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嗜好

跳至

首頁
12345...22

尾頁
   7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20 12:35 |顯示全部帖子
《第六章:驚夢》(4)

趙憾生轉頭看了她一頭,再望向遠方黑壓壓的浪打到石上,語氣一時變得冷冰冰的:「是嗎?在這裡見到聽到的,不要隨便跟人說。」

「甚麼?」忽然話題一轉,有點令諸曼音被殺個措手不及,猛地回頭看向身旁的男人,燈塔光月光勾勒出他的輪廓,剎是好看,光線不明不暗,卻看不到他的眉眼

那個輪廓轉過頭望向她,語氣不帶一點溫度:「You heard me,公司裡好事的人太多,我不喜歡被人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

突然覺得胸中有股悶氣吐不出來,諸曼音腦中混淆一片,心中生出一絲厭惡感,找不到要應對的說話。

「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趙憾生覺得自己應該說得很清楚,只是想再強調一次讓她記著。

諸曼音一把站起身:「回去吧。」趙憾生還未反應過來,她已經轉身走了,肩上披著的鵝黃色披肩落在草地上,她卻沒有理會,趙憾生忙抽起那張毛毯,再拾起從她身上落下的披肩,草草摺疊了幾下,和著兩張一起搭在肩膊上,手電筒照著前面追上去。

長得高又是熟悉的環境,他沒幾下功夫就追上了:「怎麼說走就走,不等我帶路,天這麼黑你認得路嗎?」

諸曼音猶豫了一刻,放慢了腳步,不過還是沒有搭腔。

趙憾生見她沒說話:「睏了嗎?洗個熱水澡好好睡一覺,明天中午前回去了。」

「明天回去嗎?」

「怎麼?想在這裡賴著不走?」

「不。。。好。。。」忽然有點不捨得,捨不得甚麼又說不出來。

踏在碎石上,她一個不留神,膝蓋結實的撞在地上,痛得嘩一聲叫了出來。

趙憾生趕不及扶她,看她跌在地上,忽然覺得可憐起來,口裡卻衝口不饒人:「真笨,讓我拉你吧。」

諸曼音掙扎著不讓他拉,可是怎抵得過男人的力氣,趙憾生挽著她的臂彎:「還要逞強!」

「反正我就是笨,又不是我死皮賴臉要你帶我來的。」

誰說女人心海底針的?真是神人的金句!天黑路遠,趙憾生看不見女子的面色難看,也聽不出話中有氣,只覺得女人心難以捉摸。

「有跌傷嗎?」

「膝蓋好像擦破了,不打緊,小事兒。」

「讓我看過才知是不是小事,回去總要先消毒一下,以免有細箘感染。前路是小段下坡路,手給我,還是拖著你好一點。」

諸曼音猶豫著,趙憾生沒等她把手遞過來,主動拖著她走,以免這個笨蛋再跌倒。

暗淡的月光下,兩個人影緩緩走在山坡上,朝著旅館的方向回去,地上手電筒照射出來的一點光,在黑夜中搖擺不定,晚風吹過山坡上的長草,發出沙沙的聲音。

第六章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21 13:11 |顯示全部帖子
《第七章:陌生人》(1)

咔嚓~門打開了,諸曼音把那隻手提箱丟進屋,再轉身把門關上。

一頭清爽短髮的女孩從廚房探頭出來,見是諸曼音回來:「吃了沒有?我煮了麵,要不要加多一個?」

「好的,謝謝,餓死了。」原本趙憾生提議去吃過晚飯才送她回去,但她自昨夜後就像洩了氣的汽球一樣,心情就像跌進老井的水桶久久拉不上來,就拉三扯四推說不肚餓想早點回家。

「你這幾天上那兒去了?手提電話都沒接。」廚房裡的蔣唯一邊煮麵一邊問。

「啊。。。留在洛杉磯多玩幾天吧了。」

「有甚麼好玩?你又不愛購物,吃又不挑。。。打了很多通電話給你也沒接聽?」

「忘了充電,記得時又找不著充電器了。」

「鬼扯!洛杉磯找不到充電器?」

「我到附近的自然景點去了。」

「酒店總有充電器吧!」

「都說忘記了。」

蔣唯捧著一個托盤由廚房出來,盤上放著兩個湯碗的麵條,還有兩對竹筷子和湯匙:「OK,樂不思蜀,那跟誰一起去?」

「那有誰跟誰去。。。反正是你不認識的,一個普通朋友而已。」諸曼音接過蔣唯遞過來的一隻湯碗,放下後再接過筷子和湯匙,就像往日一般的坐在慣坐的椅子上。

這反而挑起蔣唯的興趣,她坐在諸曼音的對面,面移近了,細長的眼睛瞇得更細更長:「你有古怪!」

「甚麼古怪?那有!」諸曼音挑起一小撮麵條,塞進嘴裡,把不能說的話一拼塞進肚子去。

「你在這裡的朋友有幾個?我全部認識,跟你留在洛杉磯這個。。。我似乎不認識。」

「你不認識的。」就只低著頭吃,諸曼音不想多提,反正人家都要我不要把他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哼。

「男的?」

「女的!」

「女的?」

「是,女的。」

「真的是女的?不是男的?」

「死相,你煩不煩,不是男的就是女的,有第三種嗎?」

「哦~不是男就是女嗎?就是你這態度。。。絕對有問題!」

諸曼音心虛的瞟了她一眼:「別問了,真的沒甚麼。」心中其實還有悶氣,無心跟室友紏纏。

蔣唯看她皺著眉,面容繃緊的,覺得有點內情:「算啦,不說就不說,隨你吧!適當時候再跟我說吧!」

筷子一下子放下,語氣中有不耐煩:「真的沒有甚麼,就是多留了兩三天,也沒特別節目,就是好好休息一下吧了。」

蔣唯很平靜的望著她:「你自己有分寸就是了,我只是盲擔心吧。吃完了嗎?讓我收拾,你先去洗個澡好了。」

把碗推過了一點,諸曼音兩手支著餐桌面站起來:「謝謝,那我就先去梳洗。」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22 10:54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rose-mag 於 18-5-22 19:43 編輯

《第七章:陌生人》(2)

飯堂佔據了整整半層樓,員工用餐時間有限,而且飯堂提供的餐點比外邊的餐館便宜,水準也很高,所以飯堂常常滿座,員工都習慣了擠一擠,讓更多要用饍的同事都有位可坐,有餐可吃。

飯堂最中間的一張六人桌子已坐滿了六個人,四女兩男,其中David跟Julia是情侶關係。David剛領完食物,手上的托盤中有Julia要的凱撒沙拉和咖啡,他先放下再拿著托盤走到服務台去領自己點的食物。

「David對你真好!」坐對面的Susan話中是羨慕之情。

「男人對自己的女朋友都一樣吧。」雖說得輕描淡寫,Julia的確心裡甜思思的。

「可不是,有些男人當女人像附屬品一樣。」

「只是少數吧!」

Susan旁邊的Amie把牛油和果醬塗在手拿著的吐司上,問Susan說:「那晚你最後跟Chris去那裡續攤?」

嘆了口氣,Susan臉上一下子沒了表情:「沒有去。。。那傢伙原來只是想打聽其他人的消息。。。掃興死了,所以我推了沒去。」

「哦?他打聽誰人的消息?」

「不就是Venus,那晚她沒到,Chris就問了好幾次,之後一直打聽她有沒有男朋友,喜歡甚麼。。。不過,他也有問起C組那邊的Theresa和Nancy,幾個女人都不是一個類型的,他顯然是在漁翁撒網,這樣的男人多沒性格!」

一邊在吃著意大利麵的Peggy漫不經心的說:「叫那男的死心吧,Venus釣到金龜了。」

「真的假的?我跟她一組,從未聽她提過有跟那個男人交往。」Susan很肯定的語氣,這消息她覺得難以置信。

Peggy喝了一口清水,清了喉嚨才發表偉論:「那隻是金龜又怎會隨便跟人說,不怕被搶走嗎?多隻香爐多隻鬼,僧多粥少,優質男人買少見少呢。」

「你鬼扯吧,有人証物証沒有?」Amie也不相信。

「我親眼見到的還有假嗎?那天早上我看見她那天跟人一起退房的,就是我們到南加州回程那天,當時早上未到十時,我在等接送我到機場的專車,雖然兩個人沒有很親䁥的表現,但那個默契騙不到人,一看見已經知道是一塊兒的,之後還一起離開酒店。」

「說起來,也真有點奇怪,明明那天我跟Venus是同一班機回來的,到登機時間也不見她出現,我以為她是乘了早一班的飛機先走了。」

David捧著漢堡包薯條和汽水坐下:「又八卦些甚麼?你們好像很興奮的。」

Julia挽住男朋友的臂彎說:「Peggy說她上星期去南加時見到Venus跟個男人一起退房離開,你上星期有去,見到嗎?」

「你是說她和趙總監?」

「趙總監??? 」

「對,就是趙總監!」

「那個趙總監?」

「這裡有幾多個趙總監?不就是那個會生金蛋的紅人Shawn!」

「你說的是開發部那個???Shawn Pallino???」

「對,星期五早上我在大堂見到他們兩個。」David肯定的看著Julia,對她的驚奇表示理解。

一直沉默聽八卦的Andy忽然語出驚人:「早一晚我在酒吧看見的更精彩,C組那個James纏著Venus,趙總跟James幾乎打起來,後來趙總拖著Venus走了。」

「James是找死嗎?好惹不惹,惹上公司的紅人,怕是命不長矣。」David一直也看這個James不爽,聽見他得罪了趙憾生,心中竊喜,嘴上乘機落井下石。

Susan和Amie完全不敢相信這堆八卦資料,她們跟諸曼音同期進入公司,一直都在同一組工作,算是很熟稔,在她們心目中,Venus工作非常認真,對每一個人都很客氣,但一直不覺得她有群下之臣,以前她們以為張彬是她男朋友,因為常常見他們出雙入對,但Venus當面否認過很多次,他們只是像閨密那樣很要好的朋友,沒有男女之情存在。

「原來她喜歡的是這一類型的男人!」Susan忽然明白怎麼諸曼音會看不上張彬。

「哈,仰慕趙總監的女人多不勝數,只是不知道他居然會選上她。」Peggy話中有股酸味:「有些女人在男人和同性面前是兩個樣的。」

「Venus不是這種人,請你不要這樣說!」Susan提出抗議,Amie也擺出不滿的神情。

「嗤,好吧~山雞飛上枝頭化鳳凰~」雖然Peggy不是趙憾生的死忠粉絲,但這樣好條件的男人少一個就是自己少一個機會,年過三十的女人對比自己年輕的競爭對手總是有點苛刻。

這八卦話題的新聞價值很高,在擠滿人的飯堂裡一傳十,十傳百,不只面對面八卦,還有手提電話對手提電話八卦,高科技下的Whatsapp、微信、短訊、面書私訊、內聯社交網比口傳來得更瘋狂,口傳加手文混入了很多想像和水份,故事被編得更精彩,更波瀾起伏。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琥珀宮

積分: 158629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HiPP勳章(2) HiPP勳章(1) 2018父親節勳章 2018母親節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Poo得好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BK Milk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食得好勳章 瞓得好勳章 笑得好勳章


發表於 18-5-22 12:04 |顯示全部帖子

回覆樓主: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23 11:46 |顯示全部帖子
《第七章:陌生人》(3)

「是真的嗎?你跟Shawn?」

張口正要把三文治放進口的諸曼音稍一遲疑:「甚麼?Who?」抬頭看著坐在對面的張彬,拿著三文治的手也停在半空中。

「我說趙憾生。。。你跟Shawn!」

諸曼音還是不明白:「甚麼我跟他,沒頭沒尾的,你究竟想說甚麼?」

「你是不是正在跟他交往?」

「你聽誰說的?怎麼可能!」諸曼音把三文治塞進嘴去,咬去了大概四份一,大腿上擱著一本筆記本,右手在某幾行字下面加上兩條橫線。

「我也這樣想,但現在整個公司的人都在竊竊私語,傳聞你們兩個打得火熱。」

諸曼音拿起紙巾擦了擦嘴:「有夠無聊!」

「傳言說你們上月乘到南加州出差之便在酒店偷情,又說他因為你而爭風呻醋,在公眾地方跟人大打出手。」

把未吃完的三文治塞回紙袋中,諸曼音忽然覺得有點不尋常,難度有人見到在酒吧發生的事?這也不出奇,當時酒吧也有很多客人,當時燈光昏暗,有公司的人剛巧在那裡也不稀奇。會有人見到她跟趙憾生進去他的房間嗎?明明當時走廊中沒有其他人。。。

「上月我根本沒去南加州,是兩周前。。。所有去參加公司周年慶祝會的都住在同一間酒店。。。那有爭風呻醋?那有大打出手?完全跟事實不符,有這樣好的編故事能力應該去寫小說!」

「那究竟是真是假?」

「甚麼真甚麼假?總之不是傳聞那回事!But who cares?」

「怎能這樣說?你一個正經人家的女孩子讓人說成這樣,你居然說but who cares?」

「我不想說這個話題,沒有甚麼好說,難道對每個人解釋一遍嗎?只會越描越黑,這種虛假傳言就由它,日子久了就變舊聞,反正我也控制不到別人的口要說甚麼話。」

「可是。。。可是。。。那些說話實在難堪入耳,怎可以任人亂說?你一個女孩子,被人說成不三不四的,你不氣憤嗎?」

「假的真不了,氣甚麼?我事情多著,沒空閒理會這等閒言閒語。」

「不知該說你遲鈍還是該說你心眼大!」張彬面上憤憤不平。

「我不動氣,你為甚麼比我還怒!」

「就是你自己不著緊,我才更擔心!究竟事情是怎樣的?你說來聽。」

在這裡見到聽到的,不要隨便跟人說。。。我不喜歡被人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人家這樣說,我如果說了,那不就是把人家的私隱都抖出來嗎?而且整件事錯綜複雜的,有理也說不清,有人會相信兩個不相干的一男一女在一間房內過了一夜,但甚麼也沒發生嗎?

「好了好了,我還有事忙,這個下次再講吧!我先走了。」合上筆記本,拿起裝有三文治的紙袋,幾乎是逃跑似的轉身離開。

「你。。。喂,等等!你這人真是!」見對方頭也不回的,張彬心中的疑問更是化不開,直覺是空穴來風,她有東西隱瞞著,難道真的跟趙憾生好上了?但這兩個人好像風馬牛不相及的,一時也想不起他們會有那些交集的地方。

***********

抱著筆記本和盛著三文治的紙袋,諸曼音由中庭步進大樓的入口,不留神剛巧有人從長廊步出,她撞過正著,撲進了一個男人的懷中。嚇了一跳的諸曼音抬頭看見的是趙憾生,他皺了一下眉頭沒作聲,她遲疑了半響:「Sorry,對不起,我沒留意。。。」

「我知道,不然怎麼會整個人撲過來了,走路帶眼睛嘛。」

趙憾生的語氣冷冷淡淡,此時此刻聽在諸曼音耳中份外帶著譏諷,忍不住反駁:「你有長眼睛的話就該躲開,不要讓我撞上!」

原來站在趙憾生身邊還有一個人,諸曼音發現後顯得萬分尷尬,那是自己B組的總監Mr. Ravi,只好拋下一句:「Excuse me, I need to go。」幾乎像跑的快步逃離這個尷尬的局面。

Ravi問趙憾生:「What happened?What did she say to you ?」

「Nothing,she just apologized。」

「Really?But she looked mad。」

趙憾生不置可否,向Ravi 笑著搖了搖頭,左手攤開示意大家繼續向原本的目的地走,Ravi沒再追問,先走出中庭,那是通向另一大所樓實驗室和會議室的捷徑。趙憾生轉頭望向諸曼音剛才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之後也消失於通向中庭的門口。

第七章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24 11:23 |顯示全部帖子
《第八章:Are you OK?》(1)

原本謠言止於智者,但世界上有智慧的人不多,喜歡道聽途說打發時間的閒人卻不少,趙憾生和諸曼音的誹聞瘋傳了一陣子,讓原本默默無名的B組分析員變成了風頭疐,而一向在公司內無人不識的趙總監被人提及的次數比加州的陽光更多。兩個當事人不知道是否刻意迴避對方,在緋聞傳得沸沸揚揚的時候從未同場出現,讓看熱鬧的人等得牙癢癢。

緋聞中出現過的第三者James卻突然被調職到東岸總部的另一個部門,那是在酒吧事件發生的一個月後,James收到通知,興致勃勃的出發,因為那可是個難得的機會,雖然是降了半個職位,也不是甚麼好差事,但在東岸總公司待過的都讓人有種高人一等的感覺,反正自己的糗事被人瘋傳成另一個版本,尷尬得不能作出澄清,變成左右難作人,調職到另一個辦公室幫他解了困局,他自是求之不得,可是怎麼會選上自己?他完全摸不著頭腦,自己從沒有申請過調職,收到通知那天以為自己在作夢,不過也沒有要求証的必要,這塊由天跌下來的餡餅不吃白不吃的。

最初張彬還非常擔心,但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反而慢慢變得踏實了,眼看諸曼音跟以前一樣投入工作,不像有時間分心談戀愛,自己有機會接觸趙憾生,也打探到他每每工作至深夜才離去,兩個事業放第一的大忙人可說是大纜也扯不上邊。

不過世事往往冥冥之中有安排,正如Benny說過:命呀!一切都是命!註定要走在一起的兩條平衡線始終是會有日交會在一起。

**********

電腦右上角的時間顯示由11:31 PM跳至11:32 PM,諸曼音總算是完成了手上的一份文案,鎖進抽屜後,她拿起手提包離開自己的座位,走出小組部門的分組辦公室,緩緩沿著長廊走過一排座位,那是初級職員的開放式辦公桌座位,自己四年前都曾在這種座位待過。

忽然聽見一聲大響,像是有重物跌在地上的聲音,那是由前面轉角位置傳來的,諸曼音攝手攝腳的慢慢走過去,小心翼翼望進去屬於開發部的辦公室座位,見到地上有個人影,似乎在努力爬起身。

聽見微弱的求救聲:「Help~」那是一個男子的聲音。

「Who is it? 」

「Help~」

諸曼音快步走過去,見地上有個男人的身影正蜷伏在地上,拼命想站起來,但似乎身體有甚麼不適以致四肢無力。

「Are you OK?」諸曼音連忙想把他扶起,可是那人身型頗高,以她的細小身裁只能支持起他的上半身。

「趙總監?你沒事吧?」諸曼音湊近看見那人是趙憾生,不由心頭一震。

趙憾生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滾滾而下,黑暗中沒人看到他的面如紙白,已是痛得快要昏過去,只能邊喘氣邊說:「癈話~~~怎會沒事~~~」

「還能刮苦人,想也不太差吧。」嘴還是不饒人!那個人軟軟的靠在她身上,讓她有點吃力難支,她也意識到不妙,得趕緊送他到醫院去。

「喂喂?趙總監!支持著!」

諸曼音抓起旁邊桌子上的電話,按了內線0到樓下的保安前台:「這裡是22樓開發部,有員工身體不適昏倒了,麻煩你打911找救護車來送他到醫院。。。對,22樓左翼。。。電梯間出口轉左。。。好,謝謝。」

「趙總監!支持著!救護車很快會到的!」

諸曼音探他額頭,發覺他流了很多冷汗,還有點熱,但額和面卻很涼,從自己的手提包摸出一條小手巾,幫趙憾生抹去汗水,他有點迷糊,但還有意識,全身乏力,剛才由辦公室走出來已經舉步唯艱,他的助理今天有事早退,偏偏今晚整個辦公室都沒有人加班工作,以為今次不知道要等到何時何刻才有人發現自己,幸好天意安排諸曼音下星期休假,今晚熬夜趕進度,好讓假期放得無牽無掛。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25 12:16 |顯示全部帖子
《第八章:Are you OK?》(2)

救護人員來到時,趙憾生的意識已經模糊了,諸曼音不忍心丟下他不理,跑進趙憾生的辦公室,拿起他的公事包跟著救護車到醫院去。

急性單純性胃炎。。。趙憾生的症狀比較嚴重,腹部绞痛、惡心、嘔吐、脱水、休克。。。醫生排除了藥物成因,趙憾生最近飲食不定時,常常因工忘食,當天下午,幾個客戶和高層經理要去吃四川麻辣火煱,大量辣椒、花椒等香辛料,再加上席間被勸飲了兩瓶烈酒,回到辦公室工作沒多久就感到不自在,但手頭上有急趕的工作,已經熬了很多個深夜,禍不單行,他的助理家中有事突然要早退,工作擔子一下全都向他頭上堆。今晚因為感到身體不適,趙憾生已經在辦公室小眠了大半個小時,醒來後還是覺得難以支撐下去,抬頭驚覺辦公室外早已漆黑一片,空無一人,想自己走到電梯間下樓,沒走到大門已不支倒下了,幸好有人剛巧經過,如果早一點或是晚一點,他就倒楣了。

打了退燒止痛針,吊了點滴,醫生說要留院觀察一晚,明天如果沒大礙的話可以出院,但一定要乖乖在家三五七天,飲食也要清淡,讓腸胃好好休息才能康復。

幫趙憾生辦好住院手續,看他睡著了,諸曼音身體就像被抽空了,忽然感到虛脫,她在病房外的長櫈上坐了好一會才離開,踏出醫院大門口已是早上四時多。

天色還未全亮,想要先回家,但頭班公車還未開駛。看見遠處有間小餐廳正在營業,那是以醫院員工和病人家屬為目標客而通宵營業的小店,供應的餐點以美式早餐小食為主,小店正門前的坐地小黑板寫著All Day Breakfasts。諸曼音走進去,在店門附近窗旁的空位坐下,點了炒蛋和咖啡,炒蛋早餐附送兩塊吐司和一個薯餅。

小店的餐點份量很多,諸曼音只吃了一半,其餘的就打包回去,加州人的習慣很環保很節儉,從小學校老師就教導不要浪費食物和各種天然資源,垃圾分類也頗嚴格,諸曼音自來美後已經習慣了這種風氣。

乘公車回到家已經差不多是早上七時多,給B組的經理Peter發了訊息,說自己身體不適,提早今天開始休假,準不能把趙憾生丟在醫院不管。

洗過熱水澡後,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出門,乘公車到達醫院已是早上十時多一點,踏入病房時,一個滿頭銀髮的華矞醫生正在為趙憾生檢查,諸曼音為自己的闖入感到尷尬,一時停在原地,趙憾生望著她皺了皺眉。

醫生轉頭輕鬆看了諸曼音一眼:「太太來了?再一下就好了。」再回頭聚精會神給趙憾生檢查。

諸曼音一時回不過神來,到意會醫生的意思時又找不到機會解釋,趙憾生也沒作聲,反正解釋不解釋不重要,只希望可以早一點出院。

「好了,沒大礙,可以出院了,不過要好好留在家中休息一個星期。。。」

「要一個星期那麼久?我還有很多工作等著。。。」

「身體要緊,你這兩三天可能還會有點痾嘔腹瀉,要上班也很勉強。。。暫時不要吃固體。。。」轉頭跟諸曼音交帶:「太太就煮點熱湯給先生喝吧,盡量清淡,少鹽少油,讓腸胃沒有負擔,只要喝得下流質沒吐出來就可以了,三四天後可以慢慢讓他吃點固體食物,很快就會康復的。」醫生邊說著邊低頭寫病歷,最後把一張休假紙遞給諸曼音:「這是一星期的休假紙,可不要讓他去上班,知道嗎?」諸曼音居然本能反應地接過休假紙點頭,趙憾生看著也沒心思要去跟醫生解釋,淡淡地扯出一個微笑。

醫生轉身交帶趙憾生:「以後飲食小心點,要定時飲食,也不要吃太刺激的食物,烈酒可避則避,避不了也別灌太多,身體壞了,老來自己辛苦。不要小看腸胃,年輕時人欺病,老來病欺人。」醫生邊走邊說已走出房外。

「給你帶了點衣服來,不知道合不合身。」諸曼音從袋中取出一套男裝上衣和休閒褲,趙憾生來醫院時穿的西裝和襯衣因為出了一身汗而有股汗味,要穿也不太舒服吧。

「謝謝你,救了我一命。」趙憾生真心感謝諸曼音,他對兩人的緣份感到很奇妙,四年前自己幫她找到電燈開關鍵,個多月前為她擋了爛桃花,昨晚她經過打救了他,兩人命運千絲萬縷紏纏在一起。

「舉手之勞吧了!」

穿藍衣藍褲的護士敲門入內,走到趙憾生前面:「Mr. Pallino, please read and sign this form,then you can change and go home。」

趙憾生粗略讀了一遍,那是一份出院通告暨免責條款,簽了名後交回給護士:「Here go out. Thank you.」

「Great,take care. No rush.」說完快步出去了。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26 12:09 |顯示全部帖子
《第八章:Are you OK?》(3)


「那。。。要不要我在外面等你?」


趙憾生指了指洗手間:「不必了,我進去換衣服,我自己可以回去,不麻煩你了。」


「那怎可以!你現在是個病人,最少讓我送你回家。」


「我會照顧自己的。」


「你會照顧自己就不會讓自己倒下。」這話還真刺中了趙憾生,讓他一時無語。


「那好的,麻煩你了。」


換過衣物出來,那上衣是略為窄了一點,休閒褲還好,因為褲頭有索帶設計,只是褲管短了一點:「你那裡弄來的男裝衣物,不像新買的。」


「是我在家中取來的。。。」


趙憾生眉頭一皺,有點驚訝:「你家有男人?你室友是個男的?」


諸曼音緊張的搖著手:「不不不,我的室友是個女生,這套衣服是我哥哥上次來探我,留宿在我家時留下的,我以為你跟我哥哥差不多身型,想不到哥哥不比你魁梧不比你高大。」


雖然有點不稱身,但總比再穿上滿是汗味的襯衣好:「那走吧。」


乘出租車來到趙憾生家樓下,原來是離公司五條街遠的出租公寓,那是因為爭取時間方便工作,他特地在附近租住的單位,平時走路也不花太多時間,比駕車或乘公車省時,也不會因為交通擠塞而遲到,還可以當運動,上班下班都可以用走的。


趙憾生從公事包抽出一把鎖匙,揀出用紅色膠圈包著的一條鎖匙,先正面插入在上面的鎖頭,轉半圈把橫鎖推開,之後把鎖匙反轉插入下面那個鎖頭,這次轉了一圈再一推就把門打開了。


趙憾生先進內開了走廊上的電燈,再走到窗邊拉開一邊窗簾,諸曼音因為忽然照進的強光一時迷了眼,慢慢走進室內。趙憾生租住的公寓大樓有八層樓高,他住的是頂樓,每層樓有兩個單位,電梯間在正中,左右兩翼每邊一個單位,而趙憾生的單位在右邊,起居室的落地窗門向南,睡房的窗口向東,所以每天早上都定時有陽光照進。


起居室的佈置簡單平實,淺忌廉白色的牆,沙發是深棕色皮質的三座位設計,沙發前放一張茶色玻璃桌面的小巧茶几,起居室另一邊放了一張四人餐桌和餐椅,廚房採用半開放式,設在餐桌後面,有一道半人身高的牆身分隔開廚房和飯廳,基本的煮食爐、雪櫃都齊全。


趙憾生進睡房換了一套合身的衣服出來:「衣服洗完再歸還給你。。。」


「不急不急,慢慢吧。」諸曼音在起居室左看右看,似乎對佈置很有興趣。


「我回到家了。。。可以不用再麻煩你。。。」趙憾生對多了一個人在家中有點不習慣。


諸曼音對這逐客令一時也領會不來:「呀,不麻煩,我反正休假也閒著。」發現了廚房所在,她邊走向那半開放式廚房邊問:「你餓了吧,我煮點東西給你吃吧!」


趙憾生正想制止她,但自己的胃卻適時的發出了聲響,尷尬的局面更是膠著。


「看看有些甚麼材料。。。。」諸曼音微笑看了他一眼,自己在廚房中搜尋著食材的蹤跡。


可惜她找到的都是即食麵、意大利粉、餅乾等乾糧,兩個大廚櫃中有一個粟米湯罐頭,諸曼音打開雪櫃,裡面放著兩個洋蔥、一條西芹和三個英式鬆餅麵包。。。對於諸曼音來說,這裡的「災情」嚴重,她家因為有個愛煮的室友,家中食物常備,她有時也會發鄉愁煮點家常菜。


「家中有沒有米?可以熬點粥水給你,粥水可以止腹瀉,也順便清清腸胃。。。你存的這些食物暫時還不能吃。。。」


「沒有。。。一個人買包米總是吃不完的。」


「可以買最小量那種嘛,讓我出去買東西回來給你弄點吃的,你留在家中休息一下。」諸曼音從廚房出來,拿起放在沙發上的手提包走向門口,動作俐落的出門去了。


趙憾生有點不自在,但人家一個女孩子,對自己的好意,不領白不領。


今天早上一早醒來他已給助理Anthony發了個口訊,告訴他自己得了病,今天就不會進公司了,簡單交代了工作安排,現在醫生說要休息一個星期,他想一會有時間要再發幾個電郵給管理層幾個巨頭、助理、各個產品組的總監,好讓他們心裡有個底,有些事可以先交給他的組員,有些要等他回去才能開動;還有要把那個醫生發的休假紙掃描一個拷貝電郵到人事部去。


他盤算著之後一個星期的工作安排,忽然覺得有點睏,坐在沙發上合上眼養神。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27 11:40 |顯示全部帖子
《第八章:Are you OK?》(4)


諸曼音到附近的超市轉了半個小時,買了兩大袋食材,其實只是想著要熬點白粥,本來買小包白米就夠,可是想著那個空空如也的廚櫃和雪櫃,她就雞婆的買了一堆菜啦雞蛋啦,還有蒜頭、薑、蔥等提味香辛料。
回到公寓門前,按了五分鐘門鈴也沒有人來開門,難道趙憾生有甚麼意外?諸曼音忙再按門鈴。。。再按門鈴。。。再按門鈴。。。輕輕叩門。。。輕力敲門。。。大力拍門。。。還是不得要領。。。最後想到撥一通電話給屋裡面那個人,聽到門裡有電話響聲,撥打手提電話果然湊效,第三下通話聲後電話筒就傳來男人的聲音:「Hello?」
「Hello甚麼鬼!我在外面等了很久,怎麼按門鈴、拍門你都不開門?」
「Sorry,我睡著了,對不起,稍等。」趙憾生從沙發起身開門,門後是一個鼓著兩腮眼睛直瞪瞪的女孩,未進門口就抱怨:「應該早想到要問你借把鎖匙,你應該會睏,我自己開門入來,不用讓我在外面罰站!還害我白擔心你一場!」最後,抱怨變成心疼,眼神由直瞪換成憐恤。
趙憾生接過一袋子食物:「抱歉,讓你久等了!」他跟著諸曼音進去廚房,把袋子放在廚房的料理台上,她轉身開始把食材抖出來,他看傻了眼:「嘩,怎麼買這麼多?夠我吃幾天了。」
「醫生不是要你在家休息一周嗎?這裡還不夠吧,過幾天你可以吃固體時,我再去買好吃的。」
「怎麼?不用麻煩你,我自己可以可以的。。。」
諸曼音斜眼望了他一眼後轉過身去,完全是忽視他的架勢,她先把半飯碗米加清水放一邊浸著,從廚櫃裡找出一隻小煱,沖洗一下再注水至七分滿,放在煮食爐上大火燒開,趕忙切了幾片薑丟進煱裡去。「你先去睡一睡吧,煮好了我叫你。」
「可是,那。。。怎可以。。。」趙憾生在盤算著用字,要如何拒絕又不傷人心,苦費思量。
「反正我下周放假,讓我來照顧病人吧,就當我是鐘點傭人,來為你煮三餐吧。」
「那怎行!是你的休假,你放假有要做的事吧!」
「那可沒有,因為要清一清儲下來未放的假期,我就好歹先放一周,沒有打算,本來想呆在家看書看劇的,現在可能更好玩。」
「好玩?你覺得來我這裡好玩?」只覺得這個女孩有點莫名其妙,但心中又有一絲暖滋滋的味道湧上。
「就當我報答你以前出手相助的恩惠吧,難得你這裡的景觀這麼好。。。反正又離我家不太遠,就像平時上班差不多。。。你是特地租住在公司附近嗎?」
「也算是,覺得花太多時間在交通上不太化算,而且這地段的治安良好,配套方便,乘公車不需要走太遠,自己駕車,從這裡上高速公路也便捷,公寓又有自己的泊車位,最重要是租金我可以負擔得來。」
「這裡的面積和地段。。。租金不會太便宜。。。我那裡比這兒還小,我也要跟人合租。。。總監的確是不一樣的。。。」最後兩句聲音很低,不過趙憾生還是聽進耳了。
「女孩子自己一個住不安全,有個室友會比較好的。」
「那你呢?你不怕?」
「男人有甚麼好怕?我慣了獨來獨往,享受一個人的寧靜日子,不想在家也要看人臉色。」
這樣的思維讓諸曼音很好奇,他總好像拒人於千里之外,看他對自己的養父也很疏離,但他之前多番幫助自己,絕對不是無情的人,究竟他背後有甚麼樣的故事?
「水滾了。」
「噢,一時走神了,謝謝。」把浸過清水的米小心放進燒滾了的水中,再用木棹子輕輕攪動,同時把煮食爐的火力調至小火,煱的蓋子也不完全蓋上,留著一條縫,讓蒸氣可以流通,那就不怕會把粥滾至溢出煱外。
趙憾生覺得有點睏了,忍不住打了兩個呵欠。
「你還是進去睡一會吧,煮好粥後我叫醒你。」
「好了,那勞煩你,不好意思。」他緩緩轉身,肚子還有點絞痛,諸曼音見他走得慢,不像平時那樣走路帶風,忙過去伸手扶他一把。
「幹甚麼?」當差不多觸碰著他的手臂時,趙憾生反應有點大地退開了一步,好像不願意她來參扶。
「看你走著辛苦,是否還痛著?」關切的抬頭望他,她皺著眉頭,眼眸波光流轉,觸及他心中那一片柔軟,戒備即時卸下了,黑深深的眼光閃著溫柔,嘴角也放鬆了向上彎了彎。
「只是一點點,沒關係,我自己走就可以了,你還是好好看著,不要把我的房子燒了。」
「你!嘴上總是不饒人,會損人應該不會死的,那隨你吧。」她就走回去好好看著那煱粥。

第八章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28 13:49 |顯示全部帖子
《第九章:春在綠蕪中》(1)

熬粥不需要太久,只是剛煮好很燙口,也想讓病人多休息點,所以諸曼音關了爐火後蓋上煱蓋子,讓粥的溫度散發得慢一點。坐著也無聊,就慢慢「參觀」一下這個房子,當然不是搜查人家的東西,她只是四處看看,多了解一下這個悶葫蘆賣的甚麼藥。

拉開了所有窗簾,兩扇落地玻璃窗原來可以打開,外面有大概三呎多闊的有蓋陽台,右邊放了一張有靠背有扶手的椅子,椅子上有兩個靠墊,諸曼音坐在椅子上,發現椅子面向東南方,早上應該可以看到日出,太陽下山又不會被西斜曬到,陽台另一邊有個畫架,架上空空如也。

走回屋子裡,諸曼音再一次仔細的看了看,屋的主人應該是個簡約主意者,傢俱電器都只是生活基本所需,沒有太多裝飾品,只有牆上一幅風景畫,她走近細心看,發現畫的右下角有個簽名式樣是S.P.,會不是就是趙憾生另一個名字Shawn Pallino的縮寫?畫中有個聳立於涯邊的燈塔,後面是藍天碧海。。。咦~那不就是他帶她去過的那個Point Sur的燈塔!

嘟嘟嘟嘟。。。預調的手提電話響鬧響了,是時候讓病人起來吃東西了。來到睡房門外,諸曼音小心翼翼的輕輕敲了兩下房門:「趙總監。。。粥好了,起來吧。。。」

房門很利落的打開了,倒把諸曼音嚇了一跳,門後的男人也被嚇到:「怎麼這樣驚訝的看著我?」

諸曼音一時也接不上,停了半晌:「沒想到你起來得那麼快,身手很敏捷呢!」

「根本我也沒睡得深,就是半夢半醒著,反正有點餓。。。」

「那你先去坐下,我把粥拿出來。」轉身就走到廚房張羅碗匙。

趙憾生也不客氣,自己走到餐桌前,坐在可以看到廚房內一切的座位上,眼珠子一直在瞪著那個在煱子前的背影。

一大湯碗八九分滿的清粥放在趙憾生面前,湯匙放在一隻小碟上,也送到他面前來,諸曼音站在桌旁看著他:「快吃,應該溫度剛好可以入口的,再等就會涼了。」

「你一早煮好溫著的?」

諸曼音笑了笑,沒有回答。

「那你吃過了嗎?」

「你吃吧,我去醫院前吃過了,還未覺得餓,我等會再吃。」

「我不習慣有人站著看我吃飯的。。。」

「噢。。。對不起,沒注意到,那我出去陽台看風景吧,你吃完叫我,我來收拾。」沒等趙憾生反應,她就消失在兩扇落地玻璃門後。

這粥煮得有點稀,想是她故意為自己烹調較流質的食物,雖說是清粥,但加了薑片有淡淡的辛香味,吃著胃很暖。雖然肚子餓了,但食慾還不是太好,這湯碗的清粥讓他的飢餓感很快消失。吃完正準備把碗匙收拾一下,諸曼音卻神不知鬼不覺的已經來到自己身邊,很麻利地接過湯碗和湯匙,把小碟子也放進湯碗內,動作輕巧的走進廚房,不一會聽到水聲,她在清洗用過的碗碟,趙憾生呆呆地坐在原位看著那個做家務的背影。

不一會,諸曼音拿著一條濕抹布出來抹著餐桌,很爽快的再走進去廚房,把抹布清洗後再掛起在洗滌盤上的掛勾上。

諸曼音笑著出來,趙憾生已經坐到沙發上,他示意她坐到沙發另一邊去,她也不矯揉造作,很大方的坐下來了。

「真的謝謝你,但影響了你的休假,我過意不去的。」

「你煩不煩?你說過幾次了,我也回答過幾次,你就是不肯領別人人情嗎?還是你嫌棄我笨手笨腳?」這種對人好意伸出援手,人家卻一直在推卻的感覺很不好受。

「我沒那個意思,但。。。你一個女孩子來照顧我一個男人。。。孤男寡女。。。」

「又不是未試過,不是都睡過在同一間房嗎?」說完才發覺自己的話很不對勁,一時雙頗擦的全紅起來,眼睛不敢直視坐在沙發另一頭的男人。

男人一時也不好回應,她總是這樣冒冒失失的,讓人不省心。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29 12:09 |顯示全部帖子
《第九章:春在綠蕪中》(2)

「總之。。。我說沒問題,假期也沒事做。。。」站起來慢慢踱步到窗前:「這裡風景很好,居高臨下。。。就當是借我來避靜,我順便給你帶吃的來。。。也給你當個說說話的伴兒。。。你就勉為其難的聽我的絮絮念。。。大概就是這樣。。。可好?」她轉身看著趙憾生,卻因為背著光源,趙憾生看到她窈窕的剪影,看不到她的表情,一時不知她是說笑還是認真。

「但是。。。」還是覺得很不妥當,不久前沸沸揚揚的謠言剛冷卻下來,現在心中還不踏實,自己身經百戰死不去,她一個女孩子,名聲可不能壞。

「你。。。人家女孩子都說了,你一個大男人雞婆甚麼?」一時語氣也帶點激動情緒。

「那。。。好吧。。。隨你。。。但買東西的錢我來付。。。」

「這個我不跟你爭,難道照顧你還要賠錢嗎?你可是比我賺得多很多的。」

趙憾生臉色一沉,但也不跟她再抬槓,不再回答。

趙憾生隨手檢起一本書看,不一會就在沙發上打瞌睡了,相信他要點時間才能恢復元氣,諸曼音躡手躡腳到他的睡房去,原本未經主人同意不好擅自進入人家的睡房,但總不能讓他就這樣睡在沙發上,未痊癒又著涼可不好,她想找個毯子、被子或者毛巾甚麼的給他蓋上,打開睡房門,佈置很簡單,可以說是幾乎沒佈置的,床、衣櫃、床頭櫃、雜物架,連書桌也沒一張,顏色不是白就是原木色,唯一的裝飾就是一幅跟客廳風格相似的風景畫,畫的是清晨的海灘,畫的右下角也有署名S.P. 的字樣。

諸曼音抓起床上一條薄毯子出去,靜靜的給趙憾生蓋上,自己很安靜的坐在一旁看書,直至差不多下午五時半,她走進廚房把粥翻熱,同時在另一個煱子中下了個方便麵和兩三棵早前買的青菜,還煎了一隻雞蛋,蛋白邊煎得脆脆的,蛋黃卻是外熟內生的,輕巧的放到湯麵上。

趙憾生醒來張開眼睛,看到在遠處廚房中的背影,也聞到空氣中的麻油味,輕微有點嘔心的感覺。他小心的把薄毯子疊好,放在沙發上,再慢慢走到廚房的方向。

諸曼音聽到聲響,知道是趙憾生醒來,她頭也沒抬說著:「多等幾分鐘可以吃了。」趙憾生只好退出去,坐到餐桌旁等吃。

真的沒一會,她就端著一碗清粥出來,也順便把一隻湯匙遞過去,趙憾生接過:「那你的晚餐呢?」

她跑進廚房把另一個湯碗端出來,手上也拿著一雙筷子:「我吃麵,你不介意我吃了你的存貨吧。」

「你也煮好了,還能介意甚麼?」

「哼,小家子氣!最多以後還你!反而這種不健康的食物還是少吃為妙。」

「說笑的」忙賠不是,自己也不會計較區區一個方便麵:「你要吃多少隨便吃,放著不吃白不吃,只是過意不去要讓你吃方便麵而已。。。」

霎時覺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諸曼音反倒有點不好意思,默默吃著碗中的麵條和青菜,筷子刺穿了雞蛋黃,那鮮黃的汁液染黃了麵湯,趙憾生看著覺得很有趣。

「那個甚麼蛋?Sunny-side-up嗎?好像有點不像。」

「這個?」用筷子指著湯麵碗中那隻已被支解了的雞蛋:「這叫荷包蛋,你沒見過?」

趙憾生微笑著搖頭,把清粥一大匙送進口裡去。

「以前家窮,有時盛一碗熱飯,下一匙豬油和醬油已是美食,如果有一隻煎荷包蛋,那就是盛宴了。」

趙憾生望著眼前的女孩子,以為她是在溫室中長大的花兒,原來經歷過窮困,但比起自己的童年,她應該是幸福的,至少她說起家窮的往事時也是嘴角含笑,自己卻不願意跟人提及過去,公司中也沒人知道他的家庭背景,只有人事部緊急聯絡人的記錄上寫了Benny Pallino的名字,但沒有人知道他中英文名字的來歷。

飯後諸曼音洗滌好了所有碗碟和煮食爐具:「我乘現在天未黑回去好了,明天我再來。」

「慢著,等我一下。」趙憾生轉身回睡房去,不一會走出來,手上多了一個東西:「這個給你,以防你來得早,我睡得太沉,聽不到門鈴聲。」

諸曼音接過那串鎖匙,趙憾生指著鎖匙說明:「這條金色長一點的是大廈前門的門匙,雖然樓下有保安處,但如果看更走開了,你自己有鎖匙開門;這一條銀色的是這裡的門匙,上下鎖同匙,一正一反。。。晚了,今晚我送不到你,你早點回家吧。」

抓著那兩條鎖匙,諸曼音眼珠子骨碌碌的不知想著甚麼:「那明天見吧。」把鎖匙放進手提包,走到大門轉身再說:「再見。」之後身影就消失在大門後。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30 13:08 |顯示全部帖子
《第九章:春在綠蕪中》(3)

第二天早上大概八時,諸曼音拿著鎖匙開門,手上拿著一個紙袋,一身放假時穿的休閒服,巧克力色中袖及膝棉質外套,裡面是淺黃色的短袖棉衣,杏色的棉質直腳褲讓她的腿顯得很修長,足下踏著一對深咖啡色布質平底鞋,背了一個深褐色的麻布背包。她把鞋子脫下,放在大門側的鞋架上,穿著白色襪子躡著手腳的走過大廳,轉入廚房,這裡將會是她未來幾天的臨時工作間。

她從紙袋中取出兩個毛瓜,熟練地用小刀連毛帶皮刮去,切成厚片,之後燒開一煱水,加了三四片薑,水燒滾後加入已浸好的米,把毛瓜也放進煱中慢火煮大概半小時,今天還是要吃清淡一點,所以沒打算加肉煮,不過她買了一點碎肉和蕃茄,用雪櫃中的洋蔥、西芹加蒜頭熬了一點蕃茄醬汁,她準備今天吃意大利粉。

可能被聲音炒醒,又或是被香味喚醒,趙憾生九時不到就起來了,這比他平時上班的日子晚起了很多,平日他總是很早起來跑步,洗完澡換過衣服後就到公司,當時辦公室內沒幾個人。

「好香!今天煮甚麼?」

「蕃茄肉醬意大利粉。。。」

「哦?」

「那是我吃的。。。你吃粥。」

「唉,你也夠狠心,在我面前吃好東西。」

「明天給你弄點有肉的,今天就乖乖多吃一天粥,我加了點毛瓜,會比清粥好吃點。」

也知要好好讓腸胃休息,要吃清淡一點也是醫生的醫囑,好歹多忍一天,反正這兩天的胃口也不好,要吃也吃不多。

吃過早點,或者應算是合拼早餐和午餐的早午餐吧!之後整天也是兩人各自看書,平靜的小空間裡幾乎聽得見對方的呼吸聲此起彼落,今天趙憾生腹瀉的頻率大大減少,但依然被諸曼音逼著去睡午覺,未到下午六時吃晚餐,那諸曼音可以在天黑前回家去。

************

第三天星期日,諸曼音加了點瘦肉煮白粥,白米熬瘦肉的香味彌漫著整間房子,雖然還是粥,但由清粥到毛瓜粥到瘦肉粥,令趙憾生對吃的有了期待,而且三天下來,腹痛嘔吐沒有了,胃口也漸漸找回來。

也如早兩天一樣,吃過早午餐後,兩人一人一書,趙憾生看的是工具書,甚麼電子雜誌、科學論、建築學、力學的、水電木工的。。。諸曼音手上卻是一本武俠小說,叫《神鵰俠侶》,厚厚一本比趙憾生手上的雜誌或論文厚好多倍。

「女孩子居然在讀武俠小說,不是讀愛情小說。」

「有甚麼奇怪,我最受不得那些公式童話愛情小說,女主角美麗善良獨立瑪麗蘇,性格好人品好,所有男人都喜歡她,男主角則是英俊瀟灑,年青有為,被所有女人愛慕著的霸道總裁傑克蘇,深情腹黑。。。一點都不真實!看武俠小說天馬行空的武功招式,當中有俠義大道理,也有人性是非黑白,那才有得著。」

「你是女孩子,難度沒有憧憬過愛情,風花雪月?」

「當然有期盼過愛情,女孩子總想有人疼愛,但愛情不是人生的全部,男孩子女孩子是獨立個體,沒有誰倚賴誰的道理,就算人生中沒愛情也不代表人生價值比別人低。」

「好有志氣!」

「沒辦法,沒有男人看上我,嫁不出去,就要自強,最低限度老來有足夠生活的本錢。」

「怪矛盾的!到底是想嫁出去還是不嫁出去?說穿了如果可以倚靠還是想倚靠人吧!」

「哼,那裡矛盾?如果找到個相愛的人,互相扶持不是很好嗎?如果找不到,寧缺莫濫。」

「那你是想找到個一心人?」

「如果找到,一生一個就夠,我不喜歡騎牛找馬的心態,不是兩個人相愛才一起嗎?感情只有適合不適合,沒有誰比誰好,再好的如果不適合我,即使勉強一起,也不會有幸福的。」

「似乎目標很清晰呢!那你找到了沒有?」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5-31 13:19 |顯示全部帖子
《第九章:春在綠蕪中》(4)

「找到就不會休假閒著!」

「怪我嗎?我可說不用人照顧的。」

「別雞婆了!不是說過我反正在家閒著。。。」

「知道,這裡風景好,就當是借你來避靜,跟我作個說話的伴兒,我聽你絮絮念,對吧!?」

「就是了!記憶力不錯!」她眉眼彎彎如新月,臉上的笑容散發著甜膩的感覺,已經是夏天末了,趙憾生卻覺得身邊有春風拂過。

下午約三時,趙憾生去小睡片刻,諸曼音在薰風吹拂下看著書合上了眼,在沙發上睡著了。這兩個人,一個因為病未瘉睡得沉,一個因為心情放鬆後又覺得累也睡得很沉,兩雙眼睛張開的時候已是夜幕低垂,一輪明月初上,月光悄悄的穿過月白色布簾,偷偷灑了一地銀色。

趙憾生打開房門,沒有預期的燈火通明,遠遠看見沙發上有個身影,頭倒在沙發的抱枕上,走近見到那副睡著的俏臉:「喂。。。喂。。。Venus。。。」輕輕搖著她的手臂。

諸曼音一手揉著惺忪睡眼,慢慢支撐著身坐起來,呆呆的看著湊近的一對眼,突然發現滿室黑漆漆的,心裡有點慌起來了,她猛烈站起,幾乎撞向趙憾生的面門。

「甚麼時候了?」她急忙走到窗邊,見到夜色已暗,連月亮都出來了,街上華燈放亮。

趙憾生把客廳的電燈按鈕按下,一時滿個小廳都光起來了,兩對眼睛一時未能適應。

「唉呀!九時十五分?不是吧!」居然不知不覺睡了幾個小時,諸曼音讀著手提電話上顯示的時間,不禁心中發毛。

「這麼晚了?」趙憾生皺眉陷入沉思中。

「餓了吧?讓我先翻熱餐點給你吃吧。」諸曼音撿起跌在地上的小說,放在小几上,輕巧的就溜到廚房去忙。

「那你呢?」

「我沒關係,我張羅你吃的就好了,我回家後再吃也不遲。」

「你不餓嗎?都這麼晚了。。。」

「我沒關係,很晚了,不是嗎?」諸曼音轉頭給趙憾生投以一個淺笑。

趙憾生看著這個窈窕的背影,一時心中湧上了念頭:「今晚留在這裡吧。」

「甚麼?」諸曼音一時聽不清楚,轉頭問:「對不起,你說甚麼?可以說多次嗎?」

「我說,不要急,慢慢來,今晚就留在這裡過一晚吧。」

「甚麼?這怎可以?」

「這麼晚了,你自己回去。。。太危險了。。。將就將就在這裡過一晚吧。。。」說得結結巴巴的,趙憾生自己也覺得有點難為情。

「但是。。。好像不太好吧。。。不方便嘛。。。」諸曼音右手拿著木棹,左手別扭的擰著衣角,手心微微有點潮潤。

「不要亂想,我睡沙發,你睡房~」

「不,我睡沙發,你睡回自己的房。」

「這怎可以!你是女孩子,我一個大男人,睡沙發沒問題的。」

「這裡始終是你家,而且你剛痊癒,還是讓我睡沙發吧。」

「不可以,這是我家,你是客人。。。」

「如果你睡沙發,讓我去睡你房間的話,那我回家好了。」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6-1 12:42 |顯示全部帖子
《第九章:春在綠蕪中》(5)

「你。。。現在太晚了,你自己回去會讓我很擔心,除非讓我送你。」

「不行,你送我就不晚嗎?那你自己回來不是更晚?你也會讓我很擔心。」

兩張嘴巴都是衝口而出,卻是滿滿為對方安全著想的心思,大家一時都不察覺,反而沒有一絲尷尬。

「那一人讓一步。。。我睡自己的睡房,你睡沙發,我給你一條厚毯子,關上窗子,晚上還是會冷。」

「好的,這方案兩全其美,反正我剛剛不是睡沙發睡得好好的。」諸曼音端著一大碗瘦肉粥出來,臉上笑得甜滋滋的:「來吃吧。」

「那你呢?」趙憾生坐下來接過碗和匙。

「我去翻熱之前剩下的意大利粉,你先吃吧。」諸曼音轉身回去廚房,從雪櫃中取出煮好的意大利粉和醬汁,同時為煮食爐點火,放上平底煱。

趙憾生小口小口的吃,一來那碗粥剛煮滾很燙,二來自己一個人吃無聊,想等到另一個人加入,現在兩個人吃晚飯比以前一個人吃有趣。

晚飯吃得晚,午睡又睡過頭,吃過飯後兩個人反而變得精神起來,開了落地窗門,兩個人站在那小陽台上,趙憾生兩手盤在欄杆前,諸曼音則是兩條手臂橫在欄杆上,側頭抵著手臂,抬頭遠遠望著缺了一角的月,同時欣賞著那個站立身影優雅的輪廓。天南地北拉雜扯了一通,說的都是無邊際的話題,由音樂到美術到電影、文學、歌曲,原來兩個以前只有工作上有交集的人在生活上也有很多契合的地方。

兩人談到半夜還是意猶未盡,大概到了半夜一時實在有點冷,趙憾生把一張厚毯子拿給諸曼音,她高高興興的抱著躺到沙發上。

趙憾生後來躡手躡足出來看過諸曼音兩次,見她睡得香,很滿意的回房去再睡,臥在床上,心撲通撲通的亂跳一番,久久平復後才能合上眼。

諸曼音睡到早上七時多醒過來,輕手輕腳的走到睡房前側耳傾聽了一會,聽不到聲音,趕忙拿起手提包穿好鞋出門去。回家差不多八時半,始終是星期一早上人人趕上班的繁忙時間,交通有點擠塞,梳洗一番換過衣服後,她窩在沙發上發呆,回想之前一晚跟趙憾生傾談的種種話題,就好像一個人在迷宮中找出路,突然有一個人出現,大家有相同的目標,如果可以一起走出去,那有多好!

把幾隻音樂和電影光碟放進手提包,她趕忙買了點東西回去趙憾生所住的公寓大廈,諸曼音從手提包中找鎖匙,門卻突然卡擦一聲打開了,門後站著趙憾生。

「怎麼不多睡一會?這樣早走又趕著回來?你這樣辛苦不辛苦?」

「呀?沒事沒事,怕你起來後肚子餓嘛。。。」

「你前世是廚娘嗎?還真有包辦伙食的潛質!我一個大男人餓一下又不會死。。。」

「小心一會我在你食物中下毒!」

諸曼音拿著購物袋走進屋裡,趙憾生讓開一步,把門關上後,雙手放在背後跟著。

「早餐有甚麼好吃的?」

「你想吃煎蛋還是炒蛋?還是水煮蛋?一隻還是兩隻?吐司OK嗎?」

「我想吃荷包蛋。」

諸曼音剛要走進廚房,聽他說著回身轉頭看著他,展示了一個笑容:「好的,給你煎個荷包蛋,要流心的嗎?」

「流心?」

「就是蛋不全熟,一切開蛋黃就流出來,可以沾吐司吃。」

「終於可以不吃粥了。」

「中午還是吃稀飯較好。」

趙憾生嘆了口氣,故意表示失望。

「你康復後給你煮好東西。」

「真的?好,那我等著吃大餐。」不知何故,趙憾生真的很期待,他笑得像個小孩子得到獎勵一樣開懷。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6-2 12:33 |顯示全部帖子
《第九章:春在綠蕪中》(6)

早餐後,諸曼音從手提包翻出帶來的那幾隻音樂和電影光碟遞給趙憾生:「回家時找出這幾隻,有興趣嗎?」

「這個吧,未看過。」趙憾生走到影碟機前把光碟放進去,再坐回沙發上,兩手從茶几抓起兩個遙控器,一手一個開啟電視機和影碟機,兩個人一人坐一頭的沙發,一人抱一個抱枕,中間隔著一個人的空間,空位上也擱著一個式樣相同的抱枕。

電影名叫Mr. Holland's Opus,講述主人翁帶著妻子搬到一個市鎮,在中學找到教席當音樂老師,原本那只是一份糊口的工作,他也沒有多少熱誠,但校長的信任和引導,開啟了他作育英才之門,他教的不單純是音樂,通過教授音樂和領導學校的樂團,他改變了很多學生的一生,也遇到人生很多的選擇,最後因為學校經費被裁減,他成為要被裁撤的一員,學生為他舉行了一場音樂會,他在台上指揮他教師生涯最後一次的演奏。

故事有很多感人的場面,諸曼音最初只是吸吸鼻子,後來是悄悄地用手指抹去眼角中不小心掉下的淚花,趙憾生轉頭看了看,把一盒面紙巾悄悄遞過去,諸曼音有點不好意思接過,抽出面紙,靜靜的印去奪眶而出的眼淚,抹乾被淚水打濕了的面頗。

電視屏幕陸續打出最後的字幕,趙憾生抓起影碟機遙控器按下了打開的按扭:「你們女孩子總是眼淺。」

「哼,女人如果不心軟,你們男人怕會很慘。」

「哦?怎會慘?跟女人心軟有甚麼關係?」

「不是嗎?男人做錯事道個歉,女人多數會原諒,不就是因為心軟嗎?那是母性。」

「怎麼會扯到母性?」

「女人最受不得孩子和自己的男人難過,而男人總會找一個跟自己母親相似的女人作妻子。」

「我不會!」趙憾生轉頭冷冷的瞪著她,把諸曼音嚇了一跳。

「真的,我見很多男人都會選擇跟自己母親同類的女人作妻子,很多研究都說那是一種戀母情意結。。。」

「那還得你先要有個母親吧!」趙憾生本能反射的拋出一句悔氣話。

諸曼音忽然想起他的身世,既然Benny是他的養父,那他即是沒有父母的孤兒,她很小心的跟趙憾生道歉:「對不起,我說了不該說的話。」

趙憾生轉頭看著她,保護意識放下了,知道嚇著她感到不好意思:「沒甚麼,不必道歉,我也沒特別意思,有感而發吧了,換聽音樂吧。」

沒等諸曼音置可否,他轉向身旁的光碟機,把一隻音樂光碟放進去。

因為趙憾生說對中樂很有興趣,所以諸曼音特別揀選了幾隻中樂演奏的光碟,兩把琵琶兩把二胡同奏的《春江花月夜》、琵琶名作《十面埋伏》、中樂團合奏《餓馬搖鈴》。。。各種各樣的不同樂曲風格讓人思潮起伏,趙憾生始終閉著眼睛聽,諸曼音看著他臉上一時喜一時哀,似乎陶醉於管絃絲竹中,對自己之前失言的愧疚感減了幾分。

午飯是稀飯、魚肉蒸豆腐餅跟清炒甜豆,晚餐是青菜魚湯麵條,湯頭很清甜,魚丸是諸曼音買鮮魚自己打出來的,這一天的餐桌上有點靜,趙憾生沒多話,諸曼音變成自說自話,她努力找話題,可是答案很簡短,甚至只是一個字,讓她覺得意興闌珊,不到七時就告遲。

「我先走了,明天再見。」

「其實我也好多了,可以不必麻煩你。」

果然他還在生氣,諸曼音忽然覺得很委屈,更有點不捨得:「那。。。讓我明天再來一天。。。說過會做點好吃的。。。」

「唔。。。好,謝謝,那多麻煩你一天吧。」

「不麻煩,反正我也要吃飯的,煮一個人煮兩個人的飯沒差別。」

怎會沒差別,諸曼音要就趙憾生的康復情況煮不同的食物,自己吃的反而都很隨便,大家心知肚明,她這樣說只是讓他心裡好過點,他又何嘗不一清二楚!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6-3 10:44 |顯示全部帖子
《第九章:春在綠蕪中》(7)

諸曼音拿著手提包,輕輕的穿上鞋子,開門後再回頭道了聲再見,身影很快消失在門後。

趙憾生坐在沙發上,思前想後,自己今日突然失態,那句有關母性的說話為何會變得那麼刺耳?平日他對於別人的話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喜歡就回答,不喜歡就一言不發,美國這裡的社交禮儀是不要打探他人的私生活,雖然在背後很多人說短道長,但表面沒有人會敢輕易打破這個規定,旁敲側擊的倒是不少,都被冷淡的沉默回絕去了。

他明白諸曼音不是有心打聽,那是很平常的話題,但他聽到的一刻,卻感到難以言喻的心煩氣燥,就是有一口氣不吐不快,但究竟是怒氣還是怨氣,他卻一時不能確認,就是對她說的那番話很在意。

她慢慢踱步到公車站,為自己的失言而愧疚,自己實在不夠細心,沒有照顧到趙憾生的心情,自己對他的家庭背景略知一點,說話應該更小心才是,現在惹人家不高興了,自己也不好死皮賴臉的留下,幸好他的精神已慢慢恢復,今天看了一套兩小時長的電影,他也不見得很累。。。聽音樂時,他究竟是投入,還是不想跟自己多說話?這個念頭讓她想得頭皮發麻,難不成自己被討厭了?好歹人家都是比自己高很多級的總監。。。明天還是煮多一點可以存放的食物,即使他足不出戶也能有吃的,那自己就算是安心完成任務。

* * * * * * * * * * *

星期二早上的超級市場不多人,都是一些休假人士或家庭主婦在選購東西,諸曼音考慮到存放和方便煮食的問題,當下決定了這半天要忙的活。

今次是買了一大個環保袋的食物,門裡面的人好像長了透視眼一樣,諸曼音摸出鎖匙,只是叮噹發出幾聲,那把鎖匙還未插進匙孔去,門已經打開了,裡面站著一個緊皺眉頭的人,一言不發已把諸曼音手上的環保袋接收去了,她只好跟著進去。

趙憾生從袋中把食材一一取出放在廚房的工作台上,有雞蛋、高麗菜、兩包絞肉(一包較淺的粉色,一包是紅色的)、一包方形的餃子皮、兩大塊魚肉、一大把芫荽和一扎青蔥,還有一條粟米。他眉頭比站在門口時皺得更緊:「你搞個甚麼鬼?這麼多兩個人怎吃得下?」

「今日吃不完,你明天後天都可以吃,放冰箱冷藏可以儲存很久,隨時餓了都可以拿十個八個出來煮。。。」

「你一個人要多久才弄好這麼一大堆?」

「我從小到大煮慣了,幾百個也是閒事來的。」

「你教我,讓我跟你一起弄吧。」

「你?」

「別小看我,中菜我沒學過,但普通西餐我會煮,你忘了Benny那家餐館?我以前常在那裡幹活的。」

「那先吃過早餐才開始,應該午飯也能有餃子吃了。」

他倆簡單的吃了吐司煎蛋,對的,那個脆邊荷包蛋似乎很對趙憾生的口胃。

諸曼音先把粟米續粒剝下,混合那個較淺粉色的雞絞肉,下調味和少許芫荽碎拌至起膠質。高麗菜拖滾水至微軟後搾乾水切細,拌入較深色那包豬絞肉中,加入調味料和青蔥粒拌成肉膠。魚肉切厚片,加芫荽和清水慢火熬成湯底。

那邊廂在熬湯底,諸曼音就準備好了一切食材,空出餐桌進行包餃子的步驟:兩人對坐,手上都是一疊餃子皮,諸曼音示範了包餃子的方法,趙憾生最初包的餃子有點歪,或是太多餡料,又或收口處不貼伏,五六隻下來漸漸上手。

趙憾生包的是豬肉高麗菜餃子,諸曼音則用雞肉粟米作餡料,用另一個方式去包,好讓以後要吃的時候分辨得出兩種口味。

兩人面對面坐,卻沒交談幾句,空氣一下子像凝住了,只有兩人手上的動作在不斷重覆,這種帶點曖昧和尷尬的複雜感覺讓人透不過氣來。

還是趙憾生首先發話:「還有三天的休假有甚麼打算?」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6-4 12:52 |顯示全部帖子
《第九章:春在綠蕪中》(8)

彷似被驚擾了的,諸曼音一時反應不過來:「呀?哦。。。也沒甚麼。。。多半會在家吧。」

「三天加星期六日總共五天。。。不計劃一下嗎?」

「原本也不打算去旅行,現在臨時空出來。。。一時也想不出要去那裡。。。可能在家,可能去博物館,再不然去走走沙灘。。。隨心吧!不過你可要好好休息!」

「都幾天了?我恢復得差不多了,總不能由早睡到晚!或者我也如你一樣。。。隨心吧!」

諸曼音眼睛骨碌骨碌地看著他,忽然覺得不好意思,低頭忙手上的活,趙憾生看她那個神態,跟幾年前初相識時一樣的有趣,微微一笑,也努力的把餃子皮摺好,加點蛋液,壓下封口。

見那煱芫荽魚湯也熬得差不多,諸曼音把大概每款八隻的餃子用清水煮熟,撈起後把魚湯灑進放了餃子的湯碗裡,把預先切好的蔥花灑面。

因為餐桌已成了包餃子的工作台,諸曼音和趙憾生就坐到沙發那邊,兩隻大湯碗盛著兩款餃子被端到茶几上,兩人一人一隻小湯碗,先勺兩三隻餃子,再加點魚湯。

「好燙!」

「你小心嘛!剛煮起當然燙!」

「唔~這個豬肉的很好吃!」趙憾生眉頭揚起大讚,諸曼音看著眼睛都笑得瞇成兩條弧線。

「雞肉加了粟米。。。嗯。。。嗯。。。好味!」

「喜歡就多吃幾個,那個湯也嚐幾口吧!」

「Oh my!這個湯多鮮甜!你在大學修烹飪的嗎?」

「真會賣口乖!我只是小時候家裡窮,大人們早出晚歸,我從很小已要學煮,只會煮點家常菜,餓不死就是了。」

「你家人現在住在那裡?這個城市嗎?」

「不,我家人在東岸那邊?」

「怎麼老遠來到加州,不留在東岸發展?我們公司總部也在那邊。」

「那邊的天氣很討厭,夏天熱得慌,冬天下雪又冷得要命,考大學時想去不一樣的地方看看,剛巧這邊的大學取錄了我,畢業後又碰巧找到工作,否則我還是要回家的。」

「一個女孩子離鄉別井老遠來到陌生地方不害怕嗎?」

「不害怕,有朋友一起來的。」

「朋友?男朋友嗎?」

諸曼音的臉一時通紅,趙憾生看著,腹中有股酸味湧上。

「不是男朋友。。。我沒那麼幸運。。。他只是我哥哥的朋友,當我是妹妹來照顧吧了。」

「那他現在人在那兒?在這裡?」

「畢業後去了華盛頓,跟他太太去那邊當律師。」說著嘴邊掛著一抹的苦澀。「那你呢?」

「我甚麼?」

「你是怎麼會來到這裡的?」

「難道一輩子留在Benny那裡開旅館?」

「你不喜歡那裡嗎?」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6-5 13:10 |顯示全部帖子
《第九章:春在綠蕪中》(9)

「喜歡也不一定要留低!」

「喜歡但又不留下來,多矛盾的邏輯!」

「在那裡我只是過客,始終要走的。」

「Benny應該不會趕你走的吧。」

「不趕就不走了嗎?」

「Benny年紀也不小了,你沒想過要接他的班嗎?」

「想過,提出過,不過被他拒絕了。」

「為甚麼?」

「不知道,說過一大堆原因,那知是鬼扯的,還是真心的,一會兒說年輕人應該有一番事業,一會兒說我做不來,一會兒說不想我管著他。。。總之就是一大堆東拉西扯的所謂原因。。。反正我去或留有分別嗎?」

「或許是太愛吧!」

「愛?你年紀輕輕又了解多少?你愛過幾個人?」

「你。。。不是愛過很多人才明白愛的!我愛我的父母、哥哥、親戚朋友、同事。」

「是嗎?」趙憾生面上是不屑的表情,讓諸曼音看著很不爽。

「那你又懂幾多?你愛過幾多人?」

「應該比你以為我懂的懂得多。。。愛?一個也沒有!」

這次輪到諸曼音皺眉:「你沒愛過人?Benny呢?Marco呢?還有。。。」

趙憾生斬釘折鐵的把諸曼音的話中斷:「那不一樣,真愛。。。至少我沒見過!」

「你不相信人間有愛嗎?那人生於世為的是甚麼?」

「我不想再談這個話題。。。多沒意思。。。我吃完了,你多吃點吧!」趙憾生從沙發起來,把手上的碗筷利落的帶到廚房去清洗。

看著他離開的諸曼音被這一番對話嚇驚了,心中有隱隱的刺痛,他居然說不相信人間有愛,養父對他的愛,他真的視而不見嗎?她作為局外人可有不一樣的感受,Benny對趙憾生的愛是包容,是放手,是信任,是有種不能言喻的憂慮。而趙憾生表面冷漠嘴巴毒,可是看他一直對自己施加援手就知道他心腸不壞,但何以他要把自己封閉起來,把人拒於千里之外?

兩人經過這個話題變得更沉默,只是默默把手上的餃子皮包著餡料、摺疊、修型。。。重覆的動作,靜止的空氣,大概下午四時多,所有的活都完了,最後一隻餃子也包好了。

諸曼音早把兩盤包好的餃子放進冰箱,待得最後兩盤也包好後,她把冰箱裡冰著的兩盤取出來,那幾十隻餃子已冰成硬硬的一個一個。她純熟的把冰硬了的餃子每十個放進一個保鮮袋中,因為都冰硬淨了,不會一個黏一個了,這樣一袋袋冷藏著,以後要吃就只要拿一袋出來就足夠了,這次足足包了百多隻餃子,足夠趙憾生吃好多餐。

晚餐六時開吃,諸曼音煮了點麵條,加幾隻餃子、青菜變成很簡單的一個晚餐,其實兩人也沒多心思講究,心中有種戚戚然的感覺。

飯後洗淨所有碗盤食具後,七時多一點諸曼音就告遲,趙憾生雖然有點不自在,可也沒多說甚麼,兩人之間沒有了早幾晚那種愉快氣氛,可能因為趙憾生都說了今晚以後就不麻煩別人照顧他,在諸曼音眼中,那是逐客令,在趙憾生心中,那是要關上那度門,行人止步,她知的太多太快,超出了他可以承受的。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6-6 13:30 |顯示全部帖子
《第九章:春在綠蕪中》(10)

聽見開門的聲音,蔣唯見到諸曼音走進屋裡:「吃過晚飯沒有?」

諸曼音沒抬頭,無精打彩的回答:「我吃過了,你慢慢吃吧!」

「你好像很累,幹甚麼來?不是休假嗎?這幾天去了那裡?」

蔣唯從廚房出來,端著一碗乾拌麵,空氣中彌漫了醬油、花椒油和辣椒油的味道,諸曼音腹中有股胃酸湧上,她把鞋子脫下,換上家居拖鞋,再把脫下的鞋子放進門旁的鞋櫃裡去。

「去煮飯。。。」

「你去學烹飪嗎?」蔣唯嘴中嚼著麵條,嘴唇沾了一圈油:「西菜還是甜點?」

「甚麼也不是。。。我累了,先去洗過澡,你慢慢吃。」說完沒有等蔣唯反應,拖著腳步走進睡房去。

「莫名其妙~」蔣唯努力地消滅那碗乾拌麵,看著諸曼音的背影,她的眉頭皺緊,她知道有事發生了,不過諸曼音的性格就是所有事自己槓,一頭撐到尾的,生怕打擾了人家,但自己跟她又豈只是室友呢!看她不開心,難度自己會好過嗎?只是知道問也問不出個狀況來,她要說的時候會說,她不想說是萬萬抖不出個大概,自己乾著急心癢癢,卻完全沒辦法。

扭開蓮蓬頭,將熱水打濕頭髮,兩手搓揉著一個肥皂網,裡面放了一塊手工皂,漸漸搓出了一手泡沫,那是薰衣草的香味,蔣唯說那有寧神放鬆情緒的作用,那是從農夫市場買來的手工香皂,成份據說都是天然,就是底油、薰衣草浸泡油、薰衣草籽等,蔣唯對這些東西有研究,說平價的化學品傷身,花一點錢減少自己身體的負荷,她說值得,諸曼音也覺得不無道理,而且這種手工皂也算耐用,一年要多花的錢實在不成氣候。

洗了個熱水澡,感覺沒有放鬆了,心情反而更低落,諸曼音打開手提包想取出手提電話,準備關掉明天早上的響鬧,發現那兩條鎖匙,自己居然忘了把鎖匙還給趙憾生,那人的說話還言猶在耳:「這條金色長一點的是大廈前門的門匙,雖然樓下有保安處,但如果看更走開了,你自己有鎖匙開門;這一條銀色的是這裡的門匙,上下鎖同匙,一正一反。。。」把兩把鎖匙握在手心中,冰冷的金屬鎖匙慢慢變得溫暖起來,眼眶漸漸也溫熱起來,心中不知何故有種委屈的感覺。看看床邊的小鬧鐘,已經是晚上十時多了,還是明天才打電話好了。

她蓋上毛毯子,夏末的晚上已經開始有涼意,窗子透進月光,卻不像趙憾生的家位於頂層,她的公寓屋外植了兩株樹,窗前有樹影婆娑,她看不見月亮,究竟今晚月兒缺了那個角?窗邊透入的光是月光還是星光或許是街燈的光?自己的心上不知何時缺了一角,是自己遺下在那個角落,還是被人偷偷的撕下來藏起了?

這個晚上,另一個人在床上也一直轉輾反側,很晚也沒有合上眼,窗外的月亮讓人覺得有種嘲諷的感覺。這一切都是自找吧!人家一番好意,是自己不解溫柔,是自己毛躁,傷了別人的心,明明想好好的一個人過日子,偏偏有個人闖了進來,打擾了一切的平衡,讓他不知所措,可是現在自己卻對這個失衡有了期待,何時他開始管不了自己的心,維持不住那份安穩。

窗外那個缺了一角的月亮,比昨晚的更小,就像自己的心,想要藏著藏著,卻不知在何時何日被發現了,被溶化了,濃烈的情緒就像染了色的湖水,漸漸地把整個湖佔據,湖底的沙石再看不清了。趙憾生想去看透另一個心,卻漸漸再也看不清自己的心,有種神奇的力量讓他義無反顧踏上這條不歸路,他是明知山有虎,卻心甘情願向山上進發,只是現在心情突然變得不安,鬱郁著的情緒想要爆炸,他想任性一回,可是不知何故他卻猶豫了,還是第一回發現心中藏著另一個人。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超級版主

積分: 126101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2018復活節勳章 開心吸收勳章 最關心BB問題熱投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畀面勳章 有「營」勳章 超級版主 環保接龍勳章 大廚勳章 親子達人勳章 BK Milk勳章 hashtag影視迷勳章 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親子王國15週年勳章


發表於 18-6-7 12:13 |顯示全部帖子
《第九章:春在綠蕪中》(11)

陽光從窗簾縫照射進房內,臉上覺得暖暖的,還想賴在床上久一點,忽然本能地坐起,望望窗外,已經很晚了,她急急下床,腳套上拖鞋跑著去洗手間梳洗,擠牙膏。。。擦牙。。。打濕面巾。。。擦臉。。。梳頭髮。。。慢著!忙甚麼?已經沒有要早起的原因,平時要上班,早幾天休假要趕去照顧人,今天。。。是真真正正的休假了!

今天要忙些甚麼?昨晚跟趙憾生說可能在家,可能去博物館,或者去沙灘走走。。。但今天起來,意識到沒有人在等她去,說過想隨心,但究竟心中最想做甚麼?又或者根本甚麼都不想做,像洩了氣的汽球,既沒有升到半空的動力,那就慵懶的賴在原地了,所以她決定那裡都不去,今日就留在家中呆呆好了。

蔣唯一早上班去了,餐桌上留了張字條:「我煮了炒飯,蓋在煱子裡,熱一熱再吃,今晚有約,晚飯不用等我。」

那今天一整天就她自己一個人,到廚房看看,蔣唯留了很多炒飯給她,諸曼音熱了一小湯碗的份量,站在廚房的窗旁一邊看著街一邊吃,這碗飯足足吃了十五分鐘,究竟是甚麼滋味卻一點也說不出來。

坐在廳中的雙人沙發上,手指在遙控器上亂點,電視的畫面不停在轉換,卻沒有甚麼有吸引力的節目,最後還是啪的一聲把電視機關掉算了。

影碟、音樂光碟也沒甚麼想看想聽的,最後拿起《神鵰俠侶》,翻到有書簽的那一頁,看了兩頁,完全忘記了看了甚麼,再翻回前兩頁,再看,再看,一個字都看不入腦,還是算了吧,今天沒有看武俠小說的心情。

突然想起昨晚忘了還他的那兩把鎖匙,諸曼音盤算著是否應該親自送回去,可是人家都說不用再麻煩自己了,總不能死皮賴臉的又找上門去。。。拿起手提電話,發了一條打招呼的短訊:「Hi!」

瞪著手提電話的屏幕,等著。。。等著。。。等著

是不是還未起床?不過已經是早上十一時多了。。。

還是他不想回覆。。。應該不會吧!但自己這兩天一直在惹他生氣。。。

或許是忙著吧。。。不會是回去上班吧?如果上班了,應該會更快回訊息。。。

叮!

「Hi!」

「對不起,昨晚忘了還你門匙。」

「那是多配作後備的,不用急著還我。」

「好的,那下星期上班時再帶去還給你。」

「不用了。」

「不用?」

「你留著吧,替我保管著,可以嗎?」

「保管著?」

「反正我自己有一套,留一套給你,如果有日我忘了鎖匙,還有你那一套嘛。」

諸曼音一時不知如何反應好,大家交情有這樣好嗎?好到讓她保管自家的門匙。

「不可以?覺得麻煩?」

「可以的,不麻煩。只是。。。」

「只是甚麼?」

「只是。。。如果你家有東西不見了,我不負責的。」

「我家沒有甚麼貴重東西,最值錢那個你搬不動的。」

「最值錢那個?」

「全屋最賣得錢的是我這個主人。」

「那我又的確搬不動你!」下意識答了話,忽然又覺得被擺了一道:「呀?你。。。你又戲弄我!」

趙憾生打了幾個哈哈大笑的表情符號。

再續。。。
花旗太太生活在花旗國,留意時差,你問我未必即時答到。

首頁
12345...22

尾頁

跳至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