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嗜好

跳至

首頁
1

尾頁
   0


伯爵府

積分: 19719

BK Milk勳章


發表於 06-10-7 13:15 |顯示全部帖子

[轉帖] 我與父親



父親是一個普通農民,六十年如一日在鄉下侍弄土地,照料莊稼比撫養兒女還要細心;我是一個平凡的書生,年復一年在城裏教書育人,關心學生勝過自己。

父親的命根子是土地,他粗糙的手裏緊握的是鋤鐮锨镢等各式各樣的農具;我的命根子是學生,我白嫩的手裏攥緊的是畢業證、聘任書、繼續教育證、教師資格證等花花綠綠的證件。

父親與土地的交流是無聲的,可土地懂得父親的心思;我與學生的交流主要靠語言,可我常常摸不透學生的所想。

父親經常告誡自己的一句話是:人誤地一時,地誤人一年;我經常告誡自己的 一句話是:如果耽誤了學生一時,就可能耽誤了他們一生。

父親種了一茬又一茬的莊稼,享受過豐收的欣喜,更遭受過勞而無獲的悲楚,他最愛炫耀的是自己的莊稼收成有多好;我教了一批又一批的學生,體驗過成功的喜悅,也飽嘗過恨鐵不成鋼的無奈,我最愛炫耀的是自己的學生有多出息。

父親頂著炎炎烈日一年年老去,可他侍弄的土地沒有變老;我吃著粉筆末過了一年又一年,可我教的學生年年都是翩翩少年。父親在三畝薄地上勞作得很辛苦,日子過得緊緊巴巴,但他並不因此埋怨土地;我在三尺講臺上兢兢業業,日子也過得清清貧貧,但我並未因此動搖信念。

父親農閒時節喜歡在溝邊地堰刨坑種樹,每到春天就栽上一棵棵小樹;我閒暇時候最愛讀書看報,讀得多了就寫起了文章。父親修剪樹枝像極了我刪改文字。

父親一有空就去檢閱他種下的樹木,用皴裂的大手拍拍它們的軀幹,用日漸昏花的老眼去丈量它們的高度;我一有時間就去整理自己寫下的文字,用近視的眼睛體味它們的美感。

父親總抱怨村子裏的人越來越少,在地裏幹活想找個人扎堆抽支煙都難;我常抱怨城裏的人口越來越密集,要找個清靜的地方獨自呆一會兒都不容易。

鄉下人口雖少,父親的朋友卻多,一齊走在路上的陌生人都能彼此敞開心扉;城裏人聲鼎沸,知心朋友卻難交,即使整天面對面地辦公也可能咫尺天涯。

迫於生計,父親有時會犯難,犯了難就借酒澆愁,然後借著酒勁去求親告友;世事艱難,我有時會憤怒,憤怒了就在黑夜裏自己和自己說會兒話,說著說著就煙消雲散。

父親的處世哲學是忍為高、和為貴,這樣的哲學把他打造成了一個寬厚仁慈的老好人;我的人生信條是寵辱不驚、隨遇而安,這樣的信條把我塑造成了一個與世無爭的散淡之人。

父親在鄉下,最牽掛的卻是在城裏的子女,他對我們說的最多的話是:出門在外,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可他和母親卻往往照顧不好自己;我在城裏,最放心不下的是在鄉下的二老,我對他們說的最多話是:農活再忙,也一定要保重身體。可我常常不懂得如何保護自己。

父親對五花八門的節日並不在意,子女的每一次回家對於他才是真正的節日;我在外面忙個不停卻常感落寞,做夢都走在回鄉的路上。

父親越長越矮小,每次看到或想起他佝僂的身子,我都會辛酸不已:是子女掏空了他。我越長越魁偉,父親每次見了漸漸發福的兒子,都掩飾不住內心的欣慰:兒子過得還算可以。父親越老越沒出息,子女每次探親返回他都要到車站送別,直到車子走遠,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對子女的依戀;我越大越沒志氣,不再夢想胸懷壯志闖蕩天下,只想離父母近一些,好好地照顧他們。

I learned long ago, never to wrestle with a pig. You get dirty, and besides, the pig likes it.


大宅

積分: 3722


發表於 06-10-8 16:15 |顯示全部帖子

Re: [轉帖] 我與父親




thx

首頁
1

尾頁

跳至