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家傭

跳至

首頁
1

尾頁
   0


複式洋房

積分: 147


發表於 05-11-5 14:08 |顯示全部帖子

譚詠麟女友布局捕菲傭


被演藝界喻為譚校長的名歌星譚詠麟,其住在比華利山的親密女友朱穎婷,因寓所先後多次發生閉門失竊,遂精心策劃布下天羅地網「陷阱」,她先將案中鈔票編號記下,然後隨意放在寓所,結果人贓並獲,在工人房搜出1000元,涉案菲傭事後交警方帶走。案件昨在東區裁判法院審訊,涉案菲傭否認一項盜竊罪,獲准保釋候審,案件在本月8日續審。

譚詠麟昨日在電話中被追問他的紅顏知己朱穎婷的閉門失竊事件時,譚校長並沒有否認朱穎婷身份,僅輕描淡寫地表示案件仍在審訊階段,暫不會作任何回應。報稱家庭主婦朱穎婷(35歲、譯音),昨日帶上一副太陽眼鏡,身穿黑色直間套裝衫褲抵達法庭,但她未有即時被記者發覺,及後被記者追訪,她亦未有回應記者的提問。

菲傭被控盜竊 工人房中搜千元

 朱穎婷在庭供稱,本年6月開始發現自己手袋的錢不翼而飛,開始懷疑家中的菲傭即被告Echaveria Mary Glenda Erfelua(24歲),曾先後偷取屬於她的約1萬7000元。她最後只好布下「陷阱」,先將手袋內的20張千元面額鈔票的編號逐一記下,然後開始在一連數日內,每天回家後便把自己的手袋隨意放在客廳上,等候「賊人」的出現。

 朱表示,至7月5日她趁被告離家後驗查自己的手袋,發現其中一張1000元鈔票不翼而飛。朱隨即走入被告在廚房內的工人房,並於一個衣櫃內搜出一張鈔票,經核對後證實是早前記下編號的鈔票。她趁被告返回寓所時質詢關於鈔票的去向,但被告堅決否認,朱當時只好帶被告到工人房,在衣櫃內搜出該鈔票,被告曾求情表示不會再犯,並透露竊款是用作回鄉買地。

被告曾苦求情 律師辯稱被插贓

 被告的代表律師指,被告從沒有承認偷竊,在警員警誡下只是流淚。辯方續指,工人房的衣櫃並非整個提供被告使用,部分乃屬僱主家人,且衣櫃及工人房並沒有上鎖,女僱主亦承認會進入廚房,把家用的東西放在房間的盒中。辯方指僱主不滿被告工作表現,曾因被告照顧其10歲兒子不善,以及沒戴手套清潔病人衣物而大發雷霆。此外,辯方又指女僱主未待被告回來,便獨自搜查工人房,懷疑有插贓嫁禍之嫌。

 朱穎婷則堅決否認,表示被告在過去一年來表現良好深得家人喜愛,並考慮長期僱用她。朱補充說,揭發被告時,家中只有她與被告兩人,丈夫並不在場。

案件編號﹕ ESCC 2849/2005


大宅

積分: 1205


發表於 05-11-5 16:25 |顯示全部帖子

Re: 譚詠麟女友布局捕菲傭

即係話呢個布局未夠完美,仲可以俾佢反咬話插贓嫁禍添,睇嚟應該錄埋音至得,最怕錄音時佢有警覺厚顏無恥扮無知未好難鋤得佢入?家賊難防,啲賊贓又放係屋企,搜到都難告入,點算?


珍珠宮

積分: 47359

hashtag影視迷勳章 好媽媽勳章 醒目開學勳章


發表於 05-11-5 21:46 |顯示全部帖子

Re: 譚詠麟女友布局捕菲傭

Yes, definitely need a video camera, I did it before :evil:


民房

積分: 43


發表於 05-11-5 23:15 |顯示全部帖子

Re: 譚詠麟女友布局捕菲傭

RykerMama 寫道:

被演藝界喻為譚校長的名歌星譚詠麟,其住在比華利山的親密女友朱穎婷,因寓所先後多次發生閉門失竊,遂精心策劃布下天羅地網「陷阱」,她先將案中鈔票編號記下,然後隨意放在寓所,結果人贓並獲,在工人房搜出1000元,涉案菲傭事後交警方帶走。案件昨在東區裁判法院審訊,涉案菲傭否認一項盜竊罪,獲准保釋候審,案件在本月8日續審。

譚詠麟昨日在電話中被追問他的紅顏知己朱穎婷的閉門失竊事件時,譚校長並沒有否認朱穎婷身份,僅輕描淡寫地表示案件仍在審訊階段,暫不會作任何回應。報稱家庭主婦朱穎婷(35歲、譯音),昨日帶上一副太陽眼鏡,身穿黑色直間套裝衫褲抵達法庭,但她未有即時被記者發覺,及後被記者追訪,她亦未有回應記者的提問。

菲傭被控盜竊 工人房中搜千元

 朱穎婷在庭供稱,本年6月開始發現自己手袋的錢不翼而飛,開始懷疑家中的菲傭即被告Echaveria Mary Glenda Erfelua(24歲),曾先後偷取屬於她的約1萬7000元。她最後只好布下「陷阱」,先將手袋內的20張千元面額鈔票的編號逐一記下,然後開始在一連數日內,每天回家後便把自己的手袋隨意放在客廳上,等候「賊人」的出現。

 朱表示,至7月5日她趁被告離家後驗查自己的手袋,發現其中一張1000元鈔票不翼而飛。朱隨即走入被告在廚房內的工人房,並於一個衣櫃內搜出一張鈔票,經核對後證實是早前記下編號的鈔票。她趁被告返回寓所時質詢關於鈔票的去向,但被告堅決否認,朱當時只好帶被告到工人房,在衣櫃內搜出該鈔票,被告曾求情表示不會再犯,並透露竊款是用作回鄉買地。

被告曾苦求情 律師辯稱被插贓

 被告的代表律師指,被告從沒有承認偷竊,在警員警誡下只是流淚。辯方續指,工人房的衣櫃並非整個提供被告使用,部分乃屬僱主家人,且衣櫃及工人房並沒有上鎖,女僱主亦承認會進入廚房,把家用的東西放在房間的盒中。辯方指僱主不滿被告工作表現,曾因被告照顧其10歲兒子不善,以及沒戴手套清潔病人衣物而大發雷霆。此外,辯方又指女僱主未待被告回來,便獨自搜查工人房,懷疑有插贓嫁禍之嫌。

 朱穎婷則堅決否認,表示被告在過去一年來表現良好深得家人喜愛,並考慮長期僱用她。朱補充說,揭發被告時,家中只有她與被告兩人,丈夫並不在場。

案件編號﹕ ESCC 2849/2005


No protection for 僱主. Why always not enough evidence?


首頁
1

尾頁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