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宮廷V:第22章 - 蓮達Linda的日誌 - Baby Kingdom - 親子王國 香港 討論區

紫禁宮廷V:第22章

已有 50 次閱讀 18-2-6 16:47

   “永秀宮,楊御醫替小月把脈康熙緊張趕來:「楊御醫,昭妃怎麼樣?」楊御醫:「昭妃娘娘氣悶郁結,加上受涼,稍為動了胎氣,下官會為娘娘開藥調理,下官告退。」惇怡:「皇上,反正數日後前往靈谷寺,不如請大師替姐姐作福吧。」康熙:「好主意,惇怡,妳還是跟朕一起去打點一下。」惇怡:「惇怡知道。」

      “竹林,小僖協助胡融栽種胡融:「小僖,妳近來有研習佛理?」小僖:「小僖只是覺得,佛理雖然不可以洗走紅牆內所有的污垢,但起碼可以洗滌一下污濁的心靈。」胡融:「此澹物自輕,意愜理無違。」小僖:「娘娘,我可否休息幾天?」胡融:「沒問題,但妳是否有什麼事?說出來讓我幫幫妳。」小僖:「沒什麼的,只是過幾天,皇上和和妃娘娘到靈谷寺祈福,我很想在這兩天裡,可盡快抄寫佛理送往寺裡替姐姐祈福,盼他們母子平安。」

      “小僖回到宮婢寢宮,看見桌上有多樣禮品小僖:「德妃娘娘太好了,經常把好東西留給我們。」全姑姑:「其實除了花茶,其他物品,都不是娘娘送過來的,況且這裡的東西全都是人家送給妳的。」小僖愕然:「是嗎?」全姑姑:「不過這也不奇怪,昭妃娘娘將冊封為孝昭仁皇后娘娘,其他人亦知道妳雖為宮婢,但地位截然不同,所謂攀龍附鳳,他們想討好昭妃娘娘,就先要到來和妳打交道,相信小僖回復貴人身分指日可待。」小僖一笑置之:「對了,最近姐姐的精神好嗎?」全姑姑:「聽廖兒說,昭妃娘娘沒有食慾。」小僖:「如果我可以去看她就好了。」此時,胡融過來:「妳想過去未過去嘛。」小僖全姑姑行禮:「娘娘吉祥。」胡融:「我這裡沒什麼做的,妳隨時可過去看姐姐,若然有人敢說三道四,我定替妳出頭,有我撐著,不用害怕。」小僖感激:「謝娘娘。」

      “永秀宮,花園,小僖來陪伴小月散步小月唇白:「滿園春色,實在是遊樂的好時日,難怪前人有言,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教人及時行樂,莫待春光,可惜姐姐身體不太好,想走多兩步也不行。」小僖擔憂:「姐姐?」小月:「姐姐沒事,身懷六甲,體態自然較沉重,走路來當然較為吃力。」

      “承乾宮惇怡:「皇上,明天我們啟程去靈谷寺,為何不回去乾清宮休息,難道你忘記了我們要齋戒沐浴嗎?」康熙:「朕當然記得,朕只是有兩件貢品很適合惇怡,特別帶過來給妳的。」惇怡:「是什麼?」康熙:「大富。」海大富奉上:「皇上、和妃娘娘。」康熙:「這裡有兩串珠鍊。」惇怡:「這串珠鍊白裡透紅,跟敬敏皮膚一樣,很配她,不如這串珠鍊,皇上轉送給敬敏吧。」康熙:「惇怡真大方得體。大富,就把這串珠鍊送過去長春宮吧。」海大富:「喳。」康熙:「其實朕認為這串黑色比起粉色更高貴。」惇怡:「那高貴的更應留給昭妃姐姐呢。」康熙:「那惇怡什麼都不要嗎?」惇怡:「惇怡擁有了天下間女子都羨慕的東西,又怎會什麼都不要呢?

      “長春宮,敬敏拿出藥粉古姑姑:「放心吧,古兒會每次一點一點放進去,古兒也怕御醫,在她的脈象發現不對勁。」

      “永秀宮,小月臉青唇白楊御醫把脈:「娘娘哪裡不舒服了?」小月:「我今早突然想吐不舒服,跟著小腹開始痛。」楊御醫:「下官馬上為娘娘安排煎藥,請娘娘今晚臨睡前喝吧。」

      “長春宮古姑姑:「稟娘娘,昭妃娘娘已服下藥了。」敬敏拿出瓶藥古姑姑:「娘娘之前的黃花夾竹桃還沒用完。」敬敏:「之前黃花夾竹桃是全株有毒,會引起流產、腹痛,逐少凝聚難以從把脈中發現。而這次的是曼陀羅,有毒忌服,輕則令人胃燒灼熱,四肢顫動,全身乏力,重則冷熱不分,心悸難安,精神異常,甚至產生幻覺。本宮要她毒入五臟,無藥可救,亦無跡可尋。」

      “永秀宮,小月正在午睡小月被噩夢驚醒:「吖……」廖姑姑趕來:「娘娘妳怎麼了?又做噩夢?小月喘息:「本宮夢見大火,到處都是煙,我心有餘悸,我不安呀。」廖姑姑替小抹汗:「一定是娘娘懷孕,心中顧慮多了,以致近日噩夢連連,御醫每天也為娘娘把平安脈,腹中孩兒安然無恙。娘娘,不必擔心。」小月:「但我渾身燙熱,我心腹像火燒一樣。」廖姑姑:「或許只是還沒服安胎藥而已,廖兒見娘娘剛剛熟睡,才沒打擾娘娘,廖兒馬上替娘娘準備。」

  “長春宮,花園,敬敏修花古姑姑回來:「娘娘,一切順利,昭妃情況每況愈下,如今她跟瘋子並沒有分別,全在娘娘盤算之中。」敬敏笑盈盈:「古兒,快幫我看看,這裡哪朶花香氣最濃,開得最燦爛。皇上即將回來,本宮要陪他喝酒觀星,本宮想做一點花末,一來可以用做香薰,二來可以用做沐浴塗身之用。」古姑姑:「不久茶花花盛放,這些花氣味清新,用來做香薰的話,皇上一定會很喜歡。」

      “神武門,康熙惇怡祈福回來小僖攔路:「皇上……」侍衛阻礙:「什麼人……」坐轎的康熙認出聲音:「小僖?」康熙大喝:「住手!」小僖跪下:「稟皇上,姐姐情況不妙。」康熙揭開轎簾:「小月什麼事?」小僖啜泣:「我不知道。」惇怡追問:「御醫呢?」小僖:「御醫都不知道,求請皇上馬上起駕去永秀宮。」惇怡:「皇上,刻不容緩。」

      “永秀宮,小月目瞪口呆,楊御醫替她把脈。忽然,小月咬緊楊御醫手臂楊御醫驚訝:「怎麼回事啊?」廖姑姑抓緊小月:「娘娘……,怎麼可能變成這樣啊?楊御醫跟小月拚鬥把脈

      “永秀宮外傳來一聲:「皇上駕到。」御醫等人行禮:「奴才叩見皇上。」康熙:「娘娘怎樣?」孫御醫:「回皇上,娘娘早已滑胎。」康熙愕然:「什麼?朕要進去看他。」孫御醫:「皇上要有心理準備,娘娘不但弄得胎死腹中,還毒害五臟,以致虛弱暈倒。」楊御醫:「下官除了診斷到娘娘身子的事,還察覺……她可能已經患上心病。」康熙:「心病?

      “寢宮,小月好像接受不了事實小僖一直傷心陪伴:「姐姐。」康熙進內:「小月,妳怎麼樣?」小僖:「皇上,吉祥。」小月喃喃自語:「沒事,皇兒沒事。母子平安,沒事。皇兒沒事,平安。」康熙上前抱緊小月:「小月……」小僖痛哭:「姐姐……」小月自言自語:「沒事……」康熙傷心難過:「小月,為什麼會這樣?朕只是去了靈谷寺6天,為何妳會變成這樣?朕不應該離開妳,對不起,朕對不起妳,小月,妳不要這樣,很對不起。」小僖不眠不休照顧小月,康熙多番探訪,小月也是胡言亂語,痛心極了

      “花園,康熙望著月亮等待小月服藥小僖餵藥給小月服後走出來:「皇上吉祥。」康熙:「她的病況如下?」小僖:「還是老樣子,小僖已經按照御醫的吩咐來照顧姐姐,但還是沒多大起色。」康熙看見花兒凋謝,心中更心酸:「這裡花朵先前還開得很燦爛的,現在卻變成這樣。」小僖傷心:「姐姐久病不癒,就連花也病氣滿枝。」

      “寢室,康熙閉上雙眼休息,小僖望著想起從前,不禁親吻臉頰,輕撫他臉孔康熙醒來:「小僖?小僖急不及待轉身康熙捉緊小僖:「別走!」小僖:「你還記得小僖嗎?」康熙:「朕當然記得小僖妳啦。」小僖伏在康熙懷中痛哭:「皇上……」康熙擁抱小僖:「小僖……


感動流淚

清新流暢

到此一遊


豈有此理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 Baby-Kingdom.com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