」

楊天楠說:「我也是發夢和美女做愛,但想不到……」

梁佩珊咭聲笑出來,說:「嘩,老婆不在,姐夫就發夢與美女嘿咻啦。」

楊天楠說:「還講,你呀,全身光脫脫走進來……」

梁佩珊說:「姐夫,現在怎算好,琪琪知道我們……她……哎呀,我不知怎樣面對……」

楊天楠說:「我也不知道……讓我想一想。」

梁佩珊揭開被子下床,說:「哪我去洗澡。」

楊天楠隨手拿起妻子的衣服遞給梁佩珊。

梁佩珊說:「不用了,免給珊珊起疑心,我什麼都給你看過啦,今天算是便宜你唄。」

楊天楠望著梁佩珊的裸身背影,若有所思。

梁佩珊洗澡後,身上只圍著浴巾坐在廳中沙發上吹頭髮。

楊天楠煮了即食麪給自己和梁佩珊。

楊天楠說:「我想過了,昨晚的事,我們暫時守口如瓶,大家如常往來,不動聲色,待我再想想辦法。」

梁佩珊點頭,說:「我聽姐夫。」

吃過麪後,梁佩珊穿回衣服也離去,臨走時她對楊天楠說:「姐夫,我看哪個裸女雕像好像有點邪門,你們還是小心點。」

楊天楠送了梁佩珊出門,他沉思著,他打開電腦,找出昨晚的家居監控視頻。

之前楊天楠夫妻到外地旅遊,楊天楠在廳中安裝了家居監控器作為監察家裏的情況,旅遊回來後,監控器也繼續運作,橫豎他們上班及出外時,也可以知道家裏的情況。

楊天楠觀看視頻,正如梁佩珊所述一樣,她湊近裸女雕像看,然後身子一晃,整個人像夢遊似的,自己脫光衣服,赤裸裸走向卧房。

楊天楠細想了一會兒,他再調出那晚他送梁佩珊回去後返家的視頻。

楊天楠和梁佩珊離去後,張敏琪到浴室洗澡,洗澡後,張敏琪身上包著浴巾坐在廳中沙發上吹頭髮,到頭髮快被吹乾之際,她身子突然晃了一晃,她站起來拿掉身上的浴巾,像夢遊似的,赤裸裸在屋來回了好一會兒,然後躺在廳中沙發上。

接著就是楊天楠回來,看到妻子身無寸縷,惹火撩人,便就在廳中沙發上和妻子做起愛來。

楊天楠先前看視頻時,沒留意到妻子在他回家前的舉止,現在再看便感到有點異樣。

楊天楠醒記起,有幾次他和朋友在外面吃飯回來,妻子都是身無寸縷地躺在沙發上,半睡半醒似的。

他找出那幾個日子來,再調出視頻來看。

視頻中,張敏琪起初坐在廳中看電視的,但不久她身子突然晃了一晃,她站起來,把自己脫清光,然後像夢遊似的,赤裸裸在屋中來來回回,過了好一會兒,才躺在廳中沙發上,半睡半醒的。

當時楊天楠以為妻子特意裸身來向他「示威」,看你把家中的美艷嬌妻冷落了,現在觀看視頻,當中耐人尋味。

楊天楠左思右想,突然醒記起一事來。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別墅

積分: 613


發表於 20-9-17 15:28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明大師傳奇) update new 95

(九十五)


張敏琪送了丈夫和閨蜜出門後,便到浴室洗澡,洗澡後,她身上包著浴巾坐在廳中沙發上吹頭髮,她一面吹頭髮,一面觀看電視,突然她覺得那尊裸女雕像向她微笑,她身子晃了一晃,她站起來拿掉身上的浴巾,赤裸裸在屋來來回回好一會兒,然後在廳中沙發上躺下。

張敏琪感到身體熾熱,朦朧中看到丈夫就在沙發前,輕撫著自己的大腿,他的手又不斷在自己的裸身上四處游走,他擁抱著她,吻她,她感到空虛,她需要充實。

丈夫粗野的奔馳,她瘋狂的迎合,她享受著快感的侵襲,歡愉的衝擊,她兩手緊緊抱著丈夫,手指幾乎陷進丈夫肩膊的肌肉內。

高潮一浪接一浪,終於到了高峰而滑落,以至平淡。

她感到從未有過的充實和滿足。

她以為是夢境,張眼一看,果真是丈夫摟著自己。

丈夫問她的感受,他說自己太粗野,怕她不喜歡。

她搖搖頭,說:「不,我喜歡。」

梁佩珊因家裏停電來過夜,要委屈丈夫睡廳沙發,她答應丈夫周末任他為所欲為。

那個周末,夫妻倆在家中如漆如膠,張敏琪豪情奔放,風騷浪蕩,丈夫擁著她的裸體如痴如醉。

一個晚上,丈夫與朋友在外面吃飯,張敏琪一人在家,洗過澡後,她坐坐在廳中看電視。

突然,她看到那尊裸女雕像向她微笑,她身子晃了一晃,她把自己衣服脫光,赤裸裸在屋來來回回好一會兒,然後在廳中沙發上躺下。

她夢到丈夫又來到沙發前,輕撫她赤裸的嬌軀,丈夫激烈地和她做愛,她感到飄飄然,如墮入虛幻仙境一樣,到丈夫回來,她才如夢初醒。

接著好幾次丈夫與朋友在外面吃飯,都是這樣。

張敏琪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如此這般,且而是不由自主的,內心感到怪怪的。

一個周日,楊天楠公司有個客戶電腦系統突然發生故障,需要緊急維修,他和同事要立即前去解救。

張敏琪便找梁佩珊陪伴,但梁佩珊又已與同事行山去了,張敏琪只好一人留在家中。

張敏琪便觀看電視連續劇集來打發時間,期間丈夫打電話來,說Ricky的手提電腦有故障,一會兒他會拿電腦來給他維修,她先收下,待他回來才處理。

Ricky是張敏琪的上司,在一次公司的周年聚餐中,張敏琪介紹丈夫給Ricky認識。

Ricky知道楊天楠是做電腦維修的,顯得很高興,有時他的電腦出現故障,便找楊天楠幫手維修。

張敏琪接聽了丈夫電話後,繼續追看電視劇集。

突然,她看到那尊裸女雕像向她招手,她便湊上前一看,裸女雕像突然對她嫣然一笑,張敏琪一晃,裸女雕像變成一個裸女攝進她的體內。

張敏琪脫光衣服,裸身在屋中走動,就在此時,門鈴聲響,張敏琪去應門。

Maggie,我拿電腦過來給阿楠維修的。」

張敏琪打開門,Ricky走進屋內,他發現張敏琪竟是赤裸無遺的,他看得呆了。

他把手提電腦放在餐檯上,說:「Maggie,我把電腦放在這裏,今次又要麻煩阿楠啦。」

張敏琪沒有什麼反應,他再叫了Maggie幾聲,但張敏琪仍是沒有什麼反應。

他拿出手機向著張敏琪拍照,張敏琪也沒有阻止,任他大拍特拍。

後來張敏琪躺在廳中的沙發上。

Ricky看著一絲不掛的張敏琪,婀娜的身材,如雪的肌膚,美白的大腿,體態撩人,Ricky 繼續再拍下她的裸姿。

與此同時,他也看得慾火中燒,他褪下褲子,伏在張敏琪身上。

突然張敏琪電話響起來,張敏琪驚醒過來,她看到伏在自己身上的人不是丈夫,而是Ricky,她驚嚇得大聲呼叫。

Ricky也被電話鈴聲和張敏琪的呼叫聲嚇得抽身而起,他急忙拉起褲子奪門而出。

張敏琪驚魂甫定,接聽電話。

原來是丈夫打回來,他說工作還要一點時間才完成,因為想念她,所以打電話給她。

張敏琪說自己睡著了,所以沒有即時接聽電話,夫妻倆談了一會兒才掛線。

張敏琪掛線後,立即到浴室沖身,她哭了很久,她不敢把事情告訴丈夫。

丈夫回來看到張敏琪眼睛有點腫,張敏琪說是追看電視連續劇太投入。

翌日,張敏琪回到公司,Ricky叫張敏琪一起午膳,他有事跟她談。

Ricky打開他手機向張敏琪展示昨天他拍的照片。

張敏琪看到自己赤裸無遺的照片,她震驚得不懂說話。

Ricky好整以暇地說:「我說啊,你這些美艷的照片,同事一定很想看呢。」

張敏琪驚恐地說:「不要啊!」

Ricky說:「如果你不想我把這些照片傳給同事看,你得要依我條件?」

張敏琪說:「你想要多少錢?」

Ricky說:「不,你別誤會,我不是來敲詐的。」

張敏琪說:「哪你想怎樣?」

Ricky說:「你以後上班要穿短裙,讓我好欣賞欣賞你美白的大腿,還有,上衣內不可有穿戴,要低領,或者衣領下少扣兩個鈕扣。」

張敏琪怒目而道:「你……你變態。」

Ricky說:「呵,我變態,這少少的性感,怎及得你美艷的照片,哪我發出去讓大家看看吧。」

張敏琪急道:「不要,求求你。」

Ricky說:「不用求我,答應我的條件就可以啦,怎麼樣?」

張敏琪無奈點頭說:「我答應,但你要守信用,不可給任何人看到這些照片。」

Ricky說:「那你今天就開始上衣內不可有穿戴。」

張敏婷說:「這……我去洗手間一趟。」

Ricky說:「隨便,還有,記得衣領下少扣兩粒鈕扣啊。」

張敏琪瞪了他一眼便到洗手間去,她從洗手間回來,感到Ricky的目光好像她沒有穿著上衣一樣。

張敏琪說:「你要怎樣才刪除那些照片?」

Ricky說:「哪你要再依我一個條件。」

張敏琪說:「什麼條件?」

Ricky說:「今個周末,公司舉行戶外集訓營,周日中午回程,之後你和我到時鐘酒店。」

張敏琪心中一沉,說:「昨天你不是已經……」

Ricky打斷張敏琪說話:「不要提了,總之,你給我玩一次,我就刪除照片,我不保證什麼時候我一個不留神把照片漏了出去的。」

張敏琪面色鐵青,一言不發。

Ricky說:「這餐我埋單。」

Ricky拿了賬單到櫃面去,張敏琪兩眼呆滯,坐著不動。


周日傍晚,張敏琪從公司集訓營回來,她決定無論後果是什麼,她都要把事情告訴丈夫。

她告訴丈夫,那天Ricky拿電腦來維修時,她被Ricky壓在他身下,他又利用她的裸照來威脅她要依從他的條件。

張敏琪說:「我不知道他從那裏弄來我的裸照,我害怕那些照片流傳出去,我答應了他的條件,但今天我給他玩過後,他竟耍賴,說他只答應過,我給他玩一次,他就刪除一張照片,他……卑鄙無恥,我……錯了,我不應該答應他,也不應該不告訴你……我錯了……」

張敏琪梨花帶雨地說:「你要怎樣……我都會面對……」

楊天楠擁著張敏琪說:「你沒錯,不要怕,我愛你,不要哭……」

張敏琪緊緊地擁抱著楊天楠,楊天楠吻著張敏琪。

接著楊天楠打開那天的視頻給張敏琪看。

他說:「我細心分析過,你是受了那尊裸女雕像的影響,我也有……」

楊天楠便告訴張敏琪,昨晚他在夢境和一個全裸美女做愛,如幻如真,誰知早上醒來,竟是珊珊睡在自己身邊。

張敏琪說:「珊珊?」

楊天楠說:「你會怪我嗎?」

張敏琪說:「你都不怪我,我怎會怪你呢?我說倒便宜了珊珊呢。」

楊天楠再打開周六晚的視頻給張敏琪看。

楊天楠說:「珊珊也是受到那尊裸女雕像影響的。」

張敏琪說:「這尊裸女雕像,我們不要了。」

楊天楠說:「但表姐仍在加拿大,沒法送回去。」

張敏琪說:「那個無賴手上還有我那些照片,現在怎算好?」

楊天楠說:「讓我想一想……」

楊天楠走到工作房,取出Ricky留下要維修的手提電腦。

因為電腦其中一塊零件沒有現貨,要等到前天才有貨,結果楊天楠在周六上午才把電腦維修好,預備周一送回去。

楊天楠做電腦維修,職業道德是不應該查閱客人電腦內的資料,但今次不同,他開啟Ricky的電腦。

他在Ricky的電腦內找到一個相片資料夾,他打開一看,內裏存放了他老婆和幾位女士的裸照,他把資料夾全部下載過來,同時他想到一個報復計劃。

楊天楠說:「琪琪,我想我可以把你所受的屈辱討回來。」

張敏琪說:「老公,無論你怎樣做,我都支持你,那個無賴……欺人太甚!」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別墅

積分: 613


發表於 20-9-17 15:29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明大師傳奇) update new 96

(九十六)


周一早上,楊天楠弄好早餐,張敏琪身上只包著浴巾從浴室出來,直走到餐檯坐下吃早餐。

張敏琪說:「老公呀,那個無賴威脅我上班要穿短裙,又要穿低領上衣,還要上衣內不可有穿戴,都兩星期了。」

楊天楠平淡地說:「哪公司的同事和你大老板怎麼看啊?」

張敏琪說:「哪些死色鬼男同事當然大飽眼福啦,女同事,年紀大的,對我指指點點,年紀輕的,以為是公司新政策,開始跟風,大老板倒沒說什麼,有次在升降機和他碰遇,他還讚賞我,全升降機的人都望著我,搞得我不好意思。」

楊天楠說:「這麽多人欣賞你的性感,你應該感到自豪才是嘛。」

張敏琪發嬌道:「你變態啊,這麽喜歡老婆給人看。」

楊天楠說:「計劃還差些少,你忍耐多一點點時間,很快。」

張敏琪說:「那個無賴又威脅我和他到時鐘酒店,我推說大姨到不方便,他有點不高興,威脅我今個星期開始連短裙內也不可有穿戴,我怕連那個都給人看到了。」

楊天楠說:「記得你提起過,今個星期他是不是有個 project presentation?星期幾?」

張敏琪說:「星期四上午。」

楊天楠說:「好,就在星期四,讓他嚐一嚐被羞辱的滋味。」

周三早上,楊天楠交給張敏琪一支記憶棒,說:「你可以把記憶棒的檔案和他要用的檔案偷龍轉鳳嗎?」

張敏琪說:「沒問題,客戶明天一早便到來,今天下班前就要做好準備,都是由我負責的。」

楊天楠說:「那很好。」

周四,張敏琪早早回到公司,她確保偷換了的檔案沒有被發覺。

客戶到了,因為是重要客戶,大老板也在座。

開場白之後,Ricky點擊要用的檔案,檔案被打開,彈出的竟是一幅幅女人的裸照,容貌清晰,無遮無掩,纖毫畢現,全是同一個女人的不同姿態。

Ricky一臉驚恐,面色鐵青。

大老板則滿面怒容,Ricky更是啞口無言。

這時張敏琪從容地把一支記憶棒接上電腦,對客戶道歉,解釋接駁出錯,現在重新可以向客戶介紹有關內容。

其實這個projectRicky利用張敏琪的裸照威脅張敏琪替他做的,功勞則歸他,張敏琪礙於自己裸照在他手上,敢怒不敢言。

客戶非常欣賞計劃內容,認為很創新,並立即和公司簽訂合同,大老板轉怒為喜。

在張敏琪與客戶開會時,公司裏人人手機都收到同樣的照片,而且還收到一個視頻,視頻中是相片中女人的性愛片段,片中女人容貌身材清晰可見,動作堪比A片。

公司內頓時沸沸騰騰,有人已認出那個女人是Ricky的妻子。

張敏琪下班回來,摟抱丈夫,說:「大老板即時把那無賴開除了,真是大快我心!」

楊天楠說:「可是要由他妻子來承擔他所做的果。」

張敏琪說:「應該是他自食其果,這個無賴玩別人老婆,今天就讓他嚐嚐自己老婆被人玩的滋味。是了,我想問視頻中那個蒙面男人是誰?他的身形跟你有幾分相似,如果是你就好了。」

楊天楠說:「哦,如果是我,你不吃醋嗎?」

張敏琪說:「我一邊看一邊想,如果那個蒙面男是我老公就好,看著那無賴的老婆被我老公玩,才可以一雪我被他玩的心頭之恨。」

楊天楠笑說:「你好變態啊!」

張敏琪說:「那個無賴玩得我好屈辱呀!」

楊天楠摟著張敏琪說:「那個蒙面男是我,我說過要把你所受的屈辱討回來。」

張敏琪說:「真的?嘩,真痛快呀,你是怎樣做到的?」

楊天楠說:「是這樣的……」


周一,楊天楠打電話告訴Ricky,他的手提電腦已維修好,會把電腦送到他府上,問他家裏有沒有人。

Ricky說他妻子在家,還說家中的桌上電腦也有點問題,叫楊天楠順便檢查一下。

楊天楠來到Ricky住宅,應門是他太太,因為楊天楠曾來過維修電腦,她認得楊天楠,便打開門讓他進來。

楊天楠說:「鄭太太,鄭生的手提電腦已維修好,我送回來。」

鄭太說:「哎呀,要麻煩你送回來,不好意思呀。」

楊天楠說:「小意思,鄭生說桌上電腦也有問題?」

鄭太說:「是呀,真不好意思,經常麻煩你。」

楊天楠說:「沒問題,讓我看看。」

鄭太說:「哪你自便,我回房間去做事。」

楊天楠盯著鄭太走進了間房,他立即從袋子取出小型監視器,找了既不起眼又可看到廳中情況的位置安放好,然後再拿出琉璃裸女雕像,放到他們廳中擺放飾物的玻璃櫃裏。

他完成檢查桌上電腦後,告訴鄭太電腦暫時可以使用,但需要更換零件,他要回去看看零件有沒有存貨,再聯絡她,之後他便離去。

楊天楠從監視器觀察鄭太的起居生活。

原來鄭太是搞首飾網店,她自己設計款式,客人喜歡可以落單訂造,她造好後交由速遞公司收貨送貨。

每天早上鄭太會在廳中做瑜伽,然後到浴室洗澡,接著上自己網店查閱訂單情況,或上載新款式,然後在工作房鑲嵌首飾。

中午後她會到巿場補添一些日常用品,然後繼續做鑲嵌。

晚上,她收看一會兒電視才睡覺。Ricky下班回來,多是自己在卧房

用手提電腦上網。

如是者過了三天,沒有異樣。

到了周四,鄭太如常在家中做瑜伽,突然鄭太望向擺放飾物的玻璃櫃,身子晃一晃,然後她把身上的衣物脫光,赤身走到浴室,她再從浴室出來,身上仍是沒有穿任何衣物,但她若無其事地如常起居,只是看上去精神有點恍恍惚惚。

楊天楠知道時機到了。

周五,楊天楠打電話給鄭太說他會過來更換她的桌上電腦零件。

楊天楠按了門鈴,鄭太身無寸縷來應門,看她的神情,她完全不介意自己赤身面對別人。

楊天楠很快便完成電腦的零件更換,他走到房間通知鄭太。

鄭太坐在工作檯邊正在鑲嵌首飾,楊天楠拍了她幾張照片,鄭太沒有反應。

楊天楠說:「鄭太,你造的首飾很漂亮,你可否穿戴上首飾,讓我拍幾張照片向朋友推介。」

鄭太點點頭,起身走到廳中,從玻璃櫃取首飾出來戴上,然後讓楊天楠拍照。

楊天楠說為展現首飾的漂亮,他指導鄭太擺不同的姿態,有站姿,坐姿,俯身,側身,回身,她完全任由楊天楠擺佈。

楊天楠光明正大地向她拍照,他拍的是鄭太全身照,換言之,鄭太是全裸入鏡的。

楊天楠拍夠後,告訴她下周一他再來,因為電腦還有一個零件要更換。

在楊天楠離開時,鄭太竟貼身摟著楊天楠,並和他親嘴,好像妻子送丈夫出門上班一樣。

周六周日,鄭太在家居仍是身無寸縷。

周一,楊天楠再到鄭宅,鄭太赤身來開門,她一見楊天楠,便貼身摟著他,要和他親嘴。

楊天楠和鄭太親過嘴,他叫鄭太躺在沙發上,鄭太欣然照做。

楊天楠用攝錄機把鄭太由頭由腳,由腳到頭拍攝一次,然後架好攝錄機對著她,他則脫光衣服,蒙上臉。

這時鄭太已媚態十足地向他微笑招手。

他走到沙發,把鄭太壓在身下,猛烈地進攻,瘋狂地衝刺,他要把Ricky蹂躪他妻子的怨憤發洩在鄭太身上。

鄭太閉著眼睛承受楊天楠的衝鋒陷陣,扭動腰肢迎合楊天楠的縱橫馳騁,口中哼出如怨如慕的聲音。

雲雨過後,鄭太癱軟躺在沙發上,楊天楠再一次拍攝鄭太全身,便收拾物品離去。

楊天楠把鄭太的裸照,製作成一個封面跟張敏琪工作project一樣的檔案,叫老婆偷龍轉鳳。

他又買了一個新手提電話,把鄭太的裸照放到手機內,然後打電話約Ricky周三晚出來。

楊天楠向Ricky展示手機內他老婆的照片。

Ricky一呆,說:「你……怎弄來的?」

楊天楠沒說什麼,提議大家把對方老婆的照片從手機中刪除。

Ricky也不笨,說:「你做電腦維修的,我怎知你還有沒有備份?」

楊天楠說:「哪你要信我。」

Ricky 說:「你好嘢,好,我刪除。」

兩人又互相檢查對方手機內的照片確定完全已被刪除。

Ricky故意輕佻地說:「呵呵,你老婆真是騷貨,我玩她時她都好興奮。」

楊天楠忍著怒火,冷冷地說:「走著瞧。」

楊天楠之前已問張敏琪取了她公司同事的電話表,並儲存在新手機內,就在周四那天上午,把鄭太的裸照和性愛視頻分傳出去。


張敏琪問:「你怎知那個無賴沒有備份?」

楊天楠說:「他怎會沒有備份呀,他不過做做樣,回去又從電腦把相片下載到手機。」

張敏琪說:「哪怎算好?」

楊天楠說:「我計算過,當星期四他看到他老婆的照片時,他會估計是我做的,他一定會把你的照片從手機分傳出去作為報復,所以我星期三跟他會面,確保他手機內你的照片全部被刪除,而他電腦內所有你的照片,我都已全部刪除了,所以他回去在電腦內是找不到你的照片,無從下載到手機。」

張敏琪說:「老公,你好棒。」

楊天楠說:「我有什回報啊?」

張敏琪說:「唔,由今晚到星期日,你想怎樣玩我都可以,我全聽你的,不會反對。」

楊天楠說:「真的?」

張敏琪說:「真的。」

楊天楠說:「我叫珊珊過來一起玩。」

張敏琪微嗔道:「How dare you are!」

楊天楠說:「I’m joking !」

張敏琪說:「me too!」

夫妻倆互瞪一眼便摟抱一起親熱起來……


翌日早上,張敏琪從浴室出來,身上只包著浴巾,坐到餐檯吃早餐。

楊天楠說:「老婆今天穿什麼衣服上班?」

張敏琪說:「都是一樣啦,短裙低領上衣。」

楊天楠說:「為啥?」

張敏琪說:「大老板說昨天客戶除欣賞project內容外,同時很欣賞我的衣著打扮,說令人眼前清亮,精神抖振,所以昨天大老板發了通告,鼓勵同事以我的衣著為楷模,我忘記告訴你,那個無賴的職位暫時由我替代,哪我怎可以不以短裙低領上衣上班啊!你不喜歡?」

楊天楠陰陰笑,說:「不是,我為我老婆的性感而驕傲。」

張敏琪看到老公望自己的目光,咯咯地笑道:「你又在想打我的壞主意了……」

楊天楠笑而不語。

兩夫妻下樓上班去,剛踏出大廈門口,聽到有人大叫:「楊天楠!」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別墅

積分: 613


發表於 20-9-17 15:40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明大師傳奇) update new 97

(九十七)


楊天楠循聲一望,只見Ricky手持大鎅刀直衝過來,揮手向楊天楠橫掃過來。

楊天楠猝不及防,手臂被Ricky的鎅刀割傷,血流如注,張敏琪驚嚇得大聲叫喊。

Ricky轉身望向張敏琪,目露兇光,楊天楠大叫:「琪琪,快返回大廈內,報警!」

楊天楠說完飛身撲向Ricky,二人倒地,摟作一團。

大廈保安已聞聲走出來,一看,即時報警,並連忙把敏琪拉回大廈內。

張敏琪已驚嚇得六神無主。

由於楊天楠手臂受傷流血,反被Ricky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Ricky大叫:「賤人,你出來,你不出來,我鎅你老公……」

張敏琪說:「不要……不要……我……過來……不要傷害我老公……」

Ricky說:「楊天楠……你耍我……我今天就要你好看……賤人……你現在給我脫清光……否則我把楊天楠鎅得體無完膚……」

張敏琪說:「不要……不要啊……」

Ricky揮動手上的鎅刀,說:「脫衣啊……脫啊……先脫短裙……你不脫……我鎅他……」

張敏琪說:「不要……我脫……」

張敏琪含著淚,伸手拉下裙邊的拉鍊,把短裙褪到腳踝。

Ricky說:「我叫你短裙內不可有穿戴,你不聽話,我鎅你老公……」

Ricky舉起鎅刀,楊天楠手臂又被割傷。

Ricky叫:「賤人,把內褲脫下來!」

張敏琪被嚇得花容失色,不知所措。

這時兩名警察趕到。

「警察,不要動,放下武器!」

Ricky聽到警察,他一看,兩名警察站在自己面前幾步之間,其中一名警察舉槍對著自己。

「不要動,放下武器,否則開槍。」

Ricky望向張敏琪,說:「賤人,你不脫內褲,我鎅你老公……」

「不要動,放下武器,否則開槍。」

Ricky沒理會警察的警告,他舉起鎅刀揮向楊天楠。

「砰!」

槍聲一響。

Ricky肩膀中槍,但他沒倒下,欲再用鎅刀刺向楊天楠。

「砰!」

槍聲再響。

Ricky身體搖晃,楊天楠見勢扭動身子,Ricky身子倒下,兩名警察湧上前制服Ricky

張敏琪飛奔撲到楊天楠身上:「老公……你怎樣?」

這時救護員來到,即時替楊天楠包紮傷口,然後送上救護車前往醫院。


根據警方消息,Ricky會被控告傷人罪。

警方向楊天楠問話,因為Ricky指控楊天楠偷取他電腦內的資料。

楊天楠向警方交待,Ricky拿手提電腦來給他維修,那天他不在家,他強姦了他的妻子,並拍下她的裸照,及要脅她順從他的要求。

後來鄭太的桌上電腦有問題,叫他上門維修,原來鄭太家居是裸體的,但鄭太沒有避忌,還很大方地讓他拍照,他便用這些照片和Ricky交易,互相刪除手機內對方妻子的照片。

警方也相信楊天楠的說話,警員上門時,鄭太真的是身無寸縷的。

警方也證實在Ricky電腦內有大量她妻子的裸照。

Ricky電腦內還有其他女士的裸照,所以警方邀請張敏琪,看看認識不認識照片中的女士。

張敏琪認出好幾位女士都是她公司的同事,有一兩位已經離職。

再經警方調查,發現Ricky利用職權耍手段,曾威脅公司內的幾個女同事和他上床,並拍下她們的裸照繼續要脅她們,她們既不敢告訴丈夫,也不敢報警,免事情鬧大,影響名聲。

Ricky因傷人被捕,被警方調查出事件來,她們才不得不說出被Ricky要脅的事。


我問:「現在那裸女雕像在哪兒?」

楊天楠說:「還在鄭宅。」

我問:「取不回來了?」

楊天楠說:「是,鄭太已自殺過世了。」

我說:「是不是全身赤裸倒斃在浴缸內?」

張敏琪說:「大師怎知道的?」

我說:「我猜的,因為Hannah的母親何女士也是全身赤裸倒斃在浴缸內。」

李香蘭說:「兩者有關連嗎?」

我說:「有,所以我擔心擁有雕像的人會出事,可惜已晚了一步,鄭太太應了一劫。」

張敏琪說:「我們曾擺放過它,我們會有影響嗎?」

我說:「很難說,因為你們什麼儀式也沒做便把雕像送給別人,還有,你們觸摸過雕像的人都有過肌膚之親,情況比較複雜。」

楊天楠說:「明大師的意思是我們會出事?」

我問:「又不一定,最近你們有沒有什麼異樣?」

楊天楠望望張敏琪,欲言又止。

馮淑雲說:「哎呀,我們也擺放過那個雕像,哪我們會不會也有事?」

我說:「應該沒事,不過,我也看看。」

我取出羅庚,在宅內量度一番。

我說:「胃入斗牛,積千箱之帛,你們如有投資,看來收益不錯。」

陳生(馮淑雲丈夫)說:「是呀,明大師算得準呀。」

馮淑雲說:「明大師,究竟雕像對我們有沒有影響?」

我說:「貴宅理氣不錯,且雕像擺放時間不長,你們又有一段時間不在家,沒有影響。」

我繼續說:「裸女雕像是一對的,Hannah 母親何女士把當中一個送給馮女士,而另一個雕像目前在Hannah家宅,這個雕像氣場有異,我推測何女士送雕像給馮女士,她是別有用心的,依你們所述,何女士可能利用這個雕像加害馮女士,剛巧馮女士把雕像轉送出去,避了一劫。」

馮淑雲說:「吓,我們是好朋友,Linda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說:「綜合來看,何女士是出於妒忌,所謂妒可殺人不見血,何女士妒忌兩位好友嫁得好夫婿,而她則遇人不淑,尤其彭女士的夫婿曾是她心儀的人,心生怨憤,以致走火入魔。」

張敏琪說:「明大師,你可以不可以也看看我們家宅?」

我說:「我也正有此意。」

馮淑雲說:「我和你們一起去。」

我說:「 Hannah,你也跟來,可能我要你幫手,楊生,楊太,你們不反對嗎?」

楊天楠看了張敏琪一眼,才說:「無問題。」

李香蘭說:「好啊。」


張敏琪說:「明大師,裸女雕像就是擺放在這個位置。」

我取出羅庚,在宅內測量,又四周察看。

我說:「棟入南離,驟見廳堂再煥,看來楊太應該升了職。」

張敏琪說:「是啊。」

我繼續說:「不過……」

張敏琪心急地說:「不過什麼?」

我望望楊氏夫婦說:「澤山為咸,少男之情屬少女。」

兩人一臉茫然望著我。

我說:「楊生,當日你和鄭太親熱時,有沒有感覺像你夢境中的裸女?你不妨直說。」

楊天楠有點尷尬地說:「當鄭太躺在沙發上向我招手,那個媚態確是像那名裸女的影像。」

我又問:「當日你和楊太閨蜜親熱時,在你意識中是和那名裸女親熱,但之後你們……你還有沒有裸女的影像?」

楊生顯得更尷尬,他說:「有,但我不知為什麼會這樣?」

我問張敏琪:「楊太,你是否一回到家來,就想要脫光衣服?」

張敏琪一臉羞紅,點頭說:「是,但我不知為什麼會這樣?」

我說:「哪你們哪個玉石裸女雕像又從何而來?」

楊生說:「一天我和琪琪經過一間賣古玩玉石店,我們走進去逛,看到這個玉石裸女雕像,形態優雅,艷而不俗,給人有一種似夢非夢的感覺,我們很喜歡,便買下來,我和琪琪並不抗拒裸體藝術,認為那是表現人體之美,所以看到表姐那個琉璃裸女雕像便喜歡上。」

我說:「對於一些保守人士來說,裸女雕像仍是一種禁忌,但在秦漢隋唐文化中,尤其敦煌文化,司空見慣,人間俗世,五色六欲,七情八風,禍之所致,縱之為魔,抑之為佛,魔佛變幻,一念之間。」

李香蘭說:「明大師的禪語,我似明非明,我一定要跟大師學習。」

張敏琪說:「大師,這個玉石裸女雕像有問題嗎?」

我說:「玉石裸女雕像本身沒有問題,而是琉璃裸女雕像應該是被滲了黑氣,污染了玉石雕像,但玉石自有玉石靈氣,才使楊太僅有裸身之行為而無其他不雅之舉止,也幸有楊太家居裸身,才使楊生暫時無事。」

張敏琪說:「阿楠為什麼會有事?」

我說:「琉璃裸女雕像之黑氣,是欲使夫妻各生異心,藉以拆散夫妻,誰知楊生與楊太閨蜜意外之情,楊太被鄭生威脅玩弄之事,夫妻倆各能體諒對方,反使夫妻情深意重,遂使玉石裸女雕像雖被污染而不顯邪惡,因而邪氣生不起來,但楊生仍有裸女影像出現,應是與鄭太親熱之時,受黑氣薰染,幸有楊太家居裸身,才令楊生凝神不散,但如楊生身上黑氣不除,因宅中有不吉之氣,山地被風,還生瘋疾,怕最終都會出事。」

張敏琪說:「明大師,阿楠有得救嗎?」

我說:「可惜鄭太那兒的雕像取不回來。」

李香蘭說:「在我處還有一個雕像啊?」

我說:「兩個雕像各有不同。」

李香蘭說:「有什麼不同?」

我說:「一個左姿,一個右姿,
無論左姿右姿,都會使女性風騷銷魂,放浪裸身,以迷惑男性,左姿會令男性出現裸女幻像,右姿會令男性迷戀心中女性,Hannah家中的雕像是右姿,而且那個雕像我相信也是滲入了黑氣。」

張敏琪說:「大師,你要幫幫阿楠啊,只要阿楠無事,我什麼也願意做。」

我躊躇不定,低首思量。

我看到那個玉石裸女雕像,我問楊天楠:「我可以取來看看嗎?」

楊天楠說:「明大師,隨便,不用客氣。」

我把玉石裸女雕像捧在手中,有一種冰潔氣清之感。

玉石裸女細腰艷乳,斜身側首,右手擱在右大腿旁,左手按在右大腿盡處。

突然,我看到裸女似笑非笑,兩眼迷離,春夢依夢。

我靈機一閃,我說:「有辦法了。」

張敏琪說:「大師有辦法了?」

我說:「但要楊太和你閨蜜協助,楊太,你請你的閨蜜梁小姐上來吧,不要讓她在餐廳坐得太久。」

楊天楠和張敏琪面面相覷。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別墅

積分: 613


發表於 20-9-17 15:41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明大師傳奇) update new 98

(九十八)


我說:「你的閨蜜是和你們在一起的,是嗎?」

張敏琪說:「大師又知道的?」

我說:「剛才我在宅內四周察看時,看到廚房洗好的碗筷有三,日常飲用的杯子也有三,那是說這宅平日住有三人,我猜,在我們來之前,你致電你閨蜜,請她先到餐廳迴避,待我們離去後,她才回來。」

楊天楠說:「都是我不好。」

張敏琪說:「不……不是……

馮淑雲說:「究竟什麼回事?」

張敏琪說:「阿楠被那個無賴割傷後,在家休息,但我請不到假,因為公司那個project要我全力跟進,我只好跟珊珊商量,請她來照顧阿楠,橫豎大家都無秘密顧忌。」

楊天楠說:「琪琪對於被威脅受辱的事仍有陰影。」

張敏琪說:「有時我想起被那個無賴玩我時的屈辱,我情緒會低落,當我想到老公玩那個無賴老婆,我又好興奮,我知道這樣對老公不公平,我很內咎答應那個無賴跟他到時鐘酒店。」

楊天楠說:「琪琪,不是你的錯,不關你的事。」

張敏琪說:「老公好體諒我,沒有勉強我,又替我報仇雪耻,老公給那個無賴割傷,都是我的錯,所以當珊珊來照顧阿楠,我也成全他們,橫豎公司工作累得我要命。」

馮淑雲一臉驚訝,說:「你們三人……睡在一起……

楊天楠說:「不是,珊珊睡廳,我把沙發換成沙發床了。」

這時有人開門進來,楊天楠說:「是珊珊。」

張敏琪上前拉著她向我們介紹。

梁佩珊看著我們有點不自然。

我說:「梁小姐,我明白你們的情況有點複雜,俗世人未必理解,但最重要是自己如何面對,男女之情,最重要是真心實意,情投意合,如雙方貌合神離,同床異夢,一紙婚書,又如何能繫情綁意,既然你倆閨蜜,能共相處一屋,互諒互信,又何必理會別人眼光,人是為自己而生活,不是因別人而存在。」

梁佩珊有點感觸的望著我點頭。

我簡單地向她講述楊天楠被黑氣薰染,需要化解黑氣才可以確保無事。

梁佩珊緊張地問:「要怎樣做?姐夫才沒事?」

我說:「找你來就是想請你來幫忙。」

梁佩珊說:「只要能救到姐夫,我什麼都願意做。」

我請梁佩珊給我把脈,再看她面色,我說:「看來梁小姐幫不上忙了。」

梁敏琪和張敏琪異口同聲說:「為什麼?」

我說:「梁小姐,你有了身孕?」

楊天楠望著梁佩珊說:「真的?」

梁佩珊點點頭。

張敏琪握著梁佩珊的手,激動地說:「阿楠終於有他的孩子了。」

楊天楠說:「明大師,我們想有孩子好久了,可惜琪琪有先天不孕症。」

張敏琪說:「是,我不能生孩子,我好不開心,現在好了。」

我說:「既然這樣,哪要請Hannah幫忙了。」

李香蘭說:「怎樣幫忙?」

我說:「你說曾跟你母親練習瑜伽?」

李香蘭說:「我學得不好,很難靜心。」

我說:「不要緊,至少有個基礎。」

李香蘭面紅耳赤地說:「但我跟母親練習的是……那個……這個……我……」

張敏琪心急地說:「Hannah小姐,我明白要你幫忙有點唐突,不過希望Hannah小姐考慮考慮……救救我丈夫……你有什麼要求,我做得到的話,我一定做……」

梁佩珊也說:「是呀,Hannah小姐,你有什麼要求?我做得到的話,我一定做……」

我說:「Hannah,就當這是一個考驗,你通過考驗,我就破例,讓你跟我修法。」

李香蘭一聽,說:「真的?明大師,我真的可以跟你修法?好啊,請大師吩咐我要怎樣做?」


我先指導Hannah一些心法之後,

我請梁佩珊退入卧房,由馮淑雲陪伴,並以我加持的衣物覆蓋胎門,以免受黑氣牽引。

我把Hannah和楊天楠眼睛蒙上,

Hannah手捧玉石裸女雕像盤坐在擺放琉璃裸雕像位置對出的地上,楊天楠則面對她而坐。

張敏琪替二人寬衣之後,她自己也寬衣坐在二人中間,她面對著楊天楠,兩手握著楊天楠兩手,我告訴張敏琪,任何情況都不要放開手。

我告訴楊天楠,當他看到之前所見的裸女,無論他看見的是梁佩珊也好,是鄭太也好,他要全力以赴,直到他聽到鈴聲一響,他則必須放開她。

我指示Hannah開始依我所教之法起修,我在她背後盤坐。

過了大約一刻鐘,我見楊天楠身子抖動,張敏琪一臉惶恐,我散座走到楊天楠背後,在他頂輪結印金剛誦。

須臾,楊天楠身子停止抖動,我示意張敏琪閉目。

突然我感到一股淡淡的黑氣埸從楊天楠頂輪釋出。

「兩乳中心透紅光,遍照一切滿十方,顯空如幻拙火定,蓮花花開體清涼。」

我是唸給Hannah聽,免得她把心不定。

一瞬之間,黑氣旋攝入玉石雕像,我即搖鈴,並把大悲水在楊天楠頭頂灌注下去。

楊天楠身子晃了幾晃便向前倒在張敏琪胸懷。

「圓滿資糧得加持,一切功德悉成就。」

這誦句都是唸給Hannah聽,讓她懂得收攝。

我示意張敏琪扶楊天楠躺在沙發上休息。

我用布把玉石雕像包好,請Hannah散座。

我請馮淑雲和梁佩珊從卧房出來。

這時楊天楠回過神來。

我問他感覺怎樣?

楊天楠說出情況來。

「我感到那個全裸美女出現,但影像較淡,她向我招手,我走上前,是珊珊,我擁抱她,問她怎麼樣,她笑而不語,只用身體貼著我,我們相擁相吻,交織纏綿,她把頭埋在我胸膛,我輕輕擡起她頭來,我一看,竟是鄭太,我吃了一驚,身子抖動,我記得大師說無論是珊珊或者鄭太,要全力以赴,於是我奮起挺進。

「突然那個全裸美女既不是珊珊,也不是鄭太,她妖冶蝕骨,酥軟如綿,她口中哼出令人銷魂蕩魄的聲音,我整個人迷迷糊糊,她把我緊緊的糾纏著,她好像要把我帶到什麼地方去似的。

「突然我聽到鈴聲,我醒記大師說鈴聲一響,必須放開她,於是我擺脫她,但她緊緊的牽著我,不讓我離開。

「有人在背後拉著我,我回頭看是琪琪,她含淚望著我,我看到她口形在說不要走。

「我又看到珊珊在琪琪背後不遠處,她手裏抱著一嬰兒,焦慮的望著我。

「我驚恐萬分,猛力掙脫,突然一陣清涼滲心,我兩手才能鬆脫,身子向後一倒,眼前一黑便昏過去了。

「到我醒來,張眼看到琪琪和珊珊,我才放心。」

張敏琪抱著楊天楠說:「老公,難為了你。」

梁佩珊則依偎著楊天楠沒說話。

我說:「想不到這股黑氣,只玉石雕像所污染的,和楊生被薰心的,已經這麽厲害,現那個雕像再加上鄭太自殺的煞氣,誰擁有那個雕像,情況都不堪設想。」

馮淑雲說:「明大師,這究竟是什麼來的?」

我說:「根據從何女士送給彭女士的觀音像內取出的物件來看,應是同一門路。」

馮淑雲說:「什麼物件那麽邪門?」

我說:「那是一塊染有斑駁血漬的小方塊布,上面寫有種子字,和一幅也滲有斑駁血漬的相片。

馮淑雲說:「這麽恐怖的!但怎會有人把相片放到觀音像內的?是什麼相片呀?」

我說:「相片中人是何女士,她全身赤裸不著一絲,交膝盤坐,兩手胸前結印,怒目而視。

馮淑雲說:「嘩,好恐怖呀!Linda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李香蘭說:「明大師,經你這樣說,我記得母親生前也有這個坐姿,那是一個晚上,我因工作疲累早睡,半夜起來到廚房取水喝,朦朦朧朧看到母親對著雕像盤坐,我以為母親神心,沒有理會,我也看不到她的臉是怎樣的。」

楊天楠說:「大師,琉璃雕像內不可能藏有什麼東西,因為會看到的。」

我說:「琉璃雕像是以黑氣薰染宅內人的氣場,如宅內理氣不佳,人丁氣場不旺,所受污染更大。」

張敏琪說:「明大師,阿楠還會不會有事?」

我說:「我看楊生應該沒事的了,但楊太和梁小姐受琉璃雕像所薰染之氣,因無琉璃雕像牽引,未能化解。」

楊天楠緊張的說:「她們會不會有事?會不會好像鄭太那樣?」

我說:「不會,楊生放心,你倆夫妻情深,楊生與梁小姐之事,係受雕像之氣所影響,雖然當中梁小姐對楊生情有獨鍾,但主要兩人不是偷情,所以楊太和梁小姐只是裸身放浪而已,對象都是自己心愛之人;不同於鄭太,我看鄭太對於鄭生四處拈花惹草,心生怨恨,才強化雕像黑氣對鄭太的影響,以致鄭太輕生。」

馮淑雲說:「這樣說來,雕像如果擺放我處,所發生的事又會怎樣?」

我說:「我說過琉璃裸女雕像之黑氣,是欲使夫妻各生異心,藉以拆散夫妻,如雕像擺放在馮女士宅中,什麼情況會出現,很難說,若然男人色心把持不定,俗語都有謂臨老入花叢,最壞情況是馮女士命喪黃泉。」

馮淑雲說:「唉,Linda為什麼要這樣害我啊?」

李香蘭說:「明大師,哪我家那個雕像又如何處理?」

我說:「剛才你都能依法起修,不錯,你回去就依我今日所教之法,連修七日,到時我過來再把你家雕像淨化。」

李香蘭說:「多謝大師。」

我說:「楊生,這個玉石雕像,我拿回去起壇淨化,把從你身上攝出之黑氣打散,並加持玉石雕像,我再送回來,如不是這個玉石雕像之靈氣,楊太和梁小姐的舉止也不盡同了。」

楊天楠說:「非常感謝大師幫忙。」

我說:「可惜未能把流落的琉璃雕像取回來,不知將來落在誰家手上,又引起無端之禍來。」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別墅

積分: 613


發表於 20-9-17 15:42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明大師傳奇) update new 99

(九十九)


我按下門鐘,應門是一位年青女士。

「我來找王小姐的,是楊太,呃,應是張小姐介紹的。」

「是明大師?請進來。」

「你是王小姐?」

「是,叫我佳佳可以了,多謝明大師你抽時間來。」

「不用客氣,聽張小姐略略說過你的情況……」

這時卧房有人叫:「有人來了嗎?」

王佳佳回應說:「是呀,媽,你不用出來啦,你在房看電視吧。」

王佳佳對我說:「不好意思。」

我說:「不要緊,讓我先看看。」

我拿出羅庚量度,並四周察看。

王佳佳說:「我媽的房間,可以不看嗎?」

我愕一愕,說:「稍後再看也可以的。」

我察看完,掐指計算一番,我再觀察王佳佳臉色。

我說:「可否讓我把一把脈?」

王佳佳雖感奇怪,亦讓我把脈。

王佳佳說:「大師,怎樣?」

我說:「貴宅理氣不錯,生旺得宜,王小姐工作順遂,八逢紫曜,婚喜重來,看來王小姐應是蜜運已成,談婚論嫁,而且……」

王佳佳說:「而且什麼?」

我說:「王小姐是奉子成婚吧?」

王佳佳臉紅地說:「是啊,給大師說中。」

王佳佳頓了頓說:「大師,我家風水真的沒有什麼問題?」

我說:「沒有什麼大問題,外事都沒煞氣牽引到內局,除非是內在有牽引物,我觀察廳房,無甚大礙,只令壽堂的房間未看,不知是否有相衝?」

佳佳面有難色說:「這個……」

我說:「難道伯母病了?如不方便,那就算吧,只是……」

王佳佳說:「只是什麼?」

我說:「我不妨直說,貴宅風水以你父母之卧房有點問題,金水多情,貪花戀酒,令尊早年應有婚外情,但到如今,也應事過境遷了吧。」

王佳佳說:「大師說中了,我爸最近又有事發生。」

我說:「哪讓我看看你父母房間有什麼問題?」

王佳佳說:「大師,我也不妨直說,我媽最近在家不穿衣服四處走動,連拿垃圾到垃圾房都不穿衣服,我跟她說不要這樣,她只傻傻笑笑,我以為她有病,帶她去看醫生,但一切又正常,後來在閒談中和Maggie提起,她介紹明大師來看家宅,看看是不是風水有問題?」

我說:「哪令壽堂遇見左鄰右舍都沒避忌?」

王佳佳說:「沒有避免,街坊都認為我媽是瘋子。」

我說:「這樣吧,為免尷尬,我先到廚房迴避一下,你把令壽堂帶到你房間安頓,你叫我一聲,我到你父母房間察看。」

我聽到王佳佳叫喚,我便到她父母房間察看,卧房連浴室,一般卧房傢俬擺放,我看見有一個五層抽屜櫃,櫃頂擺放了一些玉石物品,正想細看,聽到王佳佳來到。

「明大師,怎麼樣?」

「令壽堂沒事嗎?」

「我媽說有點疲倦,我讓她在我床睡一會兒。」

我指著五層抽屜櫃頂一個琉璃裸女雕像說:「這個雕像從那裏來的?」

王佳佳說:「是我爸從古玩攤檔買回來的,我爸很喜歡收集一些古玩玉石之類的東西,這個櫃都是他的收藏品。」

我說:「我可以看看嗎?」

王佳佳說:「可以。」

我打開抽屜細看之後,說:「我們到客廳再說。」

我們來到客廳坐下之後,說:「王小姐,你想一想,令壽堂出現不穿衣的現象是不是由你父親把那個裸女雕像買回來之後才出現?」

王佳佳細想之下,說:「咦,經明大師提起,時間上是啊。」

我說:「王小姐可否把事情說一說?」

王佳佳說:「事情是這樣的……」


有次王佳佳剛好有假期,陪同母親一起和她一班太太團到外地旅遊,王太有閨女陪同旅遊,令一班太太羡慕不已。

王佳佳母女從外旅遊回來,兩人說說笑笑,還講及旅遊時的趣事,進屋之後,母女各返回自己卧房。

王佳佳一踏入卧房便聽到母親叫喊,她連忙衝過去父母卧房,她被眼前一幕驚呆了。

父親正和一個不知名的女人,兩人赤身在床上交纏一起。

王佳佳回一回神便拉母親離開卧房走到廳來。

王佳佳母親坐在廳中沙發上,神情呆滯,不發一言。

一會兒,王佳佳見父親和那個女人從卧房出來開門離去,王佳佳用怨憤的眼光望著父親和那個女人。

王佳佳領母親回到卧房,她叫母親洗澡睡覺吧,待母親躺在床上,她才離開母親卧房。

夜半,王佳佳起身到廚房取水喝,聽到父母卧房傳出聲音,她細聽便知是怎麼一回事。

她心裏奇怪,母親這麽快便原諒父親,和他相好?但她則不能當作沒事發生一樣,第二天她跟父親都沒說過一句話,她心裏甚至不想父親出現她的婚禮。

這天王佳佳下班回來,母親在廚房做活,但她呆了,母親是一絲不掛的,她問母親幹啥,母親只笑笑沒說什麼。

王佳佳有點擔心,怕母親受了刺激有反常行為。

一天晚上王佳佳男友送她回來,就在住處的街角便利店門前,聚了一羣人鬧鬧哄哄。

兩人上前看看是怎麼回事,原來是一名裸婦到便利店買東西,有人舉起手機向她拍照。

王佳佳一看竟是母親,她連忙上前,她急脫下自己外套披在母親身上,和男友急忙扶母親回家。

第二天,王佳佳向公司請假,帶母親去看醫生。

經醫生檢查後,王母身體無恙,精神也沒問題,至於她為何赤身走到街上,醫生也找不到原因。

王佳佳擔心母親不知出了什麼問題,與好同事Maggie談起,她介紹明大師看看家宅,或許有點幫助。

王佳佳說:「明大師,你說我家宅風水沒有大問題,但母親又為何會這樣?剛才大師問及那個裸女雕像,是否有關連呢?」

我說:「是,我找尋這個琉璃裸女雕像好一段時間了,想不到流落於玉石攤檔,被你父親買了回來。」

我向王佳佳略略講述雕像滲了黑邪之氣的事,因私隱問題,對於楊氏夫婦的事就略過不提。

我說:「我相信你父母均被這個雕像的黑氣所薰染了。」

王佳佳問:「明大師,哪媽會有事嗎?」

我說:「我可否看看令壽堂?」

王佳佳說:「原本對母親的情況,我有點尷尬,不過聽了大師所說,看來大師一定要看看媽出了什麼事。」

王佳佳和我進了卧房,王太蓋著被躺在床上。

我把王太手伸出被外,把了脈,再結手印在她眉輪唸咒,然後我把一串手珠套進她手腕。

我說:「我們到廳中再說。」

我們來到廳中坐下,王佳佳問:「大師,我媽怎麼樣?」

我說:「有謂病入膏肓,我看令壽堂是邪入膏肓,致有裸體出外之舉。」

王佳佳說:「哪怎算好?大師,你要救救我媽?」

我說:「王小姐,不用擔心,只要能把你媽薰染的黑氣化解就可以了,目前我在令壽堂手腕套上一串手珠,暫時壓住黑氣肆虐,令壽堂不會有裸體出外之舉,但家居裸身則難免了。」

王佳佳說:「多謝大師。」

「佳佳,這位是誰啊?」

「媽,你怎麼這樣就出來?他是明大師,是我請他來看家宅風水的。」

「王太,你好,你感覺如何?」

「其實當大師把手珠套進我手腕時,我是有感覺的,只是當時身內好像有股力量在互相抗衡,過了一會兒,我才有點清醒,便出來看看。」

「你可否說說你最近的情況?」

王太平日早上和一班太太團在公園跳舞晨運,之後,一班太太團便去飲早茶,有時也會相約一起逛街拼購,也會組團旅遊。

一天她在家,正在卧房收拾,眼瞥見五層抽屜櫃頂上的裸女雕像對她微笑,王太好奇,便走到五層抽屜櫃,把裸女雕像拿起來看,是啊,裸女是笑的呀。

說來奇怪,自從覺得裸女雕像對自己笑過之後,王太洗澡後只穿上一件睡袍,內裏什麼也沒有穿戴。

到了第二天睡醒,王太發覺自己是沒有穿著睡袍,她以為是死鬼老公整蠱她,趁她熟睡時把她的睡袍脫下來,但如果是老公做的,為何她全然沒有感覺。

後來王太和太太團又組團外遊,今次閨女陪自己一起去,羨慕死班太太團。

那天旅遊回來,王太走到卧房,看見床上老公和一個女人兩人光著身子抱在一起,她大叫一聲,王佳佳聽到母親的叫喊衝過來,看到情況,她先是呆了一呆,便把母親拉到廳中。

當時王太精神恍惚,老公以前有過前科,事過境遷也就算過去了吧,今次老公竟和女人在自己床上鬼混,太過份了吧。

後來王文清和那個女人走了,女兒領她到卧房浴室去洗澡,睡覺。

王太躺在床上,突然她看到五層抽屜櫃頂的裸女雕像,變成一個活生生裸女從櫃頂走下來,一直走到床邊,然後進入自己身體,她身子抖了一抖,她起來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脫光。

王文清回來,王太什麼也沒說,纏著他要做愛,王文清也就滿足妻子,總比解說來得乾脆。

第二天王太沒有到公園去,她在家裏

渾渾噩噩,但她身上什麼也沒穿戴,到了晚上,她摟著丈夫纏著要做愛。

接下來的日子,王太家居是身無寸縷的,但她全然不覺得自己是赤身,就算拿垃圾到垃圾房也是一樣,碰到鄰居,王太也沒反應,反是鄰居有很大反應。

王太說:「直到大師把手珠套進我手腕,我才有點清醒,但心裏仍有不想穿衣的衝動,剛才我穿上衣服,但手腳非常痕癢,可是我一脫下衣服就沒事了。」

我說:「看來雕像之黑氣相當強烈,已經超過當初,王太,還有什麼覺得不舒服?」

王太說:「心胸有點翳悶感,好想走出去。」

這時有人開門進來,是一位中年男士,我看應該是王佳佳父親。

「咦,是誰來了?」

王佳佳冷臉地說:「這位是明大師,是我請回來看家宅的。」

「明大師,你好!」

他伸出手來握手,我也伸手,說:「王生,你好!」

就在我倆互相握手電光石火之際,我把手腕的手珠迅速地套進王文清手腕內。

王文清身子晃了晃,我立即扶著他坐下,結手印在他頂輪唸咒。

王佳佳說:「明大師,他有事嗎?」

我把王文清之脈,說:「王生也是受了雕像薰染,要壓住黑氣肆虐,否則以他可能會脫精而亡。」

王文清稍微回神過來,我問他:「王生,請把雕像的事說來。」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別墅

積分: 613


發表於 20-9-17 15:42 |顯示全部帖子

RE: 風水靈異故事(明大師傳奇) update new 100

(一百)


王文清退休後,閒賦在家,他每天晨早都會到公園晨運,近傍晚時分也會到公園健步行。

他有收集古玩玉石的興趣,所以經常流連玉石古玩巿集攤檔,也會到拍賣行看看有沒有心頭好。

一天,他在古玩攤檔看到一個琉璃裸女雕像,形態美妙,曲線玲瓏,他一看見就喜歡,便把雕像買下來。

王文清把雕像擺放在卧房五層抽屜櫃頂上。

一天下午,妻子和太太團出去喝茶拼購,王文清在家整理自己的收藏品。

倦了,他躺在床上,望著那尊裸女雕像,朦朧中他看到那裸女雕像變成一個全裸美女,走到床前,美女捉著他的手放在她的胸脯,王文清感到一股電流串擊他的經脈。

王文清失去控制,他摟著裸女,瘋狂地衝鋒陷陣。

裸女在王文清身下扭動腰肢,口中哼出銷魂蕩魄的聲音。

最後王文清連連喘氣,山洪爆發。

當王文清神智清醒,自己彷如做了一埸桃源春夢,但床上被枕整齊無亂。

王文清感到心頭一振,他望向裸女雕像,他感到裸女雕像向他嫣然一笑,他打了一個寒噤。

王文清在晨運中認識了一位女士徐長卿,徐長卿後來也跟著王文清,傍晚時分到公園健步行。

不久,兩人混熟了,最令王文清心動的是,徐長卿願意跟王文清到玉石巿集逛。

有次王太和女兒一起參加旅遊團出了外,王文清便趁太太和女兒不在家,帶徐長卿來家,一起觀摩他的玉石收藏品。

這天王文清晨運完回家洗澡後便外出,他約了徐長卿午膳,之後到玉石巿集走走,然後兩人回到他家,今次王文清直接領徐長卿到卧房觀賞他的玉石收藏品。

兩人來到卧房,徐長卿凝望著那尊琉璃裸女雕像。

王文清說:「怎樣?這個雕像美不美?」

徐長卿說:「好美,身材苗條,曲線玲瓏,是女人夢寐以求的身材啊。」

王文清說:「我看你的身材跟她差不多吧?」

徐長卿說:「是嗎?哪你看看是不是?」

徐長卿說完竟把自己脫得精光,一絲不掛面對著王文清。

王文清年青時已是花心大少一名,早年與工作上的女同事搞出婚外情,被女同事丈夫捉姦在床,弄出一段不愉快的事情來。

現在他雖是退休閒賦在家,但晨運中仍然口甜舌滑,弄得一班晨運女士心花怒放,當然這些大媽怎能令王文清放在眼內,只這個徐長卿,真個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而且身材苗條,已惹王文清無限遐想。

王文清想也沒想到,徐長卿寸縷不著的站在自己面前。

徐長卿不愧保養得宜,身無贅肉,肌膚晢白,酥胸袒露,兩腿盡處,掩掩漾漾,看得王文清慾火焚身。

王文清如餓狼撲羊,抱著徐長卿狂吻狂摸,他迅速脫去自己衣服,把徐長卿按在床上馳騁衝刺起來。

徐長卿媚態漾溢,風騷至極,兩具肉體緊緊抱在一起。

二人沉醉在雲雨巫山,全然不察覺正有人打開大門。

二人聽到王太一聲叫喊才如夢初醒,望著一臉驚怒的王太,接著走進來的是女兒,一臉驚呆,須臾,女兒拉走了王太,二人才回魂始定。

徐長卿倚著王文清,說:「你呀,把人家玩了,你怎樣安置我呀?」

王文清一臉茫然,他以為自己在和全裸美女交織纏綿,怎料是徐長卿?雖然自己對她有遐想,但也不至於在自家床上,還給妻子女兒撞到正,今次真是大頭佛了。

他和徐長卿穿回衣服,他送她回去,再回家時看看妻子反應,見步行步。

誰知他回到家,妻子寸絲不著,摟住他要做愛。

王文清不知怎的,竟可以生龍活虎,滿足妻子所需。

接著每晚妻子都是裸身相纏,王文清晚晚衝激,但每當爆發之時,王文清總是看見自己摟著的那全裸美女。

還有徐長卿對王文清死纏爛打,令王文清疲於奔命。


我說:「真想不到,這個雕像黑氣演變到這個地步!」

王佳佳說:「明大師,剛才你說可以化解媽身上的黑氣。」

我說:「是的,而且事不宜遲,我打個電話找多一個人來幫手,還有,王小姐,你有身孕,我行法之時,你要到你自己卧房迴避,這裏有串手珠,你戴在手上,沒有我通知,你千萬不要出來。」

我在等候的時間,著手準備和佈置法壇。

不久,李香蘭來到,我請王佳佳返房迴避。

我說:「帶來了?」

李香蘭說:「都帶來了。」

她拿出那個右姿裸女雕像放在法壇上。

我把王文清的眼睛用布矇上,請他寬衣面對法壇而坐,我請王太也面對法壇而坐,兩人一右一左。

李香蘭寬衣後面對法壇坐在兩人中間。

我到卧房取來左姿裸女雕像,放在李香蘭面前法壇上。

我示意李香蘭可以開始修法。

無何,王文清身子抖動,我立即到他背後,在他頂輪結手印誦咒,他的身子不斷抖動,我把他平躺,兩手各結手印,分別在他眉輪心輪誦咒。

過了一會兒,王文清停止抖動。

我走到王太背後,在她頂輪結手印誦咒。

我唸滿遍數後,我走過去把王文清扶起而坐。

我再在王太和王文清頭頂灌下大悲水。

當李香蘭修法到最後一段時,我迅速地把兩個裸女雕像放到預先準備的淨水盆中,然後誦咒,誦滿遍數後,我把兩個雕像取出來,用布包好,我示意李香蘭可以結壇散座。

我請李香蘭扶王太回到她卧房,並通知王佳佳可以到她母親卧房。

我解開王文清矇眼布,著他穿回衣服。

這時王太和李香蘭穿著整齊,與王佳佳從卧房出來。

王佳佳問:「大師,媽怎麼樣?」

我說:「放心,王太應該沒事,只是王生會有點虛弱。」

王太說:「多謝大師。」

我說:「不用客氣,剛才你有什麼感覺?」

王太說:「開始的時候,我感到身體有股氣上跳下竄,身體感到有如痕癢一樣,後來覺得有股氣流衝上頭頂,之後感到遍體清涼,整個人如釋重負。」

我說:「這很好,我傳你一個咒語,以後一感覺有什麼不妥,便唸這個咒。」

王太說:「多謝大師。」

我問王文清:「王生,你說說你的感覺?」

王文清說:「開始時,我看到那全裸美女來到,她媚眼橫送,我忍不住抱住她,但她好像要把我吸進她身體內,我大驚,想擺脫她,但她牢牢地抓住我,我極力掙扎,突然她臉色大變,我更驚恐,她壓在我身上,我動彈不得,她的身子開始慢慢淡化,最後我感到遍體清涼,那個裸女也就消失了。」

我說:「嗯,王生以後要注重身體,養精固腎。」

王文清一臉無奈。

我對王佳佳說:「這裏有一枚六字明咒戒指,你用錬或繩穿著掛在頸項,用來保胎氣,因為王生的玉石收藏品,對於靈氣,處理不得其法,今次雕像之橫越肆虐,都與之有關。」

王佳佳說:「多謝大師,大師,我誠意邀請你出席我婚宴。」

王太說:「是呀,大師,你要來呀,今次如果不是大師出手,我都不知如何是好。」

王佳佳說:「大師,你什麼禮也不用做,只要大師肯來,已是一份大禮。」

我笑笑說:「這怎可以呢?」

這時李香蘭已把法壇收拾好,我說:「我也告辭。」

我和李香蘭離開。

李香蘭問:「今次這個左姿雕像之黑氣為何比上次還厲害?」

我說:「一來雕像離開鄭家之後的經歷不得而知,二來王生王太夫妻二人,貌不合,神離異,不同於楊生太楊夫妻二人,情深意厚,邪氣便乘虛而入。」

李香蘭說:「啊,邪氣都是攻人弱點。」

我說:「Hannah,這對雕像我取回去,還有一些功夫要做,之後,我送回給你。」

李香蘭說:「我要不要都無所謂,反正我不會再擺設出來,最主要是,不要再遺禍人間就好了。」

我說:「好的,我完成之後,把雕像封存,不再現人間。」

李香蘭又問:「師傅,上次你說不用右姿雕像,何以今次又要我帶過來?」

我說:「上次右姿雕像未淨化,今次是利用右姿雕像壓住左姿雕像之氣,因為今次左姿雕像之氣甚為淫邪,現在雖把王生王太薰染之氣引出,和即時把雕像浸化,但未完全化解雕像內之邪氣。」

李香蘭說:「要怎樣才完全化解雕像內之邪氣?」

我說:「解鈴還須繫鈴人,你還記得那天我從你家取走一個錦盒嗎?」

李香蘭說:「記得,那個錦盒內裏是什麼東西?」

我說:「是你母親的魂魄。」

李香蘭說:「不是嗎?這麽恐怖!」

我說:「人之妒心,不但殺人不見血,也會害己不超生。」


王佳佳婚宴後,她來找我替她孩子改名字,同時告訴我,她父親和母親已分開,父親和那個女人同居,她說母親反而生活得很開心,自己喜歡做什麼就什麼。

我說:「是的,人生來去不重要,把心安頓見逍遙,來時克己盡本分,去時了了無遺憾。」

王佳佳說:「多謝大師禪機智語。」


一天,我收到佐治越洋電話,告訴我傅文麟和許秀蓮染了COVID 19,不治去世,連最後一面也不能相見,傳嘉麗傷心欲絕。

我聽了感到很悲傷,我叫佐治要好好照顧傅嘉麗,我會設壇超渡傅文麟和許秀蓮,佐治也請我一切要小心。


相識相知幾十年,人生滄桑順逆遷,唏噓忽覺無常至,經誦阿彌陀佛前。


人類共業自吃果,病毒不分你或我,積善修德有餘慶,但願疾患輕舟過。


(完)


別墅

積分: 613


發表於 20-9-17 16:10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ming9705 於 20-9-17 16:11 編輯

各位網友,大家好,不經不覺,明大師傳奇已寫到100集,多謝各位網友捧場,有些網友反映我的文字不夠粵語化,我是唸古文學的,行文較為文雅,多看幾遍便可以的了。
為多謝各位網友幾年來的捧場,在此回饋網友,本山人替各網友占算疑難,名額有限。

首先,心裏想好一個問題。(一事只可一占)
第二,從1至49個號碼中,隨意抽選6個號碼出來,依抽選次序列出,不用排列數字順序。(在抽選號碼時心中仍要想著所問的事。)
第三,把性別,出年年份,問事,號碼,依下列例子post上來或PM我,本山人替你解疑。

例子:
性別:男
生年:1977
問事:有舊老細找自己回巢,好不好答應呢?
號碼:14,11,44,25,13,40。


大宅

積分: 1119


發表於 20-9-17 17:43 |顯示全部帖子
等咗好多天,终於看完了,好精彩
謝謝明大師,已pm給你
其實我自小家庭系拜神的,10年前接觸咗基督教到浸洗,但早几年返教會時心神不定,故尼一年都没有再返,心仲猶豫緊....


別墅

積分: 613


發表於 20-9-19 11:11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ming9705 於 20-9-19 11:12 編輯

回覆 liyung696 的帖子

施主萬福!
宗教之道,隨心而安,若心不安,勉為而為,使心不安,又何必勉己而為呢。
教理唯法,依法不依人,毋為人而強己而為。

已覆PM


大宅

積分: 1119


發表於 20-9-19 12:02 |顯示全部帖子
謝謝


別墅

積分: 810


發表於 20-9-21 17:01 |顯示全部帖子
唸唔到重新再睇時,明大師更新文章,真係好好睇。

性別:男
年份:2015
問題:今年小一入學申請小朋友能否獲派第一志願?
號碼:26,05,7,37,01,40

麻煩明大師


大宅

積分: 1002


發表於 20-9-22 15:56 |顯示全部帖子
ming9705 發表於 16-3-26 10:05
(二)玉珠手鍊 之一
一天,助手告訴我有位老婦人找我,我請她進來。
「明師傅,還認得我嗎?」



大宅

積分: 1481


發表於 20-9-23 18:15 |顯示全部帖子
明大師 真心唔捨得你!(emoji)知道後真的有些難過 (emoji)謝謝你一路的陪伴
!!!
我也有問題想問問呀 ,已pm你了!謝謝你呀 (emoji)(emoji)(emoji)(emoji)


別墅

積分: 613


發表於 20-9-25 15:59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 ccnnml 的帖子

施主有禮!

已䨱PM


首頁

尾頁

跳至
熱門主題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