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宮廷V:第31集 - 蓮達Linda的日誌 - Baby Kingdom - 親子王國 香港 討論區

紫禁宮廷V:第31集

已有 83 次閱讀 18-4-24 18:01

   一朝早上,眾人忙得不可開交替康熙打點出宮,準備祈神之事情,楚克表演劍舞送別康熙康熙拍手叫好:「惠嬪妳的舞姿太美妙,令朕沉醉其中。」楚克:「謝皇上。」康熙:「看來妳為朕練習了不少時日。」楚克點頭:「嗯。」康熙:「剛才那一曲劍舞叫什麼名堂?」楚克:「那首叫蝶戀花,繁花似錦,萬花爭研,好比皇上大好江山,錦繡繁盛,彩蝶穿梭。」康熙:「惠嬪冰雪聰明,亦懂得為朕分憂,不枉朕寵愛妳。」海大富:「皇上,吉時到。」康熙點頭:「吾。」海大富大喊:「皇上起駕。」眾人跪禮送別:「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昭妃娘娘、和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杭冠盡善盡美沿途護送康熙小月惇怡離宮,敬敏如願以償,心中盤算已久的事即將爆發

      延禮宮,敬敏來勢洶洶到來楚克愕然:「敏妃帶來這麼多侍衛,想怎樣?」敬敏喝令:「替本宮抓住惠嬪。」楚克被緊緊抓緊:「妳想怎樣?妳無權抓我,本宮萬千恩寵在一身。」敬敏:「妳可知道,本宮等了這刻多久?妳所有靠山都不在宮,現在宮中本宮最大,本宮想要妳怎樣就怎樣,本宮的說話就是命令,本宮的指控就是證據,即使皇上回來,亦只會相信本宮的說話。」楚克慌亂跪下:「敏妃娘娘,我知錯了,我知道我不該趁妳身懷六甲的時候,不能夠和皇上侍寢的時候,請阿瑪幫我偷偷施計親近皇上,我不該在皇上面前說妳的壞話,我不該妄想和妳爭寵,我知道是我錯了,我以後會視妳馬首是瞻,我求妳饒過我,娘娘開恩。」敬敏喝令:「帶她到雜役處,讓群大大小小的雜役好好伺候伺候她。」楚克泣叫:「不要……侍衛粗暴的抓走了楚克楚克哭罵:「敏妃,妳這個賤人妳不會有好收場……

      雜役處,楚克被多人蹂躪楚克哭求:「放開我……」楚克慘叫:「啞……」楚克乞求:「你們放開我,放手……」楚克哭叫:「啞……

  “杭冠終返回宮中,可是趕來時經已見到群人洋洋得意離去,進看見愛女欲哭無淚杭冠抱緊楚克:「女兒……阿瑪來遲了……」楚克痛哭:「阿瑪,我不要留在這,皇宮好黑暗,我撐不下去。」杭冠:「是阿瑪的錯,不該讓妳進宮。」

      長春宮,康熙祭祀回來,陪伴敬敏用膳海大富叩見:「大富叩見皇上、敏妃娘娘,杭冠大人話有要事求見皇上。」敬敏:「你看不到皇上正在用膳嗎?」海大富:「杭冠大人話急不及待要見皇上。」康熙:「敏妃,杭冠定是有急事找朕。大富,傳。」海大富帶來抗冠杭冠行禮:「微臣叩見皇上。」康熙:「免。」杭冠:「謝皇上。」康熙:「你找朕有何急事?」杭冠:「稟皇上,微臣女兒……」杭冠痛心怒目敬敏:「乃因……未能習慣宮中生活,心神恍惚,望皇上請旨讓愛女能回家休養。」敬敏:「怎能如何?楚克進宮得皇上殷選,賜封為惠嬪,怎能肆意離宮,乃老祖宗規矩,你要皇上為你女兒破例,怎能啊?是嗎?皇上。」康熙:「杭冠,宮中有御醫,能替惠嬪治病呢,你不用憂心。」杭冠懇求:「皇上……」敬敏:「宮規不能違。」門外傳來:「凡事有例外。」惇怡披上面紗帽來:「皇上吉祥。」杭冠:「和妃娘娘吉祥。」康熙扶起惇怡:「不必多禮,妳來找朕嗎?」惇怡:「惇怡來通知皇上一聲,惇怡和惠嬪,情投意合,決定結義金蘭。當日皇上能為了惇怡,對敬敏格外痛愛,盼望今天皇上能放行。」敬敏不服:「皇上……」康熙:「好吧,杭冠,傳朕御旨,賜惠嬪回家休養,讓御醫同行,助早日康復。」

      承乾宮門外傳來:「敏妃娘娘駕到。」惇怡披上面紗迎接:「妹妹。」敬敏質問:「妳為何在這個時候保住這個賤人。」惇怡苦口婆心:「妳還要害多少人?」敬敏:「我害人又如何?」惇怡:「妳害我,我認命,但連其他人,妳也不放過嗎?」敬敏:「楚克趾高氣揚,本宮執政後宮,只是小懲大戒。」惇怡痛心:「小懲大戒?找人強暴她,也叫做小懲大戒?」敬敏:「怎麼我們姐妹倆的觀點越來越遠,分歧越來越大呢?」惇怡:「妳不必諸多狡辯。」敬敏:「既然妳我道不同,不相為謀,不必再談。」惇怡心碎:「敬敏,縱使我們姐妹情誼不再,但我實在希望妳能及早回頭是岸。」敬敏:「本宮已早登彼岸,只是和妃妳還懵然無知,我好肯定和你說,你跟我根本沒得爭。」惇怡:「一向以來我都沒想過要跟妳爭,只是妳一直不相信我。」敬敏:「我章佳敬敏曾經發誓,我今生今世都不再相信任何人,要受屈辱要受苦就讓別人去受吧,我受夠了。」惇怡淚滴:「妳真是越陷越深,不可救藥。」敬敏:「我豈要別人救我?要救的人是和妃妳,後宮向來是1個爾虞我詐,波譎雲詭的地方,要生存就要懂得見風轉舵,審時度勢,把握時機才能扶搖直上,本宮是後宮之首,別怪本宮不事先提醒妳,如果妳安分守己,本宮尚可讓妳繼續當妳的和妃。」惇怡失控落淚,敬敏怒火離去

  “花園惇怡萬箭穿心般哭喪著臉的聲淚俱下:「額娘,記得妳臨走對我說,要我和敬敏守望相助,互相扶持,對不起,我做不到,因為她已不再是我以前認識的敬敏,不再是惇怡的好姊妹。」胡融出現:「姐姐。」

  “2人坐下來細訴惇怡:「妹妹,見到妳太好了。」胡融愁容:「姐姐。」惇怡:「妳過得好嗎?」胡融:「妳們不好,我怎會好?」胡融水汪汪:「讓我看看妳容貌好嗎?」惇怡轉身:「妹妹,我很無助。」胡融:「是因為敏妃害妳們是嗎?讓我替妳們討回公道好嗎?」惇怡:「不必了,皇上對敬敏寵愛有加,又何必爭持下去呢?」胡融激動:「妳甘心嗎?」惇怡淚汪汪:「妳不會明白。」胡融:「我知道妳跟她姊妹情深,但皇后姐姐呢?昭妃姐姐呢?妳忍心任由她們含冤莫白嗎?善得人喜,惡惹人離。」惇怡涕淚:「是我不好,姑息養奸,令兩位姐姐受害,我錯了,令皇上痛不欲生,我大錯特錯。如今即使我想收拾殘局,但就我1人,茫茫前路,我見到就只有艱難。」胡融:「妳千萬不要放棄,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無論情況多惡劣,融兒永遠都在妳們身邊,讓我做妳不想做的事,讓我來除奸妃吧。」

      鍾粹宮,康熙睹物思人,泛起淚光忽然傳來一聲:「小玄子。」康熙喜從天喜降摟抱胡融:「融兒……

      “2人纏綿悱惻,康熙心靈得到了慰藉,可是還是愁眉苦臉胡融:「融兒作好做小玄子聆聽者了。」康熙:「我是不是過於濫情呢?」胡融:「皇上乃天命所歸,理應是1個多情之人,對皇后妃嬪所用的,是男女之情,對天下萬民用的,是關顧之情,皇上實在不應自責。」康熙:「那小玄子呢?」胡融:「如果小玄子要自責,那融兒也陪你一起自責。」康熙:「我應該怎麼做才對?」胡融:「這一點視乎小玄子是否相信事實?」康熙:「她們當中,最少有1個立壞心腸。」胡融:「皇上情多,而不被情所蔽,可喜可賀。」康熙:「當我知道我枕邊人,竟然是1個蛇蠍婦人的時候,我真的想起來也害怕。」胡融:「其實有方法可以解決一切。」康熙:「我不想再見到有悲劇再發生。」胡融:「交由我處理吧。」  


感動流淚

清新流暢

到此一遊


豈有此理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 搜 尋
  • APP
  • 網 站
© Baby-Kingdom.com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