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講場

跳至

首頁
1

尾頁
   0


侯爵府

積分: 20045

2019新春慶豚圓 2019勳章


發表於 07-6-17 20:02 |顯示全部帖子

螳臂救地球


【明報專訊】04年紅灣半島 一役,地球之友 前總幹事吳方笑薇聯同其他團體,軟硬兼施,除了到處示威請願,還動員紅灣旁邊的馬頭涌官立小學學生繪畫,以軟功打動成年人的心,捉住地產商的痛腳。1

2月11日,「紅灣不拆」成為各報章的頭條,成為近年著名的環保戰役。

兩年多後的今天,吳方笑薇輕嘆﹕「其實我們不算贏了,我們救得了7幢住宅大廈,但改變不了地產商的思維,你看今天的舊區重建計劃、古蹟保育,地產市場依舊是高炒賣。說穿了,發展商當日最後不拆樓,其實是不想給挖開賣地背後不可告人的細節。」

環保分子總有改造地球、為民請命的氣魄,作戰多年,薇姐發覺﹕「我一直發夢可以改變這個世界,但原來我改造了自己。」

43歲「入行」近年轉戰神州

的確,在薇姐蛻變的同時,我們的環境似乎沒有太大改善,從水電消耗、廢物、空氣污染指數等一串數字看來,香港過去10年要承受的負荷未有多大減輕。當然,數字背後,還得考慮行為模式、科技變化、經濟發展等因素。

紅灣一仗後,吳方笑薇淡出香港,轉戰神州。

今年60歲的吳方笑薇,大學時在美國 加州柏克萊念冷門的人類學,研究猴子、猿人,時代背景是越戰、石油危機。「當時社會很不和諧,後來住在英國 ,石油危機下無電無煤,感受很深。我想知道人類的下一步會如何走?人類和大自然如何進化,如何和諧共處?人定勝天,這個迷思好危險。」她要從大自然中找答案。

不過,她形容自己以往只是個「怕事、是但」的家庭主婦,後來到內地做義工推廣環保,方覺環境問題嚴重,以43歲之齡投身前線,擔任地球之友舵手。出身商人世家的她,10多年來都是全職做義工。這個自稱「怕事」的婦人,成為曾提名紅灣發展商競逐國際「天無眼」大獎的環保先鋒,並獲得聯合國 頒發「全球500佳」榮譽,又被國家環保總局委任為環境使者。

談污水建議「特首完全聽不進耳」

在港做了環保工作17年,一直與發展商、大財團周旋﹕曾抗議港燈擴建南丫島發電廠、投訴政府不當處理迪士尼 選址上的船廠污泥、九鐵 塱原 事件、紅灣半島,她的曝光率一直甚高,即使觀眾未必記得她的全名,亦應記得其演說之激情和「肉緊」,和梳長辮穿素衣的形象。「10幾年前我常喊生態災難終有一天來臨,有時還會想,自己是否太過先天下之憂而憂,有點超現實?今天,你看太湖 的水不能飲,我說的話應驗了。」

薇姐退下總幹事崗位之前,曾多次說要讓年輕人接棒;究竟是否對香港意興闌珊?訪問當天,面對中環 灣仔維港一塊一塊的填海工地如火如荼動工,薇姐嘆道﹕「塞車講了好多年,若調整3條海底隧道的收費,就不用塞車,不用填海了。」

她說,2年前曾與特首談論維港污水處理,「曾特首只說了一句『你知不知道好貴?要百幾億?』我們的領航者,他的思維視野原來只停留在金錢上,連了解水資源管理的耐性也沒有;我近距離見到他的表情、語氣,他是完全聽不進耳,令我好悲傷。」

與政府財團周旋永遠覺得打敗仗

與政府或大財團周旋多年,薇姐承認有螳臂擋車之感,「永遠覺得打敗仗」。領導人難以說服,可以理解,但香港民眾,亦令她感到「拉牛上樹」。她形容搞環保是「逆流而行的社會改革運動」,港人眼不見為淨的心理,令環保分子十分難做。

「香港人生活壓力大,為生計已筋疲力竭,要騰出時間關心社會殊不容易,我們體諒。」但令她無奈的,是港人被寵壞、貪方便的程度﹕「好像搭巴士,這邊廂要藍天,轉過頭又要『點到點』服務,站放遠一點,又投訴,班次疏一點,又投訴,哪天如何藍起來?」

她認為,香港人近年無疑是多用了慳電膽,多挽了購物袋,空調校在25.5度,但對環保還是一知半解,「我好擔心,民眾認知仍然停留在表面﹕膠袋不要用,只是因為浪費,回收就等於環保,有多少人認識產品生命周期這些概念。他們仍覺得,別人是生產者,自己不是,一個人力量好卑微,環保好貴的,政府要付錢多做,我做不到。」

只有紅灣半島一仗,薇姐認為運動成功在小學生心中播了種,「我對得起下一代,守住了環保的宣教陣地」。

不過,薇姐也承認自己做得不足。香港的環保團體,最常令人想起的是調查發布,「港人每年消耗X噸紙,等於斬了X個維園的樹」。這種流於公式化的表達,薇姐認為,信息即食無可厚非,但亦承認環保團體有需要向科學化轉型,多做有深度的研究說服公眾,還要走入群眾。

「不要教人『你唔好點點點……』」

「外界總覺得環團是一群精英在管別人的事。我們不是救世主,不是烈士,要學懂謙卑,不要教人『你唔好點點點……』而是要為小市民說話。這是10多年來我不斷提醒自己的話。」不過,她也指出環保團體也是「弱勢社群」,人手短缺,要應付排山倒海的議會、政府文件,有時力有不逮。

從發展商地盤、議會的戰線退下,薇姐北上向最草根的農民

首頁
1

尾頁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